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中的華為
專題故事

前陣子美國政府才對華為祭出兩項禁令,阻止華為向美國企業採購零組件,近日更傳出Google中止提供華為部份Android服務,恐將手機業務造成嚴重打擊。到底Google的封鎖對一家手機廠商有何影響?而華為仰仗的自研作業系統「鴻蒙」能為公司指出一條明路嗎?

1 斷芯、缺乏Google奧援,華為手機成了廢鐵?

Ink Drop via shutterstock
上週美國政府才對華為祭出兩項禁令,阻止其向美國企業採購零組件,如今更傳出Google中止提供華為部份Android服務,恐將對海外市場的手機業務造成嚴重打擊。

美國政府上週頒布的「華為禁令」,如今在科技界激起了漣漪。根據《路透社》報導,Google已暫停對華為的Android系統許可,這代表華為手機將無法再更新作業系統版本;新手機更無法使用Google Play、YouTube、Gmail等專屬應用程式,無疑是宣告華為海外手機業務的死刑。

上週四,美國政府對華為連開兩槍,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不點名」的方式禁止華為參與美國通訊系統建設;隨後又將華為與約70家關聯企業放上實體清單(Entity List),也可以說是「黑名單」,沒有美國商務部的允許,禁止清單上的企業從美國廠商採購零組件。

川普於上週簽署行政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以「不點名」的方式禁止華為參與美國通訊系統建設。
Joseph Sohm via shutterstock

在美國政府眼中,華為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為防止設備遭中方植入後門,過去這半年來,美國已禁止政府機構採用華為通訊設備,並積極遊說世界各國加入抵制華為的行列,企圖全面封殺華為。

不過一直以來的種種措施,似乎未發揮顯效果。例如在圍堵策略上,雖然美國已發出「使用華為設備,將影響美國分享情報意願」的聲明,英國、斯洛伐克等國仍認為證據不足,態度與美國不同調;華為3月時更透露,今年1、2月的營收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約30%。即使在政治上遭遇阻力,他們仍看好今年能實現兩位數的營收成長。

上週美國祭出這兩招殺手鐧,像是對華為不在意態度的回應,造成的影響將大幅超越過去的作法,尤其後者的實體清單採購禁令,「不能買」的嚴重性遠較「不能賣」為高。

美國祭出兩道禁令,華為:影響不大

華為公布的全球營收中,其中約6.6%源自美國,儘管不能說是無足輕重,但的確影響有限。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美國對華為充滿不信任感的當下,這也讓華為斷了持續投入一個毫無起色的市場的懸念,轉而將資源放在東南亞、非洲以及泛亞地區等海外市場。

相對地,實體清單採購禁令影響大,通訊晶片技術幾乎把持在高通、博通等美國企業手中。去年因違反制裁條款,向伊朗出售產品被美國放上實體清單的中興通訊,供應鏈遭受毀滅性的打擊,不到一個月就出現斷貨、缺料的情況,3個月虧損逾90億人民幣,損失慘重。

華為預估,今年業務並不會受到美國禁令太大影響。
shutterstock

美國企業同樣是華為的重要供應商,去年華為就向美國企業採購價值約110億美元的零組件。不過與中興不同的是,華為聲稱早有設想到這樣的情況,自財務長孟晚舟被逮捕後便開始做準備,目前已儲備約1年份的關鍵零組件庫存,美國的禁令短時間內可能難以見效。再加上,華為也擁有自己的晶片公司海思半導體。

華為聲稱,美國政府採取的措施會對美國自身造成傷害,影響當地客戶,並拖延5G發展的腳步,是雙輸的作法。

如同華為的聲明,儘管美國政府擔憂被中方植入後門,目前部份網路營運商仰賴華為的設備與技術,仍是不爭的事實。為避免華為在美國的客戶受到影響,推出禁令後沒幾天,美國政府便考慮放寬部份禁令限制。

華為在美國的客戶,主要是位於偏鄉地區的網路與電信商。美國商務部計劃提供華為臨時許可,允許其採購部份零組件,為既有美國客戶提供服務與設備維護,但仍禁止購買材料生產新產品。

