曾經備受推崇的Uber,為何成為許多國家封殺的名單?

2018.11.12 by
數位書選
曾經備受推崇的Uber,為何成為許多國家封殺的名單?
shutterstock
Uber在全球掀起浪潮,幕後的關鍵人物,就是前執行長崔維斯.卡蘭尼克。在他的領導下,Uber市值飆至690億美元,但Uber也在16個國家被封殺,最後,卡蘭尼克被踢出自己打造的帝國。

本文摘自《橫衝直撞》,天下雜誌出版

經過數年的強勁成長,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簡稱:Uber)在2017年經歷數起醜聞與挑戰,最後以備受爭議的執行長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Cordell Kalanick)離職而告終。2017年末,接任他位置的前智遊網(Expedia)執行長達拉.寇斯羅沙希(Dara Khosrowshahi)與公司內部及合作夥伴達成協議,要從日本億萬富豪孫正義創辦的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取得新資金,並重組Uber的董事會,將卡蘭尼克的影響力減到最小。

就在本書付梓之際(2017年),Uber遭逢其最大的問題。2017年2月19日,Uber網站前工程師蘇珊.富勒(Susan Fowler)發表3,000字的部落格貼文,詳述她在Uber所目睹、猖獗的性騷擾問題。這起事件促使Uber高層決議,聘請美國前司法部長艾瑞克.侯德(Eric Holder)來調查公司的職場文化。

這次大動作的調查,成為後來卡蘭尼克垮台的導火線。同時間公司也聘請《財星》(Fortune)500大企業之一的博欽(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調查數百宗騷擾投訴,以及之前持續在公司延燒的相關問題。

同一個月,谷歌(Google Inc,簡稱:Google)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 Inc,簡稱:Alphabet)的其中一個部門,控告Uber惡意挖角,經常與卡蘭尼克一起散步的夥伴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同年2月23日Alphabet旗下的自駕車部門Waymo指控,過去曾任該公司高階主管的萊萬多夫斯基,將業務機密洩漏給Uber,以扶植其剛起步的自駕車事業。萊萬多夫斯基遭控在2016年1月離開Waymo前,曾下載1.4萬筆檔案,並和Uber分享光達技術(Lidar),有關雷射感應導航系統的機密資料。這起訴訟拖過整個2017年,在訴訟過程中,Uber又接連爆出一連串負面消息。

投出《灰球》,秘密監控執法者

2017年3月Uber爆出一則醜聞,引發各界嘩然。《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揭露Uber多年來,使用名為《灰球》(Greyball)的祕密程式,在未得到當地批准而營運的城市裡,如美國的波特蘭、波士頓、帕里斯及拉斯維加斯,以及中國、南韓、義大利與澳洲在內的其他國家,以躲避執法人員的查緝。該軟體的目的,是要讓執法者難以監視Uber的活動,避免駕駛因違反當地法令遭開罰單或扣押車輛,而無法提供載客服務。

首先,Uber員工會搜尋社群媒體檔案,監視在政府相關執法單位附近,使用Uber應用程式的人,擬出一份有可能是政府官員的清單。他們也會檢視信用卡,比方說,查看那些帳號是否出自警界的信用合作社。一旦擬好名單,這些人就會被「灰球」標註,當他們使用手機上Uber的應用程式時,就會被轉移到假的平台,根本叫不到車。根據《紐約時報》報導,Uber的法務長劉莎莉(Salle Yoo)及全球營運資深副總萊恩.格雷夫斯(Ryan Graves)都知道這個程式的存在。事件曝光後,格雷夫斯於9月時下台,但仍待在Uber董事會;劉莎莉則宣布她計劃同月離開公司。直到11月,才決定由前百事可樂(Pepsi)法務長東尼.韋斯特(Tony West)接替她的職位。

Uber一開始宣稱,該軟體只是要封鎖違反公司服務條款的人,如企圖對駕駛動粗的人、想要干擾我方營運的競爭者,或是和政府官員串通好、祕密設圈套誘騙駕駛的對手。後來,Uber也同意停止使用該程式,並配合政府調查。

卡蘭尼克的內憂外患

2017年4月,一則關於卡蘭尼克和蘋果公司(Apple Inc,簡稱:Apple)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的尷尬互動報導曝光。2015年,Apple發現Uber的應用程式侵犯用戶隱私,以及Apple的規定,Uber應用程式會追蹤辨識個別的iPhone,即使用戶已將程式刪除、手機資料清除。為此兩位領導人攤牌,庫克針對Uber相關違規事項,質問卡蘭尼克。庫克對卡蘭尼克說:「我聽說你們違反我們的使用規定。」並揚言要把Uber應用程式,從iTunes商店下架。卡蘭尼克很快就屈服,並同意終止這種做法。

