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要「回歸自然,向過去看齊!」

2004.07.15 by
數位時代
設計要「回歸自然,向過去看齊!」
前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主持人布魯斯(Gordon Bruce)應光寶科技之邀,來台擔任「光寶創新獎」決選評審,並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分享...

前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主持人布魯斯(Gordon Bruce)應光寶科技之邀,來台擔任「光寶創新獎」決選評審,並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分享他與三星設計師的互動過程、揭露三星設計風行世界的秘訣……。 當我答應三星電子總裁李建熙,決定從美國到韓國,協助三星成立創新設計實驗室(Innovative Design lab of Samsung,IDS)時,我的朋友都認為我瘋了;但我想,何不抓住能更瞭解亞洲文化的機會呢?於是我飛到韓國漢城,從1995年起,一住就是5年。
我抵達韓國後吃的第一頓午餐並不愉快,餐桌上雖有漂亮的陶瓷餐具,卻無法減低我因為入境隨俗,必須「盤腿而坐」的痛苦。我的腳很麻,幾乎無法動彈,以致於吃完飯後,韓國朋友都馬上起身離開了,我卻得花好幾倍的力氣,才能站起來不跌倒,這是我首要適應韓國文化的第一步。
不過我在席間倒是有了新發現:讓我冷汗直流的新物品──筷子。韓國朋友習慣使用金屬筷子,原來這是延續韓國王朝宮廷的傳統,以銀質筷子辨別食物有沒有毒的特別功能。不禁讓我聯想到,西方王朝也習慣將酒分注到賓客杯中,大家共同舉杯,用來測試酒中有無毒物的傳統;殊途同歸的文化目的,使我對亞洲文化更有興趣。

**創新設計,
以平等方式互相學習

**
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就像一個企業內部大學,由我與一位日裔美籍設計師美和(Jim Miho)共同負責,我則負責產品設計(Product design)領域。三星耗資1000萬美元,建造8棟主題館供學員使用,我與美和在當時三星內部兩百多名設計師中,每年挑出20位優秀成員進入此實驗室,進行為期1年的學習,三星照樣支付學員全薪。
一開始,我們打算將美式設計教育原封搬到韓國,但兩種文化不同,完全行不通。譬如,在美國師生討論習以為常,在韓國卻幾乎無法與學生有互動。你相信嗎?韓國的老師還用棍子鞭打學生呢!依據我的認知,亞洲文化長久以來要求學生不可以「質疑」教授的權威,這是否有益於產生創意,值得深思。我想,為什麼韓國人有那麼多高學歷的博士,卻鮮少有諾貝爾獎得主,教育體制可能是「創新」較少在亞洲發生的原因。
我的課堂上從不需要女學生替我「奉茶」。後來,我告訴學員「我無法教你東西,除非你認為我們是朋友。」據我認知,許多韓國人習慣上對下的思考,習慣聽候命令,但我不希望他們叫我教授,課程應該以平等方式互相學習,我教你,你也教我。
人的腦袋非常奇妙,當你想找尋某件事的答案時,會有血液流入腦裡循環找出解決之道;但是當你被告知應該如何做一件事時,腦子裡並不會有血液流動,不是因為你笨,而是因為害怕失敗,所以希望別人告訴你答案,因而失去學習思考的機會。但我知道中國的聖賢孔夫子說過:犯錯不是錯,但如果不改正,才是真的錯。

**三星設計,
回到你的母文化去找

**一開始,三星內部並沒有所謂的「三星精神」,只是各自為政。每個部門都不願意告訴其他部門自己有什麼資源,討論發言時也都顧忌彼此的職位高低,不敢暢所欲言。你大可以給這些有豐富設計經驗的學員一套流程,人類學、人體工學、觀察法、行銷企畫等課程,但這都不是重點,如果他們不瞭解自己、彼此也不互相瞭解,不知道自己處在歷史文化的哪個階段,光有再完美的設計流程,也是枉然。
當韓國(或亞洲)設計師談設計時,最初想到都是「造福人群」,談的「我」是「集體的我(Collective I)」。但我認為做設計必須要「自私」,若設計師只以人群、集體的態度思考,便無法考慮「獨立個人」的需求,設計必須有層次,個人為先、群體在後。
日子漸久,學員們慢慢與我打開話匣子,他們會問,「我希望我的設計有法拉利、保時捷的味道,該怎麼做?」我反問他們,這些混雜各大品牌、文化的東西會是「三星設計」嗎?消費者不會喜歡模仿法拉利的產品,因為他們已經有法拉利了!
那麼,什麼味道才是「三星設計」,或是「韓國設計」呢?請回到你的母文化去尋找。有堂課,我請學員只能花5美元,到當地市場買回他們認為有設計感的東西,同時我也去買(他們非常驚訝,老師也跟學生一樣得做功課!)最後,我帶回一籃黃澄澄的香蕉。
有學員問我,這是指要將電話設計成香蕉形狀嗎?當然不是!你應該想的更深入,回到「自然(Mother Nature)」來,「自然」會教你更多東西。一串香蕉很好拿;小一點的香蕉恰巧可以放進口袋或包包;香蕉豐富顯眼的的顏色,已經傳達它吃起來可能的味道與營養……,如果我們能設計出一種科技產品,看起來很健康、適合隨身攜帶,大人、小孩用手拿,弧度都很符合,那不是很棒嗎?重點是,不要只看表象,要回到母文化去思考深層的原因。