美國政府看似反悔的舉動也意謂,與華為斷絕關係造成的影響,遠比乍看之下來得淵遠。

華為預估美國政府這兩項措施,不會導致今年營收成長下滑太多。但隨著華為業務成長,海思將不足以應付產品線的晶片需求,如何在這1年時間與美國政府破冰,或找到能提供足夠零組件用量的供應商,仍是華為的當務之急。華為計劃將轉向日本、南韓的供應商,但產量是否跟得上目前仍是未知數。

Android系統遭暫停,華為外銷面臨挑戰

儘管華為抱持樂觀看法,不認為美國政府的禁令會對業務造成嚴重影響,但這顆石頭泛起的漣漪,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讓華為手機市場的領先者地位受到撼動。

今日傳出Google已暫停華為的Android系統服務,未來華為手機僅可使用開源版本的Android系統(AOSP)。這代表華為手機不再提供版本更新,且新手機無法享有Google專屬服務,如Gmail、YouTube以及Chrome。

華為手機在今年第一季出貨量首度超過蘋果,躍升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但在Google跟隨禁令取消對華為的Android系統支援後,未來的手機銷售將遭遇極大挑戰。

未來華為手機上,可能再也看不到包括YouTube、Gmail在內等各種Google專屬服務。
shutterstock

目前擁有YouTube、Gmail的華為手機,仍可透過Google Play下載更新,但將來的新款華為手機將不具備這些Google專屬服務。

中國市場本身就封禁Google服務,當地會受到多少影響或許難說,但對於海外市場的拓展無疑是個重創,例如身為華為第二大市場的歐洲地區,市場已經預期華為新機將因此延後上市。

對此華為總部也發表聲明,表示:Android作為智慧手機作業系統,一直是持開放態度的,華為是重要的參與者,為Android的發展和壯大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華為將會繼續發展有利於用戶和產業的Android生態系統。

市場也憂心未來手機功能變殘缺,華為也聲明,華為和榮耀品牌在全球所有已售和在售的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使用和持續的安全升級、售後服務不受影響,請用戶放心。

晶片大廠加入抵制行列

3月時,華為曾透露,考慮到被Android與Windows系統排除在外的可能性,過去他們已開發自己的作業系統。 但在設備安全性遭受質疑的現在,捨棄Android採用自家系統,容易引發消費者對產品的不信任感,華為如何應對Google的這一步,也讓人感到好奇。

另外有消息指出,Intel、高通、博通等美國晶片大廠,都接連加入抵制華為的行列;記憶體、硬碟廠商美光(Micron)、威騰(WD)也凍結了與華為的合作關係。Intel是華為伺服器晶片以及筆電處理器的主要供應商、高通則提供數據機晶片。

且不只在美國,由於採納一定美國技術的外國產品也在禁令範圍,德國晶片大廠英飛凌擔憂遭受美國開罰,便自主停止供貨;意法半導體也正在討論是否成為圍堵華為的一員。華為能否如先前所說「不會受到太大影響」,此時似乎正是驗證的時候。

資料來源:路透社The VergeTRT worldBloomBerg

影片製作/鄧天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110億 美元
華為每年花費110億美元向美國企業採購零組件,約占整體採購金額的15%。
影音廣告進行式|影音企劃・直播熱潮・案例分析
6/27 10:00 ~ 16:20
張榮發基金會國際會議中心 活動詳情

2 華為手機死亡倒數90天,自研作業系統「鴻蒙」能突破困境嗎?

shutterstock
美國政府開出90天的臨時授權,使華為手機暫時免於中止更新的窘況,但在這死亡倒數中,華為有辦法透過自研作業系統突破困境嗎?

美國商務部在昨日授予華為為期90天的臨時授權,這意謂著儘管Google以及各家晶片大廠在昨日響應美國政府,加入了圍堵華為的行列,暫停提供Android系統支援,以及供應通訊晶片等零組件,華為仍可於期間內,為旗下手機、產品提供更新與維護。

美鬆綁圍堵,華為:早就做好準備,毫無影響

這項臨時許可即日起生效,預計將維持到8月19日。華為可在這3個月內,為已出售的產品與服務提供支援,包括手機與網路、電信設備等,但仍舊無法採購部件製造新產品。

為何包圍網開始收攏的此刻,美國政府卻突然鬆綁對華為的限制?華為在美國的客戶主要是位於偏鄉地區網路與電信商,若突然封殺華為的所有服務,也將對境內企業帶來程度不一的傷害。

