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送中到七一大遊行,驅動香港的是這些匿名平台

2019.07.02 by
楊晨欣
Twitter
昨日香港再次聚集抗議人群,更在晚間闖入立法會大樓,表達對目前政治情勢的不滿。在這幾次沒有明確領導者的抗議遊行背後,匿名訊息平台Telegram以及其他科技應用,其實發揮最大效益。

7月1日,在香港主權從英國移交中國22週年紀念日,香港人民群聚遊行,來抗議對目前環境與情勢的不滿;於當日晚上,更有少數示威人士闖進立法大樓,作更激進的抗議。

最近這些發生在香港一兩百萬人遊行抗議群聚,背後並不是一個有名有姓的領導人,而是跨平台加密隱私訊息App Telegram、匿名論壇LIHKG,以及好幾個加密訊息的App,讓香港用戶匿名、隱私地即時籌劃抗議行動。

根據外媒BBC報導,Telegram等App平台上,有好幾百個私密社團,有些社團都擁有約7萬人活躍訂閱用戶,約是香港總人口的1%。他們會提供即時抗議行動的最新消息、告知警察出沒地點,來為抗議者的周遭環境保持警覺;有些少數社團則是由律師、醫生與醫護人員組成,來提供法律意見、醫療協助等。

有時候這些社團還會舉行即時投票,決定人群抗議遊行的下個去處,或是解散回家。

匿名訊息平台Telegram,於最近香港抗議遊行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Telegram

在公共區域,一些抗議活動的預告資訊,則是透過蘋果的檔案分享技術Airdrop來與眾人分享,讓iPhone與iPad用戶們互通資訊。

各國首領群聚的G20會議,也見香港訴求的相關廣告,這些金錢來源則是匿名活動人士透過群眾募資平台,籌措資金來完成。

遊行的當下,參與的民眾也會避免使用ATM提款機,在整趟路程使用金錢交易,避免留下蹤跡。而某些參加遊行的民眾會同時使用好幾支手機、交換帳號使用通訊App,以防被查出真實身份,引來中國政府的後續監控與審查。

比起5年前的雨傘革命,香港人正在透過匿名、身份保護的各種科技應用,組織自己的團體、傳達自己的政治與生活訴求。而手機與網路的應用發達,也給予這些抗議人群更多行動力,即時聚集、變化地點,有了更高的應變能力。

資料來源:BBCThe New York Times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