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悄悄上升的新鮮島嶼

2004.06.01 by
數位時代
一座悄悄上升的新鮮島嶼
「不來台灣,還不知道台灣居然有這種地方!」去年底,全球知名設計公司IDEO的總經理凱利(Tom Kelly)來台參訪,到明基內湖總部一遊,參...

「不來台灣,還不知道台灣居然有這種地方!」去年底,全球知名設計公司IDEO的總經理凱利(Tom Kelly)來台參訪,到明基內湖總部一遊,參觀位於13樓的數位時尚設計中心(Lifestyle Design Center),結果讓他目瞪口呆——明基把全公司最好的樓層,保留給新成立的數位時尚設計中心,位在14樓的董事長辦公室與12樓的全球品牌辦公室之間,讓董事長李焜耀與品牌行銷人員,能隨時與設計團隊就近溝通。

**序曲/
李焜耀與童子賢的鉅大轉變

**
「KY(李焜耀)常常在我們做Brain Storming(腦力激盪)時跑進來,」談到老闆,今年38歲的明基設計總監王千睿滿臉幸福的斜線,直說從沒遇過「這麼有Sense又沒大沒小的Boss」,「有時候我們就是在鬼扯嘛!看到KY進來就打住,他還一直說『繼續啊!不要停啊!』,真尷尬。」
「就算美國,也沒多少科技公司有像明基設計中心這樣的布局,」讓凱利更訝異的是,為了讓設計人能有更好的工作環境,明基在樓層間設置挑高的空橋走道,讓設計中心的空間感獨樹一格;在每個工作者的座位外,慷慨設立各式各樣的專案工作室與腦力激盪空間,讓專案團隊可以依自己的喜好,佈置Project Room,「如果你在這裡看到穿球鞋染頭髮的人走來走去,不要以為那是七年級的工讀生,」王千睿鄭重澄清,「他可能30好幾了,還是美國一流研究所畢業的高材生。」
從內湖離開,轉進位於北投關渡平原上的華碩電腦總部,31歲的研發處工業設計師郭文祺,正在和同事策畫華碩的寧靜革命——從內部裝潢做起,改變華碩「辦公室如工廠」的古板個性。他向副董事長童子賢提議,要拆掉設計部門的天花板與隔間,打掉牆壁向陽台延伸,還要裝上大片的透明落地窗,只為了要在工作時,能清楚看到大屯山與淡水河。聽完建議,童子賢想都不想就答應。
「我就是要其他部門知道,設計部門可以享有很多特權,」44歲的童子賢說得很坦白,甚至有套獨特的「咖啡機哲學」:要讓設計部門擁有全辦公室最好的咖啡機,上班時間也超級彈性自由,「不重視生活品味,怎麼可能作出好設計?」。
華碩更刻意讓設計團隊擁有多元文化,30多位設計師中,幾乎是八國聯軍,除了台灣之外,還有德國、英國籍的設計人才;剛加入華碩一年多的郭文祺,就是當初華碩高層親自飛到義大利米蘭好幾趟,才把原來打算留在歐洲工作的他「挖」回台灣,「把不同想法的人找進來,才可能改變華碩原來的文化,」身為華碩創辦人之一的童子賢笑著說。
從明基到華碩,對創意思維的重視與創意人才的吸引,已成為台灣高科技產業這兩年來最重要的功課。從工業設計到品牌行銷,這些原本擅長成本控管與供應鏈管理的台灣資訊大廠,開始重新學習完全不同的典範。「過去大家都說要盡量有共識,要『求同存異』,要把不同的意見先擱置下來,妥協出一個共同的想法,」面對工作典範的轉變,IBM台灣區總經理許朱勝有很深的感慨,「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存同求異』,要先把相同的意見擱置下來,全力追求不一樣的聲音。」

**新階級/
創意人,不再只是廣告片導演、詩人
或畫家

**
創意並不神秘,創意也不詭異;事實上,說創意對經濟發展有根深蒂固的影響,其實一點都不迷信。美國卡耐基美隆大學漢茲公共政策管理學院的教授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在2002年出版的《創意新貴》(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一書裡,就曾綜合數項指標,統整創意指數與創意資本理論(Creative Capita Theory),追蹤國家與地區內含的創意能量如何影響該地的經濟發展(尤其是知識經濟時代的新創產業);他的研究,不但讓各界眼睛一亮,更在美國國內引發激烈討論。
佛羅里達的研究顯示,跟過去的工業時代不同,在知識經濟時代,先進地區的產業發展,其實是由各行各業的創意人帶動。創意階級不像工業時代的組織人,白天在工廠上班到昏天暗地,晚上開車回到住宅區睡覺就好:創意階級喜愛嘗試各種音樂、食物、文化要素與各種新奇(Novel)的經驗,希望跟不同的人交朋友、交換不同觀點、討論各種議題。佛羅里達指稱的創意階級,不只是廣告片導演、詩人或畫家,還涵蓋程式設計師、工業設計師與生化基因專家。

