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失業率屢創新低,背後是看不見的35%就業人口在打零工

2019.03.17 by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 查看更多文章

你的頭條新聞可以不只是些無聊事,讓好奇驅動你的世界。所有新聞的報導和解讀均由專業作者原創撰寫,鎖定全球範圍影響你日常的公司變化、新聞事件和產品資訊。(網站

美國失業率屢創新低,背後是看不見的35%就業人口在打零工
Stock Catalog via Flickr
開Uber賺零錢,能填補轉職期間的空缺,美國的失業率屢創新低,不過好看的數字背後,有一部分是零工經濟所貢獻,零工經濟看似將形塑每個國家的面貌,不過能重塑低迷的就業市場嗎?

「在學習如何焊接的同時,我還能賺到20美元的時薪,真是不敢相信,」只有高中學歷的23歲單親媽媽Cassandra Eaton現在在美國一家造船廠當學徒。她上一份工作是在日託中心,時薪8.25美元。

美國勞工局公佈的就業數據顯示,不但越來越多像Eaton這樣缺少高等教育經歷的人找到了工作,而且平均工資相較而言都還不錯。今年1月,美國只有4%的勞動人口沒工作,是1960年代以來最好水平

全美新增了30.4萬個非農業就業崗位,高於2018年的月均22.3萬個崗位增數。新增的就業職缺主要來自休閒和酒店業、建築業和醫療業。薪水則較去年同期成長了3.2%,平均時薪達到了27.56美元。

好奇心日報

房地產估價師、獸醫助理和實驗室動物管理員、驗光師等失業率不超過0.1%。而洗碗工、屋頂工、農產品分類員和分級員失業率則在11% 以上。從事失業率較高的工作基本沒有學歷要求,而更加穩定的工作大部分都要求至少有本科學歷。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

2018年美國實際GDP增速創12年新高,用來衡量企業景氣度的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連續八個月創新高、今年2月達到55.5%。在強勁的經濟增長中,美國失業率屢創新低、新增職缺數則不斷創新高,企業普遍有擴張需求,他們也願意給學歷不高,缺乏工作經驗的機會,先招人、再培訓。

好奇心日報

但好看的就業數字背後,有相當一部分由零工貢獻。許多此前一直就業困難的群體,例如教育程度低、身體有殘疾或有犯罪記錄的人群,現在也能找到如速食店和超市收銀員,或者Uber、Lyft司機這樣的工作。

不少機構相信,這類補充性、臨時性的零工崗位的廣泛出現,重塑了美國勞工市場格局。只是也有學者提出,零工經濟的成長比最初估計的要溫和得多,還遠談不上重塑勞動市場。

零工經濟勞動人口難以確定,有說占美國10%勞動力,也有說佔35%

零工者(gig workers)包涵的範圍也比較廣泛——只要是在過去12個月內從事過補充性、臨時性、基於專案或契約工作的18歲以上成年人,都算作零工者。這當中既有將零工工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比如自由撰稿人、全職的Uber司機,也有隻是利用業餘時間打零工賺外快的,比如兼職的Uber司機。

根據私人調研機構Upwork和自由職業者聯盟(Freelancers Union)發布的報告《自由職業中的美國:2018》(Freelancing in America),2018年美國有5,670萬人打過零工,比2014年的5,300萬成長了370萬人,5年時間裡成長了7%,在所有就業人口中的佔比達到了35%。

而同一時期,從事固定工作的人數只成長了2%,從1.03億增加到了1.05億。而且零工者中,年輕人中所佔的比例最高,達到了28%,比2014年增加了11%。

真正全職從事零工工作的人其實並不算多——在零工者群體中佔42%,在所有的就業人口中只佔14.7%,這一比例與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e)在2016年所作做一項關於零工經濟的調查結果大致相當:美國工作人口中有大約8.6%-12.9%的工作以零工為主。

