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Nike股價上衝800%,叱吒13年的傳奇執行長為什麼要卸任?

2019.10.25 by
虎嗅網
帶領Nike股價上衝800%,叱吒13年的傳奇執行長為什麼要卸任?
Nike
Nike的CEO帕克即將卸任,由設計師一路到CEO任職長達13年功與過,留待世人憑說。

對Nike來說,告別任期長達13年的CEO,或多或少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當地時間10月22日,據CNBC報導,Nike宣佈公司執行長馬克.帕克(Mark Parker)將於2020年1月離職。在卸任CEO之後,帕克將繼續擔任Nike的執行董事長。他的繼任者是企業雲端服務提供商ServiceNow的執行長、Nike董事會成員約翰.杜納霍(John Donahoe)。杜納霍曾擔任eBay執行長,目前還是PayPal的董事會主席。

帕克是Nike不折不扣的「元老級員工」,到現在為止,他在這個全球最大的體育用品公司已經待了40年了。

1979年,他加入Nike成為研發部門的一名鞋類設計師,隨後逐漸升職為事業部副總裁、公司副總裁。在正式成為CEO前,他還曾與查理.丹森(Charlie Danson)一起擔任Nike的聯席總裁。2006年,帕克從Nike創辦人菲爾.奈特(Phil Knight)手中接過CEO的位置,隨後帶領Nike走過了13年的光景。

當時,奈特曾這樣評價他:「馬克在促進創造力、創新和成長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

接過創辦人的接力棒,再帶領一個不可避免帶有創辦人色彩、相對成熟的企業走向更廣闊的市場,難度與壓力都可想而知。

這位CEO過去13年的成績應該被切為兩面看待:一邊是業績與股價的高速成長,另一邊是近兩年圍繞著Nike公司的輿論爭議。Nike會給這位CEO的表現打個勾還是畫個叉?

不錯的業績和創新的活力

在帕克剛成為CEO的2006年,Nike當時的股價還在10美元(約新台幣306元)左右徘徊。13年後,Nike在本週一(10月22日)盤中觸及歷史最高價格96.87美元(約新台幣2,963元),收於95.60美元(約新台幣2,924元),使Nike市值達到1191.2億美元(約新台幣3.6兆元)。從今年年初到現在,Nike股價已經累積上漲了29%

支撐股價翻了將近十倍的是穩定成長、有說服力的業績表現。

9月25日,Nike發布了2020財年第一季的業績。在截止8月31日的三個月內,Nike全球營收達到106.6億美元(約新台幣3,261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7.2%,高出分析師預期區間的最高位104.4億美元(約新台幣3,194億元)。值得一提的還有營收保持連續21個季度雙位數成長的大中華區,營收達16.8億美元(約新台幣514億元),同樣高於市場預期。

此外,本季度的淨利潤、毛利率等指標也都保持穩定成長。

虎嗅

總的來說,帕克的整個CEO任期內,儘管運動用品市場的競爭越發激烈(尤其是北美市場),但Nike還是維持住了全球最大運動用品品牌的地位,不斷推出有創造力的產品。

如何讓一個擁有超過60,000人的龐大公司保持創新活力?除了有效的管理手段,或許Nike還需要謝謝CEO昔日「設計師」的身份。

在2016年接受《週末畫報》採訪時,他就表示Nike首先是個創新公司,從共同創辦人菲爾.奈特、比爾.鮑爾曼開始,Nike就有令人痴迷的產品創新。在成為CEO 10年後、需要負責企業各項重要的管理事物的同時,帕克仍然會和Nike知名設計師汀克.哈特菲爾德(Tinker Hatfield)一起參與少數限量產品系列的設計工作。

但爭議一直環繞

硬幣的另一面是,從2018年起,外界對Nike公司的指責開始塵囂直上,關鍵詞是,性別歧視。

2018年4月末,《紐約時報》披露了一份由Nike內部的女性員工整理的調查報告,報告顯示,Nike公司內部充滿著性別歧視,女性員工的能力被嚴重低估,地位也相較男性更為邊緣化,難有晉升機會,還被排除在籃球能關鍵部門之外,甚至有男性高階主管曾試圖性騷擾女性員工。

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女性員工向人事部門舉報,但卻並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於是公司內部的女性員工開始自發對員工的職場情況進行調查,形成此報告。

這場職場平權運動以Nike連續辭退9名高階主管為結局,並先後提拔了兩名女性員工成為高階主管(分別擔任全球類別業務部門副總裁與多元化及包容性事務主管,後者是Nike新設立的高階主管職位)公司管理層進行了一番大換血,但帕克繼續留在了CEO位置上。

隨後的5月,Nike再一次被貼上了「性別歧視」的標籤。

母親節當天,《紐約時報》披露了一段由三位美國田徑女性運動員錄製的影片,稱Nike在女運動員懷孕期間減少甚至暫停對運動員的贊助。

這可以說是Nike「人設崩塌」的時刻——就在兩個多月前,Nike推出了關於女性運動員的廣告片《Dream Crazier》,片子集中體現了女性運動員面對不公平待遇時對自己夢想的堅持與「瘋狂」。這則廣告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播出,收穫網路一片好評,其對現實議題的關懷、對女性品質的刻畫激勵了許多網友。而紐約時報披露的影片使Nike此前」多元、包容、為女性發聲的品牌形象轟然倒塌,輿論嘩然。

Nike廣告片Dream Crazier
虎嗅

這件事的結局是,三個月後,Nike全球副總裁-史萊雪(John Slusher)發表郵件向Nike所有簽約女運動員表態稱,Nike將不會因為女運動員懷孕而削減任何贊助合同中原有的權利,這一條款適用於預產期前的8個月到產後10個月。

如果說前兩件事還未涉及到帕克本人,那麼最近發生的興奮劑有關事宜對掌管著全球最大運功品牌的執行長來說,顯得有些致命。

今年9月30日,在經過兩輪調查後,美國反興奮劑機構以違反反興奮劑規定為由,禁止Nike長跑訓練營「奧勒岡項目」(Nike Oregon Project)的總教練薩拉扎爾(Alberto Salazar)從事田徑相關活動四年。俄勒岡項目是Nike在2001年發起的長跑項目,參與其中的優秀長跑運動員包括莫.法拉(Mo Farah),蓋倫.魯普(Galen Rupp)和西凡.哈桑(Sifan Hassan)等。

對帕克本人來說更重要的是,美國仲裁協會關於此案的決議中顯示,帕克與其他Nike高階主管曾在2009年~2011年期間多次出庭,法庭內容涉及確認體能增強藥物效用的醫療實驗

在決議出來後,帕克於10月1日向員工發送備忘錄,他在備忘錄中說:「Nike從未參與過任何企圖系統性為跑步運動員提供『禁藥』的行為,這個想法本身就讓我感到噁心。」他還提到,Nike已就針對薩拉扎爾的指控進行調查,並認定後者並未違規。

10月10日,帕克宣布,奧勒岡專案將被關閉。

在帕克的離任備忘錄中,他並未提及自己的去職是否與此次「禁藥事件」相關。他花了一定的篇幅去描述下一任CEO杜納霍——

對管理團隊來說,約翰並不陌生,他和我們同樣擁有對運動的熱愛。他將幫助Nike加速數位化轉型⋯⋯約翰在電商、科技和策略方面的全球領導力將是我們團隊的最佳助力。

責任編輯:江可萱、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虎嗅網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