**新要素/
科技、人才、包容,新「三T」缺一不可

**
對於過去習慣以建造各種「工業園區」來刺激經濟成長的發展主義國家(Development States)來說,創意階級所需要的創意空間(Creative Space),是習慣傳統經濟規畫的人完全無法想像的;過去認為製造業(工廠)、學術單位(大學與研發中心)、娛樂服務業(媒體、咖啡店與棒球場)與非營利組織(地方文史團體和美術館)彼此之間毫無相關性的思維,也受到嚴峻挑戰。佛羅里達發現,創意階級群聚的區域,也往往是創新與高科技的中心,好的咖啡店與美術館對知識產業創新的重要性,遠超乎人們想像。
創意階級喜歡住在多元化、包容力強、對新觀念開放的地方:多元化可以增加當地的吸引力,聚集各種不同技術與觀念的創意人,當一個地方擁有更多的創意人互動,就能夠加速各種新觀念與新想法的生產與流通;當各種創意資本更加集中,就會帶來更高的創新能力、高科技產業、新就業機會以及經濟成長,「所謂的科技(Technology)、人才(Talent)和包容(Tolerance),將是這個時代促成經濟發展的新三T,缺一不可,」佛羅里達表示。

**新願景/
張大格局,從「科技島」躍升為「創意島」

**
這對台灣來說,到底有什麼意義?
「過去的台灣製造業,只是在拚價錢,我們現在要追求獨特的個性,拚的是創新和風格,」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直言,台灣不管是要發展品牌、要用設計來提升附加價值,都要對自己的生活更在乎、更有想法,甚至他自己,就是一個對建築藝術與登山冒險著迷的人,「一個人如果對藝術沒感覺、平常對社會很冷感,怎麼可能在工作上有很獨特的Idea?」
這一切,意味著台灣必須更有創意,才能更有魅力。從企業到個人,從產業到整體社會,台灣需要全方位的創意,才能讓台灣超越原有的社會與經濟格局,從一個素以生產製造和運籌聞名的「科技島」,轉型至新世紀的「創意之島」——不管是發展自有品牌,或者講究創新設計的產品,以及知識密集的服務業與文化商品,在在都需要巨大的創意能量。

**新典範/
從南到北都有創意洶湧的平凡英雄

**
《數位時代雙週》的〈發現創意之島〉專題,正是在這樣的企圖下,從南到北追蹤台灣各個角落豐沛洶湧的創意能量,從產業、社會到文化傳播領域,發現各行各業嶄露頭角的創意人,找出這些與眾不同的Change Makers:他們在各自的領域創造完全不同的遊戲規則,繼而影響整個社會,開發更多創意。
這也是《數位時代雙週》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單一專題(超過100頁,只有2001年月刊時期的《30世代》超越這個紀錄)。
我們對創意人的選擇,重點放在「創意的工作成果」——不論是一座造價上百億台幣的TFT-LCD工廠、一系列造型出色的服裝,或僅只是一處波希米亞氣息濃厚的跳蚤市場。在選出財經與產業領域的50名創意工作者外,我們也跳脫定義狹隘的「經濟圈」,試圖挖掘這塊土地上更深更廣的創意泉源。
——藝術與傳播領域,向來被社會認為具備「叛逆的合法性」,從東西方文化混血的燈籠設計師,到身兼義大利麵店老闆的電影配樂師,我們在相關領域中選出25位創意人,他們用創作來展現自身的熱情,用不按牌理出牌的作品,為台灣帶來更多靈感。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忽略政府部門、非營利組織以及在日常生活中用創意帶來改變的人,我們在這部分挑選出25名創意人,他們之中有熱情組織台南音樂祭的德國樂手,有用巧思打造屏東黑鮪魚奇蹟的大學老師,也有在南投921災區為農村尋找出路的志工。只有當日常生活中的創意隨處可見、像空氣般無所不在時,台灣才可能出現更多更好的創意工作者。

**新希望/
台灣——亞洲最具創意優勢的社會

**
從年營業額超過千億台幣的電子業CEO,到編出噴飯諷刺笑話的機車行黑手老闆,台灣的創意能量無所不在,這正是台灣看不見的競爭優勢。在與台灣同時發跡的亞洲四小龍中,除了韓國,台灣目前最有機會朝創意型經濟(Creative Economy)轉進。而如果想要提升到更有魅力的創意經濟,必須先讓自己成為全方位的創意社會:這個社會必須喜愛冒險,而不喜歡平穩安逸;必須容納多元雜異的價值文化,而非崇尚威權一元的單調聲音;必須在各方面都竭力追求質量的提升,而非斤斤計較經濟成長率增減了多少小數點。
「台灣一直是移民社會,文化上的多元與活力,就是台灣的優勢,」長期在外商體系中觀察各國工作者的差異,IBM台灣區總經理許朱勝認為,台灣對「差異性」的包容性其實很大,這是台灣在亞洲各國中少見的優勢,「日本人強調自己特殊的民族性,東南亞各國也很少像台灣這樣融合西方文化。」加上台灣獨特的地理優勢,「台灣有機會變成亞洲的矽谷,成為各種創新人才聚集的地方,」即將在今年退休的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熱情地透露他對台灣的期望。
往大海的方向望去,你應該忘記舊的典範——現在,就讓新的座標與遊戲規則,以及很多很多的熱情,決定這座創意之島,浮上水面的速度與路徑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