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簡潔,追求力學與美學的平衡

2003.10.01 by
數位時代
單純簡潔,追求力學與美學的平衡
室內平面設計圖上「城市中的城市」標語,持續與腦中翻騰的「辦公室在哪?」的疑問相互衝擊著……走進震旦行位於台北市健康路地段的新辦公中心,看不見...

室內平面設計圖上「城市中的城市」標語,持續與腦中翻騰的「辦公室在哪?」的疑問相互衝擊著……走進震旦行位於台北市健康路地段的新辦公中心,看不見公務座位與接待大廳的傳統隔間;無論是以咖啡廳形式存在的溝通空間(接待大廳)、營造逛街氣氛的辦公家具發展史走廊(以海報牆展示辦公家具歷史演進)、「life @ work」的概念展示區(兼具辦公室與商品展區功能)、或是擁有全辦公室最佳視野的「想像公園」(提供員工放鬆、腦力激盪的休閒區);空間在這裡,不是背著辦公包袱的苦力,而是蘊含無限可能的設計。

**被「騙」進震旦行

**1997年,震旦行辦公家具事業體決定調整代理與研發的經營比例,透過成立研發部門,宣示辦公家具事業走向自行開發、主導設計的新計劃。相同時點,剛退伍、應軍中同袍之約北上的劉文彬,正巧經過震旦行在基隆路上的自有辦公大樓;望著升降起伏的透明電梯,企圖闖一番天下的心境,就在當時年僅二十出頭的劉文彬心中,慢慢成型。
劉文彬被這棟造型獨特的建築物吸引,「我在基隆路上站了好久好久,沒多久,就被『騙』進震旦行了,」帶著憨厚笑容、目前擔任震旦家具研發部副理的劉文彬,道出自己如何從專科資訊科系學生,走上辦公家具設計之路。
「燒了幾年電路版,總是希望能學點不同的東西,」劉文彬說。進入震旦工作,他所碰到的第一個設計案就是「主管椅」。
在辦公家具的領域中,「椅子」由於牽連結構及人體工學等領域,因此一向被視作最具設計難度的挑戰,「不像資訊產品,結構跟外觀是兩回事,辦公家具的結構就是外觀,」他個人則對主張環保、強調造型簡單、俐落風格的德國辦公家具品牌「Wilkhahn」與「Picto」推崇有加。
他指著展場中一張造型簡單、橘紅色調坐墊的辦公椅表示,這張德國製造的辦公椅將近95%的材質都可回收再利用,唯一無法回收的扶手,也是可以焚燒銷毀的木製品,「對所有設計師來說,『單純簡潔』是最難達到的境界。」
「想得出卻做不成」的差距,始終存在於設計及製造兩大領域,也是劉文彬職場生涯一直要面對的難題。剛開始接觸設計,難免會碰到興高采烈拿設計圖到工廠,最後卻敗興而歸的情況;在一次次設計圖被退回重畫的過程中,從單純著重造型、卻忽略結構、人體工學等環節,到盡力取得力學與美學平衡的過程,確實讓他吃了不少苦頭、做了許多白工。

**兼顧成本與量產效益

**
但這段歷練的過程與扎下的基本功夫,在市場風潮轉變之時,便顯現出價值。以往設計師大筆一揮、完成設計圖稿就算交差了事的工作模式正在急遽消失,能夠聆聽客戶需求、同時兼顧成本與量產效益的設計師,才是市場需求的主流。
在震旦,包括劉文彬在內的6名研發部成員,除了練就一身繪圖與溝通的基本功夫外,從產品定位、估算成本、甚至到產品型錄這些「管理產品生老病死」的完整流程,都是身為震旦辦公家具研發人員所必經的歷練。
歷經早期笨重厚實的木製與鋼製辦公家具,隨著科技產品的日新月異,「行動辦公室」概念顛覆了工作模式、革命了配套硬體、更改變了設計師的角色,當初那個隻身到台北闖天下、醉心於透明電梯的年輕人,正逐漸蛻變為辦公家具設計界的明日之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