美國商務部長Wilbur Ross表示,臨時許可目的是給予在核心業務上,依賴華為設備的美國境內外營運商緩衝時間,以在長期規劃上做出妥善安排。簡單來講,在臨時許可生效的時間範圍裡,營運商依舊可向華為手機用戶以及鄉村網路提供服務。

對於美國政府暫時鬆綁限制的作法,華為CEO任正非也在今日(21)召開的記者會上信心喊話,稱這對他們沒有太大意義,華為早已做好了應戰準備,並強調華為的5G業務完全不受影響,即便遭到美國封殺,其餘企業也無法在2、3年內趕上他們的腳步,「美國低估了華為的力量。」另外,任正非也澄清先前傳出的消息,德國晶片大廠英飛凌(Infineon)並未停止向華為供貨。

華為信心喊話:請用戶放心使用和購買

儘管面對美國的圍堵,華為沒有表現出一絲怯懦,但對於仰賴Android生態系的手機業務而言,Google停止提供Android系統支援,仍是攸關存亡、不可避免的重大難關,華為勢必要在這段期間內,找出應對方法。

Google暫停提供華為授權,可能代表華為手機將化為一塊塊昂貴的廢鐵:現有手機無法升級安卓版本、新手機則無法再安裝Gmail、YouTube等一系列Google專屬應用程式。

未來華為手機可能不再具備Gmail、Youtube等Google應用程式,使國際市場上的銷售重重受創。

針對這起事件,華為官方也在昨日晚間發表聲明,向消費者保證:華為和榮耀品牌在全球所有已售和在售的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使用和持續的安全升級以及售後服務不受影響

然而,華為的說法有些取巧,若無法得到Google官方授權與支援,華為必須轉向開源版本的Android系統(AOSP),而AOSP本就包含安全性更新。換句話說,華為實際並沒有擔保任何上述可能受到影響的範疇。

華為自研作業系統「鴻蒙」,是突破美國封鎖的鑰匙嗎?

Google暫停授權許可的作法,華為也並非沒有設想過。今年3月時,華為曾透露,考慮到被Android和Windows系統排除在外的可能性,他們已著手開發自家的作業系統。但這被中國媒體稱作「鴻蒙」,尚未揭開其神秘面紗的新作業系統,究竟能否拯救華為突破困境?

據了解,華為自2012年開始便著手研發鴻蒙作業系統,至今已經過7年歲月。任正非多年前曾表示,自研作業系統是出於戰略上的考量,避免被其他企業掌握命脈,作為無可選擇情況下的終極備案使用,並非為了取代特定作業系統。

2018年時,華為消費者業務軟體工程部總裁王成錄博士曾透露,開發作業系統在技術上並不困難,但營造生態系統與維持和合作夥伴關係的平衡,卻是非常需要耐心、謹慎考量的一件事。

這個問題就曾反應在微軟推出的Windows Phone上。Windows Phone的市占率低得可憐,開發人員並不願意耗費時間精力為該平台開發App,導致作業系統中的服務、軟體匱乏,更沒有消費者想要使用,造成惡性循環。

Windows Phone市佔率低,導致鮮有廠商願意耗費金錢、精力為該平台開發App。

三星自行研發的作業系統Tizen,曾遭受外媒如此評價:像個空蕩蕩、沒有任何App的Android系統。若華為打算以鴻蒙代替Android系統,華為很可能即將面臨同樣的挑戰。

由於中國境內禁止Google服務,多數認為Google暫停授權不會對華為中國市場造成太大影響,以自研作業系統代替,提供消費者完整的更新與服務,或許是個可行的辦法。

但對於高度依賴Google服務海外市場而言,即便推出自研作業系統,缺少YouTube、Gmail等服務的手機,將難以吸引消費者;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已有不少歐美地區的華為用戶在得知消息後,產生更換手機的念頭。

目前海外市場已佔據華為手機總體出貨量的一半以上,可預期Google中止服務支援的作法,將對華為手機業務造成相當的打擊,例如外界已猜測在MWC上展出的折疊手機Mate X將延後至9月上市。

資料來源:路透社The VergeBusiness Insider

影片製作/鄧天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影音廣告進行式|影音企劃・直播熱潮・案例分析
6/27 10:00 ~ 16:20
張榮發基金會國際會議中心 活動詳情

3 從華為談起:一家手機廠商被Google列入黑名單,到底有多慘?

shutterstock
美國政府上週頒布的「華為禁令」,如今在科技界激起了漣漪,據報導,Google已暫停對華為的Android系統許可,這對一家手機廠商來說,倒底有多嚴重?

