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Netflix更多付費用戶!納德拉如何造就微軟雲端帝國?

2019.05.14 by
陳建鈞
Microsoft
上任執行長5年時間,薩蒂亞.納德拉讓微軟市值衝上破兆,一度成為全球最有價值企業。

4月25日,微軟成績亮眼的財報獲得投資者熱烈迴響,市值扶搖直上突破1兆美元大關。但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卻對此毫無欣喜之情。

納德拉的個性以嚴肅著稱,氣質沉穩而內斂的他,非常反感別人為微軟市值達到新高點而喧騰,「任何形式的慶祝,都是走向衰敗的開始。」他認為微軟最大的缺點,就在於滿足於已經過去的成就。

臨危受命接任CEO,納德拉帶領微軟衝上市值破兆

2014年2月,納德拉成為微軟的執行長時,微軟猶如一隻遲暮的巨人,難以跟上時代的腳步。微軟在新興領域的挑戰,無一獲得成功:Windows Phone遭遇挫敗、Surface平板銷售悽慘、搜尋引擎Bing乏人問津;連老本行電腦軟體領域,也面臨營收停滯的窘狀──當時正是多災多難的Windows 8年代。

但在接替史蒂芬.巴爾默(Steve Ballmer)成為執行長的5年內,納德拉成功帶領微軟走出低谷,不僅在去年11月超越蘋果,拿下全球最有價值企業的稱號,市值也在這段期間翻轉230%,成為繼蘋果、亞馬遜之後,第3家市值破兆的科技公司。

為了讓微軟重返榮耀,納德拉大刀闊斧調整業務方向,縮減手機、Windows部門。
Heisenberg Media via Flickr

讓微軟再次偉大的道路充滿坎坷。納德拉刪減了Windows部門的預算,也限縮了微軟在智慧型手機方面的投入,裁撤前執行長巴爾默以72億美元收購的Nokia手機業務,在2015年刪減其7,200個工作職位,並於2016年向富智康出售Nokia功能機業務,幾乎可說是完全放棄在手機領域與其他大公司競爭。

這一切取捨,全是為了將開發重心放在雲端服務上。納德拉傾注的心力,終究獲得回報。雲端業務在去年替微軟創造340億美元的營收,這個數字比Google的雲端服務營收更高,也讓他們有與亞馬遜同台較量的可能性。

Office文書處理軟體以往是銀貨兩訖便結束的單次購買產品,現在卻也轉變成雲端服務,擁有超過2.14億位支付99美元年費的訂閱使用者。Office的付費用戶數甚至超過Netflix的訂閱數,也勝過Spotify和亞馬遜Pirme的訂閱數之合。

Netflix執行長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也讚嘆,「我從未見過歷史上有一家軟體公司,能夠在進入低谷期後恢復的這麼好。」

雲端,雲端還是雲端

納德拉1967年出生自印度海德拉巴,完成大學學業後便遠赴美國攻讀碩士學位,1992年,納德拉加入微軟,度過20餘載至今,將過半人生奉獻給了這家科技巨頭。

納德拉在微軟許多部門工作過。剛加入微軟時,他的工作是將電腦販售給企業用戶,之後則是負責Bing搜尋引擎的工程任務,接著又擔負起領導伺服器與工具部門的責任。

納德拉將過半人生奉獻給微軟,並於2014年從眾多候選者中脫穎而出接任執行長。
Johannes Marliem via Flickr

當時該部門負責管理伺服器作業系統Windows Server、關聯式資料庫SQL Server,以及Azure雲端平台。短短兩年時間,納德拉令伺服器與工具部門迎收從2011年的166億美元,成長至2013年的203億美元,也為微軟後續的雲端轉型建立基礎。

2014年2月,納德拉從百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被比爾蓋茲與微軟董事會相中,成為巴爾默的繼任者。