這一點也得到了一些公司的驗證。根據《大西洋月刊》的報導,Uber的內部經濟研究主管Krueger和Jonanthan Hall發現「絕大部分Uber司機在加入Uber之前都有全職或兼職工作,許多人在Uber平台上開車之後也依然從事著之前的工作。」

Uber司機的收入數據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印證這一說法,只有2%的司機每月收入在1,500美元以上。大部分司機只是在業餘臨時性地打打零工,賺點零花錢。美國勞工部2018年也曾發布過一組數據,各類「替代」工人,包括獨立承包商、臨時工,佔全美2017年勞動力的10.1%。這一比例實際上低於2005年的10.7%。

缺乏保障、晉升通道有限,零工者們遇到的困境

方便、零活的零工經濟讓許多人可以在閒暇時間賺點外快,這聽起來非常不錯。但對於真正以零工為生的人來說,現實並不總是那麼美好,尤其是對從事技術含量不高的工作的人來說。

所有零工經濟的優點幾乎都有一一對應的問題。2017年,30多位外賣員、閃送員、共享單車地面運維、清潔工們跟《好奇心日報》聊了他們的生活、工作。他們跟著網路公司打零工,工作時間理論上相對靈活,沒有固定收入,按照接單數量計算收入。他們的服務對像都是網路公司,和公司之間只有短期僱傭關係。

美國的情況也很複雜。Instacart是一家提供百貨配送服務的公司,有點類似於中國的「達達」,只不過Instacart連接的是諸如好市多(Costco)這樣的商超和消費者。顧客可以在Instacart的應用裡找到自己所需的某家商超的商品,下單之後由Instacart的騎士進行配送。現在這家公司的騎手正在經歷大幅降薪

一名Instacart的騎手表示,在2018年11月之前,他平均每小時能賺20美元,而到了1月,平均時薪就下降到了每小時不足15美元。目前已經有大約1600名騎手簽署了一份請願書,控訴他們的收入下降了30%-40%。

工資的大幅降低體現了零工工作相比於傳統工作有著更高的不確定性,而且無法得到足夠的權益保障。以叫車公司Uber為例,相比於普通的上班族,Uber公司與司機之間其實沒有僱傭關係,因此Uber公司無需為司機們繳納醫療保險、社保等,Uber司機也無法享受帶薪休假等福利,同時也缺乏職業上升路徑。工作的不確定性和較低的收入(即使算上補貼,普通Uber車司機的時薪也只有14.73美元)讓Uber司機的流失率非常高:有70%的Uber司機開車時間不會超過1年。

好奇心日報

缺乏足夠的社會保障卻讓那些完全依靠打零工為生的零工者們似乎退回到了工業時代剛剛開始時工人毫無保護的狀態。

在社會學家Alexandrea Ravenelle即將出版的新書《忙於零工》(Hustle and Gig)裡,她寫道:「具有殘酷諷刺意味的是,共享經濟——被譽為現代工作場所的高峰——中的工人發現他們沒有享受到他們的曾祖父母那一代所擁有的工人保護。儘管全職和兼職僱員仍然享有工作場所保護,但是打零工者作為獨立合同工卻身處基本工作場所保護的社會安全網之外。」

不過,美國現在已經有一些州和地方政府開始採取行動,通過政策制定的方式提高零工從業者的收入和福利。

華盛頓州正在試圖通過立法,讓提供零工工作平台為打零工者提供福利基金並設定針對管理層的管理要求。2月的時候,勞工支持團體Working Washington 發起了一項運動,希望為打零工者設定最低15美元的時薪。

在更早的2018年12月,紐約市政府通過了全美第一份設定了打車軟件司機最低工資標準的規定:從今年1月開始,包括Uber、Lyft在內的打車公司將為紐約的司機提供最少17.22美元的時薪,這比之前11.90美元的平均時薪高了45%,不過仍然遠低於1月份勞工局公佈的平均時薪27.56美元。

本文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作者:夏志堅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