編按:本文作者吳泓霖,為台大電機畢業生,目前在美國密西根大學攻讀碩士,同時也在蘋果實習。為一名程式上癮者、Android開發者,2016年發表了Magisk系統框架。

看到許多科技網站發布新聞轉貼Android官方Twitter說大家現在手上的華為手機仍然可以繼續使用Google Play Service(簡稱GMS)的消息,我覺得好像大多數的人並沒有看懂事情的嚴重性。到底一家手機廠商被Google列入黑名單會有多慘呢?

關鍵是Google非開源的GMS

Android系統本身是開源的沒錯,但是一般Android手機「很大」一部分的功能其實是來自Google非開源、需要付權利金的GMS。GMS不單單只包括Google Play Store和所有Google apps,其實還有非常多第三方程式是需要GMS才可以正常運作的(有寫過Android app的應該會知道)。

想要在手機上搭載GMS,廠商必須要將系統送給Google通過 Compatibility Test Suite(CTS)還有Vender Test Suite(VTS)這兩個認證才可以推送到客戶端。這個是 Google 用來規範第三方廠商,確定他們不會把Android拿來亂搞的唯一手段。跑題一下,中國市場因為不能搭載GMS,所以中國境內的手機系統都是每個廠商「各顯神通」、「群魔亂舞」⋯⋯

今天爆出來的消息是Google將停止與華為的一切商業活動,我個人認為應該也包括CTS與VTS在內。這個代表華為手機將再也無法收到「任何」系統更新,除非他們在更新中刪除GMS(個人覺得是不太可能啦)。

也就是說,華為不僅僅未來手機不用想在中國外面賣了(真的有人會買沒有GMS的手機?),即使是現在已經賣出去的所有手機,全部都會因為這個政策的影響而在一夕之間變成「孤兒機」。華為是目前全球市佔率第二的手機廠商,想像一下有多少人會受到影響。

Google之外,其他廠商也可能與華為斷絕往來

除了GMS之外,Google在釋出Android原始碼(包括每個月的定期安全性更新,以及每年一次的大版本更新)之前,都會提前提供資訊/程式碼給密切合作的廠商,讓他們能夠在更新正式發佈之時能夠更快速的推送給用戶。比如說即將在幾個月後上市的Android 10,也早在今年2月就已經跟各大廠商開始合作了。華為將從此被排除在外,也就是說他們將再也無法快速的提供用戶最新、安全的作業系統了。

拋開智慧型手機的系統,要跟華為斷絕商業往來的公司應該還不計其數,隨便說幾個:Qualcomm、Intel、Microsoft⋯⋯這樣看起來是不是基本上它旗下的所有科技產品要直接沒救了?

華為自己做系統?

至於華為到底能不能自己搞出一套全新的作業系統,形成所謂三強鼎立(iOS/Android/華為OS)?我認為機會非常低。

作業系統不是喊口號,找工程師爆肝就可以生出來的。Apple iOS基於macOS,Android基於Linux和Java,這些都是早已廣泛應用的科技了。Google 2016年起內部開始開發一套從0做起的實驗性作業系統「Fuchsia」,目前還不知道離完成有多久呢!