納德拉上任執行長前,微軟已被過去在個人電腦領域的成功束縛住,許多新推出的產品,都被烙印上Windows的標記,好比說Windows Phone,就連Azure雲端服務,當時也叫Windows Azure;且因為擔憂Windows系統銷售下滑,遲遲不願推出行動版Office。

在巴爾默時代,微軟亦步亦趨追隨著蘋果的腳步,每當新iPod登場,都會有台對應的Zune問世;蘋果推出iPad,於是Surface平板誕生了;若有iOS設備亮相,Windows Phone也不會缺席。這時的微軟想成為另一顆蘋果,然而最終宣告失敗。

納德拉上任執行長後,「雲端」頓時成為微軟的業務重點。
Microsoft

納德拉上任執行長後,他向微軟全體員工發送的第一封信長達千餘字,但文中隻字不提Windows;隨後他將雲端部門更名為Microsoft Azure;納德拉時代第一款新推出的產品,就是支援iOS系統的Office,打破微軟昔日對平台的堅持。種種舉動中,他明確展現出捨棄過去包袱,帶領微軟轉型的決心。

一位前微軟高階主管描述,「薩蒂亞不說冠冕堂皇的廢話,僅僅只是不再提及Windows,突然間,他的一切全都變成『雲端,雲端,雲端!』」

微軟雲端服務發展至少落後亞馬遜4年。若想奔跑得比競爭對手更快,拉近與領先者的距離,「調整姿勢」是不可或缺的一個步驟。為此,納德拉對微軟企業架構進行徹底改組,呈現的最終結果,便是2018年宣佈Windows部門拆分為雲端與裝置兩大工程團隊,分別交由Azure與Office部門主管率領。

約莫半個月前,令微軟市值突破1兆美元的財報中,智慧雲端業務類別營收達97億美元,其中Azure雲端服務成長幅度更高達73%,已遙遙甩開Google,緊追在亞馬遜身後。

為微軟注入新文化,擁抱「成長心態」

微軟員工認為,這家公司的復興,納德拉對企業文化上的改造功不可沒。納德拉剛上任時,微軟正處於嚴重內鬥之中,高管們爭奪著部門的控制權;團隊間遇上問題也互相怪罪卸責,「狼性文化」充斥整間公司。

在帶領微軟重新啟航前,納德拉首先著眼於重塑健康、正向的內部文化,讓團隊能以正面的心態面對批評、不害怕挫折,捨棄「定型心態」擁抱「成長心態」。不將成功視為理所當然,從失敗中學習、動手找出解決辦法的處事態度,就是所謂的成長心態。

帶領微軟轉型前,納德拉重造了微軟的企業文化。
Bhupinder Nayyar via Flickr

為打造勇敢嘗試,不畏失敗的風氣,納德拉制定計畫鼓勵員工大膽創新、提出新點子,並盡力而為。這項作法讓微軟在產品開發上也收穫成果,好比說Hololens起初就是一項高風險的創新計畫,如今已成為微軟極具潛力的新興產品。

納德拉上任後反轉了微軟的企業文化,不再只有「無所不知」(know-it-all)的人,才是微軟所需要的員工,他更鼓勵團隊成為「無所不學」(learn-it-all)的人,只要不懈學習,便能有所進步。

這5年來,納德拉帶領微軟挺過了創新困境,一掃網際網路泡沫後微軟陷入的陰霾。但創新不意謂著推翻過去,而是更新有必要調整的部份。儘管在外人看來,納德拉似乎對微軟進行過一番大破大立的改革,但他強調,任何企業若想要維持成功,「你是誰」是一件不能被遺忘的根本。

過去跟隨蘋果腳步,推出Zune 、Windows Phone的那段歲月,正是微軟遺忘根本的年代,納德拉表示,「我們從過去的作法中學到,你不能在成功以後,突然跑去做些別的事,這不會管用的。」

資料來源:BloomBergBusiness InsiderQuartzKnowledge@Wharton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