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階段使命結束 創新成長重回主流

2004.07.01 by
數位時代
代工階段使命結束  創新成長重回主流
把人類發展分成兩段來看,以工業革命與文藝復興兩段歷史來區隔,工業革命之後,造就的是殺戮文化,而文藝復興時期社會氛圍則是容許百家爭鳴。這兩種文...

把人類發展分成兩段來看,以工業革命與文藝復興兩段歷史來區隔,工業革命之後,造就的是殺戮文化,而文藝復興時期社會氛圍則是容許百家爭鳴。這兩種文化可以套用在現在的商業模型:在美國電腦展中,我們看到的是速食的、量大的、價格殺戮的模式;但是在歐洲電腦展上卻發現文藝復興時代的典型,要的是精緻的、恆久的模式。
從1990年到2000年,電腦產業的成長過程,一開始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啟蒙,需要創新的思考邏輯,但是在產品普及之後,就會面臨如第一世界大戰般的商戰殺戮邏輯。

**代工產業的階段性使命已經結束

**
創新成長可以產生高毛利的邏輯,帶動PC產業長達10年的輝煌榮景。在1990到1995年期間,景氣的波動循環是斜率較緩的走勢,當時電子產業正處在訂規格時期,那個時候的殺戮戰,埋葬的是許多跟不上變化的公司,但是在規格確立後,發展方向對的公司就會再起來。
因此,1995年後到2000年,景氣循環呈現斜率陡峭的發展。但是,2000年後產業走向成本控制的策略,促使代工產業得以在亞洲市場大量的興起。
在這個要求成本下降的時代,組裝大廠的毛利率成長已經低到10%以下,就是告訴你:以代工為主軸的殺戮模式應該要結束了,儘管這樣的模型還是會存在,但是慢慢地將不會再被人討論。
放眼現在的100強企業裡,可以看出台灣就是要靠縫隙成長,而中小企業就是擅長鑽縫隙,才能在代工產業裡鑽出頭。然而,現在又回到創新成長的模式, 創新思考的邏輯,卻絕對不是台灣公司的專長。
現在的時空環境,正好落在兩個大趨勢的夾擊中:一個是在共產體系瓦解後,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原物料與石油造就的財富正在興起;另一個則是西方世界風行的無線網路與數位電視。
其中,如中國大陸的富裕,又搭上西方正風行的產業邏輯,就激盪出一套全新的創新成長模型。
不過,令人興奮的是,台灣產業慣用的縫隙邏輯,依然在歐洲市場蔓延,反而不在美國市場。
在今年的100強中,聚焦在歐洲市場,布局比重超過30%,又是在無線網路與數位電視兩條主軸上發展的公司,當在歐洲發展到一個階段後,再連接到美國市場,這些公司將會成為令投資人興奮的族群。
歐盟的政治型態表明一個重要的觀點:沒有國界了,所有的土地都是借用的,由歐洲60億人口共享。這種政治模型,最後導引的就是新的商業模式。

**中國蟑螂鏈 才是箝制景氣的主因

**
中國大陸的土地也是藉由加入WTO,借給全球使用,但中國一方面依然使用計畫經濟的邏輯來發表市場經濟的語言,一方面卻又享受市場經濟帶來的利潤,最後一定會受到市場經濟的批判。
很多人認為中國宏觀調控將使得整個PC產業的復甦,又疲弱下來,其實,中國產業供應鏈發展出來的獨特「蟑螂鏈」,才是箝制景氣的主因。
過去產業供應鏈的通路,通常是由大型通路商扮演元件製造商與代工廠或零售市場之間的橋樑。在經過2000年不景氣與庫存調整,供應鏈中走「投機段」的通路商都被淘汰,供應鏈結構也逐漸縮短。
但是,中國大陸的產業供應鏈結構複雜,其中一些個體戶、中小型零組件通路商,開始將某些標準元件利用原物料通路的作法,去向銀行融資,甚至隱藏庫存,哄抬價格,賺取額外利潤,形成所謂的「蟑螂鏈」。因此,當宏觀調控宣布,下游廠商買氣頓時縮手,這些蟑螂鏈的業者也停止進貨,甚至倒出大量庫存,造成這波景氣快速疲軟。
蟑螂鏈衝擊電子產業短時間內的出貨與營收,但是長時間來看,這種產業結構還是會被改變,宏觀調控看來已經穩定,產業還是會回到發展創新成長的邏輯。

**全球產業從海龜哲學變果蠅脈動

**
今年的100強榜單中,值得觀察的是這些公司財務結構。有8成以上都是股本30億元以下的公司,這些公司具有高營收、股東報酬率、稅後淨利成長率的爆發力,但是也缺乏穩定性。
因此觀察這些公司必需注意負債比率及現金流量,高負債代表高槓桿,在企業順境時,可以創造高成長力,然而較無法因應環境變局(例如利率提高)。低營運現金流量,則代表企業的成長大多是由存貨及應收帳款所堆砌出來的,在財務上有較高風險。
一家公司一年成長率超過100%,不是正常現象,要嚴肅地觀察這家企業的人才培訓、營運資金準備、生產面架構是否真的跟得上成長的速度,還有經營者的格局大小。
台灣產業發展的循環最先是從「大不如小、多不如專」,發展為「小不如大、專不如多」, 但是現在又回到循環的開端。全球的產業脈動也由「海龜」哲學,演變為「果蠅」時期。果蠅脈動要告訴投資人的就是:已沒有永恆的產業,企業興衰期將會快速縮短,單從過去的數字已經無法完全評估一家企業。
興衰之間的變化常領先營運數字的變化,投資是看未來,而不是看過去,過去再好都已過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