華為有比Google更深厚的實力或是更早開始發展嗎?更實際、且推測會是華為採取的作法,應是基於開源的Android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態圈。

先考慮中國境內:中國手機並不是只有華為一家,還有OPPO、小米、vivo等各大品牌百家爭鳴。這些手機全部都是用Android系統,加上中國不能使用GMS的原因,其實早就已經有屬於自己完整的Android生態系了。因此只看中國境內來說,Google存不存在其實影響不會太大。開發出一套全新的系統(不相容Android)很明顯不是明智的選擇:這麼做等於是直接放棄已經存在的市場。

從三星自建生態系來看

不過華為手機還有50%是賣到國際市場上,中國以外的Android裝置除了極少數例外,基本上全部都會搭載GMS。

舉個例子,三星很早就開始計畫要脫離Google的掌控,建立起自己所謂的「生態系」。買三星手機後你會發現,三星有自己的應用市集(Galaxy Store)、自己的瀏覽器(Samsung Browser)、自己的智慧助手(Bixby)、自己的電子支付(Samsung Pay)、自己的智慧手錶系統(Tizen)等。但是說了這麼多,三星還不是得乖乖搭載GMS,被Google CTS / VTS認證壓得死死的,因為Google Play Store和Google apps並不是能夠輕易複製的。

華為想要在國際舞台重製自己的一片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至少目前甚至比三星還要落後。

美國實質上掌握了全世界很大一部份的作業系統(Android、iOS、Windows、macOS)和網路(Google、YouTube、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Whatsapp⋯⋯),說實在也是讓人細思極恐。科技上的突飛猛進相對簡單,但是想要改變一個已經飽和的軟體平台是極度困難的。有誰還記得 Windows Phone?

所以,回到華為與Google,面對美國政府祭出如此兇猛的攻擊,中國要如何應對?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授權轉載自:吳泓霖Facebook,原文分別為〈華為可能會多慘?〉與〈華為自己做系統?〉,經《數位時代》編輯合為此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華為揭備胎計劃!任正非的「惶者生存」哲學,能逆轉局勢嗎?

騰訊視頻
「10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沒有榮譽感、自豪感,只有危機感。」這句話出自年收入超過千億美元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口。他還在不斷自我批判地問:「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華為此時遇到的危機與任正非提到的「失敗」、「倒下」相比,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在美國未出禁令之前,任正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透露,華為今天碰到的問題,早在十多年前就有預測,已經準備了十幾年。

華為創辦人早已預測有今日危機

事實上的確如此,早在20多年前華為就有了「藍軍部門」,主要任務是站在對立面,虛擬化各種對抗性聲音,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聳聽的警告。「藍軍更多是戰略層面,戰略層面通過後,各級組織就會相繼開展。」曾經在華為擔任技術職位的劉祺(化名)提到。

這些默默地在各級組織開展工作的,就是華為的一個個「備胎」。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曾說,這些備胎的行動是悲壯的,因為他們做的產品可能永遠不會被啟用,成為壓在保密櫃裡的備胎。

關於備胎計劃的投入,任正非用了一句「太多了,都說不清楚了」來總結。他說每次匯報都是滿滿的好幾張,要不怎麼會有8、9萬的研發工程師呢?

但也正是因為這些「備胎」,讓任正非在「美國禁令」之後,仍然風淡雲輕低說出「影響微輕」這四個字。

不過,任正非在5月21日接受《網易科技》等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備胎之所以是備胎是因為在非常時期才拿出來用的,在和平時期還是要用主胎。

「世界上最大的備胎就是原子彈,但原子彈從不輕易啟用。備胎在我們公司就是很正常的一種行為,剛好美國發禁令了,終於要使用了,已經準備了那麼多年。」

華為稱早已未雨綢繆超過20年,備胎方案已經準備好了。
Shutterstock

華為自認「十年磨一劍」不怕美國禁令

2019年5月16日,美國BIS將華為列入所謂「實體清單」,代表沒有美國政府的許可下,美國企業不得給華為供貨。很快,高通、英特爾、ARM、安森美、泰瑞達等收到郵件要求禁止向華為出貨。

對此,華為則霸氣回應:「這一決定會對於華為合作的美國公司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影響美國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而華為則會盡快快就此事尋求救濟和解決方案,採取積極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響。」任正非更是直接的表示,「公司也早已做好準備,即使沒有高通和美國其他晶片供應商供貨,華為也不會有事。」

隨後,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宣布啟用備胎計劃。據任正非透露,華為的備胎已經投產。

何庭波透露早在多年前,公司就做了極限生存的假設,預計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晶片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仍將持續為客戶服務。

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海思如今走上了科技史上的長征,為公司的生存打造「備胎」。

