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開放惹的禍?

2003.08.01 by
數位時代
都是開放惹的禍?
溽暑難耐,大學生為了學費調升的問題發出怒吼,陳總統表示高等教育應該交由市場決定,學費從來沒有阻礙過社會階層的流動,招致了不知民間疾苦的惡評。...

溽暑難耐,大學生為了學費調升的問題發出怒吼,陳總統表示高等教育應該交由市場決定,學費從來沒有阻礙過社會階層的流動,招致了不知民間疾苦的惡評。
而立法院臨時會期中,朝野立委為了RTC(金融重建基金)的規模交鋒激辯,最後還是沒有結論。財政部長為了不良金融機構的退出機制無法建立,愁眉苦臉。

**高等教育,供過於求

**
這種種,都是開放惹的禍。
悲哀的是,總統的聲明其實是正確的。台灣高等教育的需求在過去十年僅僅微幅成長,但是供給卻在十年內成長四、五倍。台灣的大學學費成長幅度並不高,學費的絕對數目也遠低於英美等國。然而由於台灣長期以來是由政府補貼學費,同樣的經費,從以前要補貼20萬名高等教育學生,到現在要補貼將近100萬名大學及研究生,怎麼可能足夠?然而卻還有許多關心教育的團體,既希望大學數目增加,讓大多數人可以接受高等教育,又希望學費不要調漲。
對於這種期待,評語只有三個字:不可能。
無奈的是,財政部長的憂心忡忡也不過是亡羊補牢。十多年前台灣開放新銀行成立時,當時把關的財政部長,雖然以清廉聞名,但是經濟學可能沒有讀通,一口氣開放16家新銀行。物換星移,台灣現在每年還在為當時缺乏遠景的決策付出代價,中興銀行是最有名的例子,還有許多地雷等待爆發。每年台灣的納稅人都得間接的為當年的錯誤決策付出數百億的代價,只是你我可能還沒察覺。
國際上對於高等教育的發展,在增加受教育的人數以及提供補貼兩方面,往往只能選擇一種,不能兩全其美。美國的發展比較偏重增加受教育的機會,因此政府對大學教育補貼有限,大學學費之高令人咋舌;中國和過去的台灣,則以補貼學校為優先考慮,因此只能限制數量,讓較少的學生能夠進入大學。
而目前台灣大學教育供給狂亂成長的結果,不但造成就業市場混亂,也造成教育資源稀釋,解決之道只有痛下決心,把受大學教育的人數大刀闊斧砍回十年前的水準,否則大學生就得認命,認清楚大學生價值只等於過去高中生的事實,選擇不接受高等教育,或是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得委曲求全,選擇較差的職業棲身。至於學費,在補助必須分攤到好幾倍人數的情況下,任憑通貨緊縮,絕對只有年年上漲的份,但是極端優秀的學生,還是有取之不盡的獎學金可以申請,社會流動的機會還是存在,只是不再是每個大學生都能享用。

**過度開放,惡夢一場

**
產業發展上,像金融業這樣過度發展的例子,在台灣比比皆是,從銀行業、保險業到電信業,只要一開放,缺乏擔當的政府官員,無不大開其門,大多數的申請者通通有獎。結果是市場原有的領先者大多還能倖存,但是後段班的成員卻展開一場混戰,於是就像大學教育一樣,市場機制會透過大吃小、強吞弱,購併以及不適者淘汰等方式,讓競爭者的總數,回到只比開放前略多的水準,證明過度開放只是惡夢一場。
不幸的是,金融業由於產業特殊,比較難透過平常的退出機制來減少競爭者總數,後段班的銀行和保險公司,需要像RTC這類的退出機制,來幫助金融業關門大吉,卻能不損害存戶和保戶的權益。現任的政府官員望穿秋水,等待新機制的建立,原先做出錯誤決策的官員,卻樂得輕鬆。
當然不是所有的開放都不好,例如最近進一步開放外資投資台灣股市,是屬於需求面的開放,影響比較容易控制。如果未來的政策制定者,還要針對供給面開放,還是該回家翻翻經濟學教科書,參考前車之鑑為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