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者向官方再提六大建議

2004.06.15 by
數位時代
業者向官方再提六大建議
6月3日,經建會與科技業者的認股權課稅協調會破局後,憤憤不平離去的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隨即打電話給竹科同業公會理事長童兆勤,表示要召開記者會...

6月3日,經建會與科技業者的認股權課稅協調會破局後,憤憤不平離去的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隨即打電話給竹科同業公會理事長童兆勤,表示要召開記者會公開說明原委,但公會考量雙方衝突加深,無益解決問題,決定暫時休兵,等候正出訪國外的經濟部長何美玥返國再做協調。
目前,竹科業者公會已擬出三階段因應計畫,但為保持低調,不願透露細節;公會財務會計委員會召集人戴雄山僅強調,目前公會仍以廣發陳情函作為第一階段計畫,「若各種努力都無效,我們也不排除提出行政救濟。

**六大建議vs一個堅定

**
據了解,科技業者一共向官方提出六大建議,歸納來看,可概分為兩方面,「最佳選擇當然是爭取不要課稅,待政府重新開徵資本利得稅後再一併納入;退而求其次,業者希望爭取不要溯及既往,以及給與長期持有者獎勵誘因,」戴雄山說。
惟就財政部考量,維護租稅公平與擴大稅基是必須堅定捍衛的立場,並已得到一般輿情的支持,使財政部的課稅立場益趨堅定。
根據經計建會發出的說帖,分別以高所得與中所得者為範例,試算出台灣課稅遠低於美國的數據。但業者卻有不同看法,因為美國制度是把執行權利日的差價部分,以一般所得課稅,加上其後所產生的資本利得稅,兩者相加後,遠大於台灣的稅負,「但台灣尚未復徵資本利得稅,而且美國的制度,還搭配獎勵誘因,除了可以遞延稅負外,符合優惠條件者,還能轉換所得性質,免課執行權利日之差價產生的所得稅,轉換為在賣出時,視同資本利得稅一併課徵,」科技業者感概指出。
而且,從執行權利後到賣出股票前,股價又不一定只漲不跌,台灣礙於現有的扭曲稅制,結果只能「學一半」,現行作法形同鼓勵員工在執行權利後立刻脫手,以規避股價下跌風險,有違鼓勵員工與企業共同打拚的原始美意。

**課稅可以,這樣搞不行

**科技業者憂心,在配套措施尚未周全之前貿然開徵,只會造成更多的扭曲與不公平,「認股選擇權不是只有員工認股權,還有其它形式的認股權,如可轉債所附的選擇權,若只針對員工認股權開徵,形同稅制上的歧視,」勤業眾信事務所會計師巫鑫強調。
巫鑫統計,目前已發行認股權的企業將近250家,影響範圍廣大,「要課稅可以,但財政部應該及早說清楚,不是等到企業發行了、員工認購了,也開始執行權利了,才突然在今年召開兩次公聽會後,就公告課稅方式。」
諷刺的是,自國外引進員工認股選擇權,恰是因為國內獨創的員工股利分紅制度遭到詬病,但經過這番折騰,科技業者卻擔心員工對認股權的接受意願會降低,考慮回頭採用員工股利分紅制度,或是以更好的認購條件來「補貼」員工的租稅負擔。

**另一個爭議焦點

**
台灣第一家響應認股權政策的業者是世界先進,2000年下半,官方修法通過後,當時深陷不景氣泥淖的世界先進,率先於當年年底申請發行1.6億股,以期穩定人心浮動的員工,「當時面板廠搶人搶得兇,」DRAM業者強調,因此發行認股權成了DRAM等艱困科技業的最愛。
第一批認股權經過兩年閉鎖期,直到去年才首度能夠執行權利,因此成為首批被課徵的對象。
巫鑫強調,程序正義與是否課稅同等重要,「民眾今年才知道課稅細節,完全無法事先進行租稅規畫,而這是納稅人應有的權利。」
租稅規畫與所得稅的累進稅制,成為是否溯及既往的爭議焦點,一方面民眾驟然發現要申報此項所得,雖可緩衝到八月初,但民眾仍需在短時間內另籌一筆資金來繳稅。另一方面,因為事先不了解會被納入一般所得,導致納稅人沒有機會選擇是否要逐年執行權利,以避免所得集中在單一年度內累進到較高級距的稅率。
「外界都認為科技業多金,但現在已遠不如當年了,而且認購價與市價,目前差距只在一成左右,不像外界想像的可觀,」任職於茂德的工程師陳東興(化名)感慨,他與同事間近日最常閒聊的話題之一,就是認股權的課稅問題。雖然他們支持租稅公平的主張,但卻搞不清楚認股權課稅的細節,更擔心萬一沒賺到錢,還被課稅,豈不冤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