而這十多年來打造的備胎,因為美國的突然的決定,讓華為產品即時調整戰略安全和連續供應。

據了解,華為海思成立於2004年,其前身是華為集成電路設計中心。任正非曾透露在成立海思時,曾對何庭波說過「我給你4億美金每年的研發費用,給你兩萬人,」何庭波一聽嚇壞了「但我還是要給,一定要站立起來,適當減少對美國的依賴。」

當時任正非就提到了要減少對美國的依賴。海思十年磨一劍,因此打造出了自主研發的麒麟晶片,與三星、蘋果PK的華為手機正是用了此晶片。

海思自稱旗下還有伺服器晶片(鯤鵬系列)、基站晶片、基帶晶片、AI晶片、物聯網晶片等已經站在了世界科技產業的第一梯隊中。

據《DIGITIMES Research》發布的2018年全球前十大無晶圓廠IC設計公司(Fabless)排名,海思以75億美元營收排名全球第五。

除了砸錢,華為用「人海」打科技戰

華為之所以如此自信的拿出自研晶片,任正非透露,除了砸錢,華為有1.5萬名基礎研究科學家。

據其介紹,華為至少有700名數學家、800多名物理學家、120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六萬多名各種高級工程師、工程師,形成這種組合在前進。

「我們自己在編的15,000多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是把金錢變成知識,我們還有60,000多應用型人才是開發產品,把知識變成金錢。我們一直支持企業外的科學家進行科研探索。」

除了主要晶片華為已經實現了自主研發之外,華為還可以採購其他中國晶片廠商作為替代品。

不過,芯謀研究首席分析師顧文軍向媒體表示,對華為來說,難的不是目前的晶片或者模塊這些消耗品,而是難在海思一些對外採購的服務,比如代工、封裝等方面。

不過,如果華為尋找了替代品,對於美國來說可能將損失上百億美元訂單。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華為用於組件採購的數字達到700億美元中,其中大約110億美元用於包括高通,英特爾和鎂光科技公司在內的美國公司,這些採購都將在禁令開始後消失。

來自坊間的傳聞,其實華為從中興事件之後,華為就加快了「消A進程」(消除美國技術/產品影響),投入了一兩萬研發員工天天加班到深夜,節假日也不休息,在和時間賽跑,要求所有的消A項目都要在2019年年底基本完成。

據說華為現在的研發生產工作都要做兩套方案——消A的和非消A的,可以主備切換,華為早就做好了最壞打算。

因此,才有了傳聞,華為從2018年開始就已經在默默採購,準備了約1年的庫存,非關鍵部件的庫存備貨至少3個月。另外還大量扶持中國的供應鏈,盡量降低影響。

作業系統:最快秋天問世

在晶片企業之後,Google宣布將停止與華為的部分業務往來。Google將不再與華為開展需要轉讓硬體、軟體產品和技術服務的業務,但在開源授權協議範圍內的業務除外。

對此,業界不免有些擔心,畢竟華為手機很大一部分銷量來自海外,雖然Google的專有服務比如Gmail、YouTube對中國用戶來說並無太大意義,但對於已經習慣了這些應用的海外用戶來說,無疑是巨大的影響。

華為手機如果因此停止了這樣的服務,與塊磚何異?

華為隨後發表了聲明稱有能力繼續發展和使用Android生態。華為和榮耀品牌的產品,包括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產品和服務在中國市場不受影響,請廣大消費者放心使用和購買。

「但是對於華為手機來說,海外業務肯定受影響。」中國手機聯盟秘書長王艷輝表示。

數據顯示,2018年華為總出貨量2.06億部,實現了31%的成長,中國境內市場出貨1.19億部,海外出貨0.87億部,華為手機要在中國跟海外的銷售量持平,不得不承認海外市場在華為手機中佔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如果海外業務受到影響,那麼,余承東過三星蘋果、實現全球第一的願景將有可能被擱置。而華為在全球的競爭對手三星和蘋果將絕地反擊,藉此搶占市場。

