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升值,你賺得到好處嗎?

2003.08.15 by
數位時代
人民幣升值,你賺得到好處嗎?
「台灣錢淹腳目」是80年代到90年代台灣經濟發展的最佳寫照。80年代初期,台灣對美國累積龐大貿易順差,當時1美元可以兌換新台幣40元,然而在...

「台灣錢淹腳目」是80年代到90年代台灣經濟發展的最佳寫照。80年代初期,台灣對美國累積龐大貿易順差,當時1美元可以兌換新台幣40元,然而在往來貿易大國的壓力之下,新台幣被迫升值,從1比40的匯率,快速攀升,1992年新台幣衝破25元創下歷史新高。快速升值造就了幾項經濟奇蹟:平均國民所得從每人3243美元增加至10274美元、股市從6000點飆漲至12000點、台北市忠孝東路的辦公大樓價格從每坪7、8萬跳升至50萬元。
「同樣的經濟奇蹟即將在中國大陸上演,」對於中國產業長期觀察的財訊文化執行長謝金河指出。「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過去就像飛機在跑道上緩緩滑行;但是經過三十年準備,現在正是起飛上升的時刻」。

**人民幣升值 資本市場引頸企盼

**
去年中國大陸對美國出口金額為700億美元,相較前年增加28.9%,對歐盟、韓國、日本各國的出口金額更是連續兩年都呈現二位數的成長率;2000年網路泡沫破滅後,全球陷入經濟蕭條的危機,唯獨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年年都有8%以上的成長。
面對中國大陸挾「世界工廠」之優勢,快速出口擴張,累積鉅額出超,讓深受經濟衰退之苦的全球經貿大國,掀起連串反彈情緒,並將產業不振、失業率攀高的原因歸咎於「中國大陸刻意以較弱勢的貨幣維持出口競爭力」。
因此從今年二月七大工業國(G7)部長會議至今,美、日、歐盟財長便相繼公開喊話,「希望中國取消固定匯率,允許人民幣自由浮動」,重估人民幣匯價的聲浪不斷。
而打從去年開始,資本市場便醞釀了「人民幣一定會升值」的期待,這些期待甚至已經反應在近日中國官方公布的財政數據中。

**熱錢進中國 直接炒熱升值期待

**
「左手賺進人民幣,右手便轉成美元匯出」是所有外資企業在中國大陸投資經營時,規避政府資本控制的一貫策略。根據中國大陸財政收支統計,1989到2001年之間透過非法管道弄到境外(包括香港)的錢,就高達1360億美元。但是今年八月份的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報導卻指出,「錢財外流的現象完全逆轉」,在2002年公佈的財政收支中出現78億美元現金盈餘,「這是許多人預期人民幣價位即將調整的跡象。」
今年上半年中國大陸的外匯存底在六個月內增加601億美元,扣除貿易順差、國外直接投資金額(FDI)及人民銀行維持幣值弱勢的美元外,外資分析師預估,其中至少有200多億美元是各大企業主管、股票掮客、基金經理人設法弄進中國的「熱錢」,準備搭上人民幣升值列車,大撈一筆。
在「人民幣一定會升值」期待的氛圍中,「借元存幣」幾乎已經成為在大陸的外資企業與台商現階段財務操作的最高原則,也就是需要融資時借美元,再將借來的美元換成人民幣,因此今年上半年大陸各大銀行的美元借款已經累積超過1000億美元,相較於去年成長16.8%。
中國大陸現行的利率政策也間接鼓勵借元存幣的方式,上海商業儲蓄銀行OBU(一般稱為「境外金融中心」 或「國際金融業務分行」。)經理林志宏指出,目前人民幣存款利率為1.98%,而美元放款利率不到1.5%,企業若善加利用「借低存高」的方式,不但可以賺取利差,當人民幣一旦升值,便能以較低的成本償還融資。

**有利也有弊 內需產業直接受惠

**
儘管外界聲聲催促,中國政府在八月六日公布今年第二季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堅定重申「人民幣匯率繼續保持穩定」。這也意味著想要藉由人民幣升值套利的投資客,短期內將會希望落空。
但是「人民幣看漲的趨勢,在三至五年內將不會改變,」寶來證券投資研究處程裕程指出。
對於已經在大陸建立製造基地的台商與跨國企業,人民幣一旦升值,隨著幣值變大,企業實質資產的帳面價值也會增加。而以內需市場為主的產業將會是最大的受惠者。例如,塑化、紡織產業等會因為原料購料成本降低,購買力增強;汽車、鋼鐵、水泥產業則會因大陸民眾實質購買力提升,需求增加也讓營收增加。
升值可能帶來的好處,讓許多企業與投機客引頸企盼,「但是人民幣匯率若開放為自由浮動,只是相對增加在大陸營運的匯率風險,」理律法律事務所顧問葉美英指出。尤其面對升值時間表的不確定,營業規模與經營方式不同的外資企業也都必須及早想好因應之道。

**升值衝擊大台商 應避匯率風險

**
「盡量將人民幣資產與負債做到接近,是最基本的因應方式,」明碁電腦財務長游克用以明碁為例指出。由於倚賴進口原料生產製造,以及同時跨足內需市場的大型企業,必須根據公司負債結構,預估美元缺口,利用合法的避險管道,將匯率風險減少至最低。
大眾銀行企金部協理邱正光也認為,「將外幣部位保持在最低,是現階段最可行的方法」,並且建議以出口為主要業務的台商可以開始與國外廠商協商,各自讓步吸收部分因匯率波動造成的損失,才能減緩升值帶來的衝擊。
「現在不急著用錢滾錢,趕快卡到好的位置更重要,」十年前便進入大陸資訊市場的旭耀電通總經理張朝深指出。他呼籲想要在大陸內需市場闖出一片天的台商應該要加速零售通路的佈建,「用服務業的觀念為既有的生產製造優勢加分」,才是面對大陸經濟起飛之際更應該要做的事。
對個別工作者而言,特別是目前在中國工作的近一百萬名台籍幹部,其中有部份人的薪水是以人民幣支付,初期將是受惠者。不過,由於人民幣預期要升值的壓力,已提前催生物價上漲,生活成本也會跟著提高。
至於留在台灣的工作者,則可留意人民幣對不同投資機會的影響,例如考慮把手上可運用的資金,轉移部份至以人民幣為計價基礎的資產上。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當人民幣升值趨勢確立後,台商在大陸的經營成本也將跟著提高,相較之下獲利能力就難以如往昔亮麗,回過頭來影響在台灣母公司的財務表現,為台灣股市的長期走勢,產生不確定的因素。
兩岸在統獨和三通議題上,遲遲未能有進展,但是隨著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台灣第一大出口國,佔台灣整體出口近3成後,對岸幣值的變化,將逐漸成為牽動台灣經濟的重要議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