同樣在4月,卡蘭尼克的自駕車新星萊萬多夫斯基,主張行使憲法第五修正案權利,避免在Waymo案中自證其罪。此策略讓Waymo的律師,無法強迫萊萬多夫斯基,交出那1.4萬筆被指控遭盜用的檔案。但此舉也間接向法官威廉.艾爾塞普(William Alsup)承認,萊萬多夫基斯或Uber的確擁有上述檔案。他對Uber律師群說:「這案子可真特別,42年來我從來沒見過證據這麼充分的案子,你們麻煩大了。」沒多久,萊萬多夫斯基就不再參與Uber的自駕車計畫。另一方面,「灰球」醜聞持續延燒。

見諸於《紐約時報》報導中,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執法人員自行進行審計,記錄該軟體如何拒載市府官員。5月時傳出加州北區的聯邦檢察官,針對啟動「灰球」的刑事調查,聯邦大陪審團進一步發出傳票,要Uber交出相關紀錄。到了5月底Uber決定,以在Waymo案中不配合公司為由,開除萊萬多夫斯基。自駕車計劃則由艾瑞克.梅赫夫(Eric Meyhofer)接手,他是2015年Uber從卡內基美隆大學,用重金挖來的頂尖機器人學研究人員。

6月,包含卡蘭尼克在內的高階主管,遭控訴對待女性職員不公的問題,出現新進展。博欽律師事務所公布調查結果,導致20名Uber員工遭到開除。後來,Uber公開調查資料,總計約215件個別指控案件經過審查,包括54件歧視案、47件性騷擾案、45件違反職業道德行為案、33件霸凌案。除了那20名遭開除的員工以外,還有7名員工被發出最後警告、31人被送去特訓、51人仍在審核中。

風波危機,執行長被迫下台

博欽報告公布的隔天,另一件事情曝光─ 2014年在印度,關於一名Uber駕駛,涉嫌綁架並強暴乘客的爭議中,Uber亞太區總裁艾瑞克.亞歷山大(Eric Alexander)非法取得受害者的醫療紀錄。

該起強暴案使Uber在印度遇上大麻煩,2014年Uber的應用程式,在印度第二大城市德里遭禁用。直到2015年該名司機才被定罪,後來在當地修法後,Uber得以重新上路,為了避免同樣的事再重演,Uber也特別增加對司機的背景調查,還在應用程式內新增「SOS」按鈕,方便乘客求救。

但2017年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追蹤報導,事發後亞歷山大、卡蘭尼克與其他公司高層,似乎在檢討會議上,認為這是競爭對手的手段,刻意放大醜聞。此報導曝光後,亞歷山大立刻被開除。

隨之而來的是壓垮卡蘭尼克的最後一根稻草:美國前司法部長侯德的報告。侯德面談兩百多人、審查幾百萬份文件後,提出一連串嚴厲的建言,劈頭就說:「應重新追究卡蘭尼克的責任。」

在Uber公開發表的13頁摘要中,侯德也提到:「Uber應該擴大其董事會,納入更多獨立董事,來進行更全面的監督,包括一位獨立主席。」他並建議Uber的內部管控、人力資源與審計全都要加強,還需要更良好、全面的訓練,以提升公司文化。侯德的報告公開後,卡蘭尼克宣布他會向公司請假,並表示最近的一起船難,導致他母親喪生、父親重傷。「關於目前的成就與我們怎麼走到這裡,我將一肩挑起所有責任。」

他在給員工的信件中這麼寫道。並補充:「當然能引以為傲之處很多,但也有很多需要改善的。」最後以「回頭見」作為信件結尾。但卡蘭尼克暫時告假,對Uber的重要投資人來說遠遠不夠,包括大股東基準資本(Benchmark Capital)與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s)。在一封名為〈推動Uber前進〉的信中,投資集團堅持要卡蘭尼克完全離開公司,經過一連串緊張的對峙後,執行長同意了。後來,他在離職聲明中提到:「我愛 Uber 勝過於世界上其他事物,雖然我的人生面臨重大的難關,但我不能讓公司與我一起受困,我已接受投資人的要求決定離開,好讓Uber 可以回到成長的路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