雖然余承東已經提到華為除了自己的晶片,還有操作系統的核心能力打造。

華為CBG軟體總裁王成錄寫的《華為手機操作系統往事》中提到的作業系統便是今年在P30系列手機發布會上發布的「方舟編譯器」。

編譯器是將程式開發用的高階語言轉換成機器指令的軟體,可以理解成軟體與硬體之間的橋樑。

而華為的方舟編譯器解決現有Android這座橋樑並不順暢的頑疾,是對Android真正深度的優化與革新。王成錄回憶道,對於Android系統存在的很多問題,華為3年前選擇了一個比較激進的方案,替換Android原生文件系統,用F2FS(Flash Friendly File System)文件系統來替換原生的文件系統。

有消息稱華為自研的作業系統將命名為「鴻蒙」,不過這只是華為作業系統的候選名。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透露華為面向下一代技術而設計的作業系統OS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於明年春天將可能問世。

「這套系統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和智慧穿戴裝置,統一成一個作業系統,兼容全部Android應用和所有WEB應用。」余承東提到。

雖然華為有自己的「備胎計劃」,但業界仍擔心操作系統不同於晶片,是個生態工程,需要大量第三方應用軟體的配合,而這個工程不是一日之功。

而且,余承東也曾提到,華為作業系統是「B計劃」屬於萬不得已的時候才使用。他說,「畢竟後者太強,發展了幾十年肯定也不是吃素的,短時間內確實沒有辦法撼動他們,最關鍵的是華為擔心西方國家利用這些系統上的優勢壟斷,如果某一天對方不再給我們提供系統,我們的民族企業又應該怎麼辦呢?」

華為的救命錦囊:AI-Native數據庫

在華為北研所,華為發布了一個AI新戰略,實現了從「硬體」向「硬體+軟體」的戰略升級,而這個時間就像華為計算好似的,踩在美國禁令前一天發布。

華為對全球發布了人工智慧原生(AI-Native)數據庫GaussDB和業界性能第一的分佈式存儲FusionStorage 8.0。

華為此舉被業界解讀為「接棒」Oracle。

在2008年中國就提出了去「IOE」化,所謂去IOE,就是在這三個層面對應減少對IBM、Oracle、EMC的依賴,這樣企業的數據系統就能避免受制於人。

而且,在人工智慧時代,數據已經成為新的生產資料,誰擁有數據誰就擁有了「石油」。華為此時緊急發布AI數據庫產品的目的不言而喻。

據媒體報導,華為在2015年前就啟動ARM服務器晶片研發,只不過一直很低調。同樣,華為也沒有停止研發數據庫、作業系統等核心軟體的腳步。

任正非的未雨綢繆20年,真能逆轉勝嗎?

以上所有的備胎都是源於任正非的憂患意識。

2012年,華為CEO任正非在內部講話中談到:「我們現在做終端作業系統是出於戰略的考慮,如果他們突然斷了我們的糧食,Android系統不給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統也不給我用了,我們是不是就傻了?同樣的,我們在做高端晶片的時候,我並沒有反對你們買美國的高端晶片。」

「我認為你們要盡可能的用他們的高端晶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們不賣給我們的時候,我們的東西稍微差一點,也要湊合能用上去。我們不能有狹隘的自豪感,這種自豪感會害死我們。我們不要狹隘,我們做作業系統,和做高端晶片是一樣的道理。主要是讓別人允許我們用,而不是斷了我們的糧食。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其實,華為在20多年前成立的「藍軍部門」,主要任務是模擬各種負面的聲音,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聳聽的警告。這種自我批評,為公司董事會帶來決策建議,從而確保華為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華為的藍軍代表了主要的競爭對手或創新的戰略發展模式。

而藍軍成立的原因就是因為任正非相信「惶者生存」的理念。他認為華為的競爭對手仍在「時刻的盯著」。如果不主動打破自己的優勢,其他人遲早會打破。

在此次美國禁令之後,華為運營商BG的一位高管表示早在10多年前,華為就在IBM指導下提出了業務連續性管理,雖然性能上短期不能媲美原有方案,但維持業務連續性沒有問題。

《華為基本法》參與者之一,曾經的華為六君子之一的A(化名)向《網易科技》表示,中國企業很大一個問題就是不太關注軟實力投入,有錢買地買房,但對人才、技術和品牌管理的投入卻心裡沒底,而這是支撐一個企業長期發展的軟實力。軟實力才能決定一個企業能跑多遠。

