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質詢、一片嘩然〉遍掃網路多時,我們的媒體政治新時代

2016.04.07 by
李士傑
李士傑 查看更多文章

星輿公司noema.io共同創辦人,網路文化運動者、獨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資訊所專案經理、資訊社會學博士研究,過去十年投入開放源碼與數位文化相關計畫。

一場質詢、一片嘩然〉遍掃網路多時,我們的媒體政治新時代
Top Photo
當新聞記者在Ptt八卦板,等待名人臉書被頻繁引述轉載、爆料臉書社團集體放話時,立委們的問政內容也瞬間成了網路時尚流通素材。

2016年2月1日,我們的媒體政治(media politics)正式進入到一個嶄新的時代。

從吳焜裕立委質詢衛福部部長、余宛如立委質詢院長與金管會,徐榛蔚委員問錯單位風波,一直到呂孫綾立委引起各界一片譁然的國安局局長質詢,新科立委的立法院問政記錄引起了大幅新聞報導,以及網民的各種評論。

一直到看過新科立委的質詢影片,你不禁會捫心自問:是否有人比較連任立委與新科立委的問政風格差異?以前的立委都在做什麼?為何以前沒有這樣仔細審視立委們的質詢內容?

台灣曾登全球新聞版面的經典形象之一,就是立院中打成一團的立委諸公

長久以來,立委們都溫文有禮,和樂融融,就像《論語》中所說: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攘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一直要到1987年中華民國政府宣布解除「台灣省戒嚴令」,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第五次增額立法委員選舉所選出的「民主戰艦」、「國會戰神」朱高正委員等人,在國會中扭打的新聞,才正式穿透民眾的刻板印象、與媒體的封鎖,成為台灣立法委員的新風景。

疊在謙謙君子面貌上的國會戰神們,創造了第一代的「媒體奇觀」(media spectacle):這是由背景與前景所共同創造出來的,一個由「安靜的民意」反襯的「破壞秩序分子」群像。媒體希望民眾的目光,凝視那些破壞秩序的「作秀」明星,透過輿論的力量抑止作秀的「歪風」,導引國會問政回到正途。然而卻在奇觀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激盪的過程中,這些角色之間的動態關係,默默地在改變。

在一個大政府掌控一切的時代,所有的資源分配都已經預先確定,立委僅僅是形式上的背書與橡皮圖章,證明台灣是自由的燈塔、是民主的堡壘。無論是求公道與正義、或是個人私利的民意,自然會尋求最上層的實質權力來源去遂行影響。

相較於此,立法委員的表演意義,是一種社會系統的「意義的剩餘」:被高度不均地擠壓的民間社會,唯有透過對這樣僅存的象徵空間加以額外灌注意義,對桌椅、對水杯、對肢體接觸、對議事槌與麥克風,施以獨特的表意行動,才能釋放出被民眾與社會聆聽得見的訊息。

就像滷肉飯配貢丸湯

彷彿從解嚴開始牙牙學語、摸索著想要自己站起來的娃兒一樣,台灣社會在黨政軍與財團資本掌控的媒體中間跌跌撞撞,蹣跚前行。

在訊息量爆發的時代,平面報紙雜誌需要視覺圖像與照片,電視台需要持續播送的新聞畫面。「求知若渴」的新聞媒體,從BBS文章、外媒錄像,YouTube影片,行車記錄器記錄畫面,甚至警方執勤的錄影片段,來填充民眾對傳統新聞的收視慣性,就像吃滷肉飯要配貢丸湯一樣。

當新聞記者在Ptt八卦板等待,名人臉書被頻繁引述轉載,爆料臉書社團集體放話時,今日現場的大背景是廣告稀釋,業配新聞決定內容、有線電視生態系統遭利益集團壟斷,24小時轟炸觀眾的過多新聞台。

立委的問政,加入了這些內容,成為網路上臉書流通的熱門素材之一。當有人質疑這些新科立委的問政表現,有著畫面、又有「球評」解說的視覺故事,於是成為免費、好用又有話題、衍生更多消費連結的熱門產品,成為了新一代的媒體政治奇觀。

找回屬於民間社會的主體性

對於新一屆立委的開場表現評價,人們已經做出了各式各樣的不同評論。荒腔走板,質詢錯誤的政府官員,意識型態領軍的質詢風格等現象,被一些評論者認為相當糟糕;同樣也有檢視過往立委的聲音,認為新任立委並沒有比過往的黨意立委來得更不值得期待。在這些爭執背後,真正的議題是什麼?

如果我們都承認有所謂的「學習曲線」這回事存在,從新手上路到熟稔立法委員權柄、展現自己的問政風格,只是時間的問題:作為台灣社會最有權力的角色之一的政治人物,他們遲早都將學會這套遊戲規則:挑選對的行政官員、表演適切的辯論術,展露恰當的權威,換得更進一步協商的籌碼。除了讓權力外圍的百獸,能夠滿足於戲謔嘲諷還沒醒過來的老虎的蹣跚步伐之外,還有什麼值得被思考的問題?

林濁水前委員的文章〈林全和行政院「不立法局」〉中,深刻地描述這種內閣與國會的結構性困境,以及所造成的結果。

麻煩的是,立委這樣賣力整內閣,民眾絕大多數是肯定的,於是立委民眾互相呼應,一起在民粹中陶醉,立委就愈演愈起勁。
經過上面這樣分析,我們發現,雖然威權時代行政院立法局的一些體制仍然留下來不動,例如國會到現在仍然沒有立法行使調查權,又如複數召委、委員會大風吹等制度,都仍然抱殘守缺,以致有效的制衡功能不能發揮;但是另一方面,立法委員不務正業,立法品質效率都差,簡直要從「行政院立法局」變成「行政院不立法局」了──只要是行政院的重大法案都把它朝野協商掉,不予立法。

我們不應該只是透過取消政府的職能,而是應該回歸到立法委員的真正角色:

透過立法的工具,來重新定義政府的職能、界定行政運作的邏輯與影響的疆界範圍。

透過民眾的監督與鼓勵,來讓老虎走上正確的軌道,例如重新思考要立什麼法?要限制、鼓勵哪些事情?有哪些是屬於新世代的議題,是以往的視角、以往的政治組成結構所不容易觸及的問題?不要讓新的媒體奇觀牽著我們與政治人物起舞,而是主動出擊,突破臉書與飢渴媒體的閉鎖邏輯。

就像是當年的戰艦們駛上國會舞台的媒體突破一樣,一點一點地改變僵化世界各個角色間的動態關係。我們終將找回屬於民間社會的主體性。

責任編輯:張庭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