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公司何其困難!從愛評與街口勞資爭議來看

2019.04.11 by
車庫一姊
車庫一姊 查看更多文章

在網路產業工作經歷超過十年,著有一書《遊戲解密:我在電玩公司上班》,粉絲頁車庫一姊多為遊戲業內人士關注。十年前畢業於泰國Sasin研究所MBA之後,對東南亞市場有長期的研究和熱忱,另開有寫作專案<東協解密>。目前擔任廣告公司網紅/實況主發案業務副總、泰國分公司的區域經理以及電競公司顧問。

攝影 / 蔡仁譯
街口支付收購愛評網後,一口氣開除16名員工,讓全體員工頓時失業,引發勞資爭議,作者從側面觀察到勞資雙方論述的出發點難以對上,同時也讓人看見關閉公司並非易事,往往需要顧及諸多層面。

最近我的同溫層朋友十分聚焦在街口支付收購「愛評網」的勞資爭議。前天台北市議員邱威傑(綽號呱吉)舉行記者會,指出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買「愛評網」不到兩週內以威脅、挑釁的方式開除愛評網全體16位員工並嗆聲「要提告就去,廢話這麼多幹嘛。」

我們小時候被教導事情的解決方式,都以情、理、法來作為解決順序:先講情面,講不通就只好就事論事,若對方不講理,那麼就訴諸法律,我們找鄰居修漏水也差不多是這樣的順序。 有一些開公司的人習慣先講理和法,也就是醜話說在前頭,同意之後才來培養「情」。

爭議的點常常是法理情對不上

真相是什麼有待釐清,不是靠雙方拿出Line截圖或者片面錄音錄影就可以得知的。但我旁觀的時候常常看到法理情對不上的狀況,比方說,愛評網員工先「講法 」,他們提出當初收購者是美團點評,3名創辦人接受勞動合約綁3年,收購者同意認列所有同仁的年資及薪資條件,這是「合約根據」的。但街口執行長卻表示創辦人都給自己離譜高的年薪(每人350萬元/年),把公司帶到無法繼續營運的困境,而且還要求算長達12年的年資來資遣,他認為創辦人都是資方,不受勞動法保護,這是想要「 講理 」。

一般來說,若真的在街口併愛評網的合約中有明列,那大概再沒道理的合約,街口也得買單。 假設這是一個模糊不清的狀態,也就是前一手的美團有隱匿行為,那街口應該找他們負責。

至於愛評網員工在記者會上落淚指控,這個落淚就是一種「 講情 」,但這事件中,講情的意義已經不大了,真的要講情的時機,在於投資方、售出方和創辦人團隊在第一時間的談判。

投資方在頭洗下去前籌碼最多

在併購案裡面,會切出總價的一部分作為信託基金放個三年,以此保障投資方萬一發現什麼隱藏債務,包含不清不楚的勞動合約,與第三方合約中的權力義務或者可能賠償。街口收購「愛評網」因為買得太便宜(據說只有幾百萬台幣),所以做這樣的合約和安排,法務和會計成本都會超出,這時候Due D(盡職調查)就一定要做到位。很多時候,Due D的成本會佔併購金額的很大比例,投資人也願意做,萬一發現比併購金還大的坑,就放棄投資,這算是很重要的保命方法。

以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的家世背景,他不會不懂,但是這跟我們買特價發現品質有問題一樣,不只是發現產品不如預期,甚至吃了還拉肚子,衝動購物不就是那麼一回事?

十幾年的公司要以低價售出,隱含的壓力是很大的,這時候反而是投資方最有談判籌碼的時候,「講情」通常能成功。比方說和創辦人動之以情談勞動合約減碼,創辦人為了團隊很可能會答應,畢竟資金不足又沒人接手,倒閉了讓大家更難過。

關閉公司何其困難

創業很難,但關閉公司困難度也不可小覷。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例如現金周轉、產品銷售不如預期,或者遇到海外投資方簽約不付款而增資失敗,常常到了山窮水盡才開始準備關閉公司。這時候,很多股東擺出撲克臉,先急著把資產變賣出場,完全不管團隊工作權益。君不見很多倒閉前股東先跑去公司搬東西的案例,員工都是當天才驚覺公司不妙了!

欠薪、欠資遣費這樣的事情我處理過,感謝團隊成員的信任,最終得以顧全勞動方的權益。但若這件事情是全新的投資方進場,在信任不足的狀態下,就會演變成一方認為,「你不把公司交給我!」另一方說,「你惡意對待員工!」

身為公司負責人並不是很光鮮的角色,所扛起的責任常常超出預期。情理法三樣順序不管怎麼調動,最終要讓人心服口服,是一門很難修的課業啊!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