「任正非對軟實力有個正確的認識,所以才請我們六人做諮詢,後來請IBM做諮詢,最後是全球三十多個諮詢公司提供服務,一共花了300億人民幣諮詢費,這是他成功的很重要一點。而且他對軟實力的投入從來沒有動搖過。」該人士透露。

任正非的「惶者生存」讓華為在此「至暗時刻」有了光明。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網易科技

5 「華為禁令」遍地開花,中國扶植半導體業連下猛藥

shutterstock
美國華為禁令頒布後,中國半導體產業先是迎來一波股市大漲,政府又祭出減稅措施扶持,成為投資者、中國政府雙雙矚目的焦點。

上週川普的「華為禁令」一出,興森科技、長電科技等中國廠商股價大幅上漲,儘管股價暴漲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但華為遭遇的困境,卻開始讓中國加速扶植國內晶片產業的發展。

本週開始,Intel、高通、博通等晶片大廠紛紛跟隨禁令的腳步,暫停向華為供貨;甚至日本軟銀旗下半導體設計公司ARM也宣布中止與華為的合約,加入抵制行列。

中國祭減稅措施,盼刺激半導體產業發展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財政部於22日宣布,為支持晶片設計與軟體產業發展,推出「兩免三減半」優惠措施,相關企業前兩年免課企業所得稅,第三年起則稅率減半,加強對半導體產業的扶持力度。

長久以來,晶片產業一直是中國科技領域的軟肋,為了在高科技領域和太平洋另一側抗衡,中國付出大量心血,卻始終未能在半導體領域培育出能與美國分庭抗禮的選手。

自2005年開始,中國便是全球最大的晶片消費國,去年更進口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電腦晶片,這個數字比花費在石油上的金額來得更高。中國對進口晶片的強烈依賴,已經成為美國封殺華為的武器。

中國很早就意識到晶片仰賴進口帶來的致命問題,過去多年來,中國政府已在晶片產業投資數十億美元,給予相關企業資金援助、稅率減免等各種優惠措施,朝晶片大國的方向持續邁進。

儘管美國封殺華為後,投資者、中國政府皆將目光放在半導體產業身上,但專家指出,目前尚未看見明顯的變化。
shutterstock

2015年時,中國公布「中國製造2025」計畫,其核心戰略目標就是晶片產業的自給自足,期望2020年實現40%晶片自產率;2025年達成70%。不過就實際情況而言,2018年中國晶片自產率僅達15%,離設定的目標還有相當大段距離。

2018年中興被美國禁運,遭受毀滅性打擊的經歷,更令中國清楚地意識到晶片產業的重要性,騰訊執行長馬化騰當時表示,被中國人譽為「新四大發明」的行動支付,只是表面的輝煌,若缺乏手機、晶片與作業系統,中國毫無辦法與人競爭。

華為禁令帶動中國半導體股市大漲,但真的會有變化嗎?

這次華為遭遇的困境,再次激起中國境內投資者對半導體產業的關注,本週中國半導體股市上漲逾5%,上海資產管理公司V-Invest基金經理Reagan Li認為,投資者押注中國內部替代供應商是合理的,但目前尚未在基礎面上看見太大的變化。

川普的華為禁令打亂了全球供應鏈,看似為中國企業創造「篡位」的機會,但中國企業當前的技術,卻很難善用這個機會。中國半導體企業大多只能生產相對簡單、非關鍵性的零組件,最核心、複雜的技術依舊得仰賴外國進口。

也就是說遠水救不了近火,華為的當務之急是在不依靠美國晶片的情況下存活下來,在這一點上中國半導體產業卻幫不上忙。

另外在環境因素上,半導體市場目前正處於近10年來的低谷,研調公司IHS Markit預估,2019年晶片市場營收將下降7.4%,從2018年的4,820億美元,降到4,462億美元,創下自2009年來最大下滑幅度。

根據Wind的統計資料,2018年中國共計有111家半導體上市公司,其中25家處於虧損狀態,儘管政府祭出減稅措施,期望刺激產業成長,短時間中國半導體產業恐怕難有太大的進展。

資料來源:路透社紐約時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70% 自產率
2015年時,中國公布「中國製造2025」計畫,其核心戰略目標就是晶片產業的自給自足,期望2020年實現40%晶片自產率;2025年達成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