**抽離環境,才能更瞭解自己

**
翻開韓國歷史,曾被中國、美國、日本等國統治,因此韓國人難以瞭解「自己是誰?」我的建議是,必須抽離自己的環境,才能瞭解自己。一如愛因斯坦所言,「我不知道是誰發現水,但絕對不是魚。」於是我與美和設計一連串國際參訪旅程,帶著學員拜訪美洲、亞洲、歐洲各大城市,經由旅行拓展設計師的世界觀、瞭解人類的共通行為,因而確認韓國文化的獨特性。
與其說我教他們如何設計,不如說我提供一種新的思考方式。試想,普遍存在韓國人心中的特質是什麼?韓國人在多種文化侵略下生存,是存活者(Survivor),他們強悍以致能對抗敵人,韓國女人更以耐力聞名,就是這種安靜的力量(Quiet Strength),富涵存活技巧的能力,創造出韓國共同的文化氛圍。 許多人都說要往前看,我則主張向過去看齊,許多先人的智慧非常棒。譬如,歷史上,韓國曾經使用一種形狀像烏龜的船打敗日本軍隊,今日設計師都萃取這些概念作參考,不是叫設計師也拿烏龜的外型來設計船,而是抓到其中的創意與精神。又如韓國某王朝在六百年前發明一種書本支架,方形、圓底,中間有一根支柱支撐,形狀就跟現在的液晶顯示器一模一樣,但韓國人自己並沒有發現,他們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好的東西!
中國人,其實也與韓國有一樣的創意,只是被埋沒了。請想想,誰發明紙?誰發明羅盤?都是中國人!許久之前,中國人就發明我們現在仍在使用的東西,中國人體內都流著創新的血,可惜你們沒有發現。你們應該找到自己,用你們的方法表達出來。

**文化不同,
設計點子才各有味道

**
或許有人說,設計要躍上國際就得要「國際化」。但是,法拉利不也是義大利人想出的點子嗎?
重要的是,法拉利有義大利人獨特的品質與味道,無人能模仿,所以受到全世界消費者的喜愛。也就是因為國家文化不同,設計點子才各有味道。譬如法德國人因為常常要與天候、下雪奮鬥,所以他們設計的車輛,例如賓士汽車,非常著重功能性;義大利人因為在陽光下長大,生性浪漫,比起單純的產品功能,義大利人會比較重視外表與造型。聰明的設計師應該抓住文化特質,加以發揮。
亞洲人的特質是什麼?普遍來說,我認為亞洲人非常內斂、追求平衡並且尊重傳統。這些特質如果能加以發揮在設計上,一定大有可為,韓國就是個好例子。我在2002年回到韓國,當時正舉辦世界盃足球賽,我非常驚訝,因為我幾乎認不出,這是當初那個韓國!韓國人的愛國心讓他們表現出一切美好面向,拿出所有高品質、高服務的產品,要向世界證明自己!我深信,2008年中國北京奧運後,中國會與韓國一樣,有了不起的成就。
將範圍縮小到台灣,我認為有個概念叫做「台灣人民」,而「台灣設計」應該表現出台灣人民的特質,譬如歡迎多元文化、熱情及不斷成長。能表達這些精神層面與文化特質,就已走出「好設計」的第一步。

布魯斯(Gordon Bruce)小檔案
現職:美國高登布魯斯設計公司總裁、保時捷、OSIM、IBM、西門子等公司特約顧問
學歷:Art Center of Design
經歷:Eliot Noyes and Associates、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主持人;曾為Mobil、Westinghouse、Osim、美國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等工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