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強勢美元,世界經濟大震動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揮別強勢美元,世界經濟大震動
十年來,美國第一次宣佈美元要成為「不強勢貨幣」,這對一向依賴美國出口的台灣有什麼影響?要回答這問題,必須從美元「由強轉弱」的那一刻故事,開始...

十年來,美國第一次宣佈美元要成為「不強勢貨幣」,這對一向依賴美國出口的台灣有什麼影響?要回答這問題,必須從美元「由強轉弱」的那一刻故事,開始說起。
美國財政部長史諾(John Snow)應該從未料想到,他的名字會被全球財經界拿來作文章。5月11日,史諾坦承:「一般來說,弱勢美元將促進出口,美國的出口會因此走強」。幾天後,在與八大工業國財政官員會晤時,史諾再度明確表示:「我們對『強勢』美元的定義有改變,『強勢』的意思是人們對你的貨幣有實質信心,而不是相對其他貨幣有較高價值。」
金融市場對此的反應相當明快:「美元宣布『下雪』(snow)啦。」在幾天內,歐元兌美元的匯率從1.14美元升至1.18美元;自今年3月中旬美伊戰爭開打以來,歐元對美元的匯率已升值了11%,竄升的幅度和速度驚人。
美元要揮別強勢地位,有美國人自己提昇經濟的需要,根據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估算,當美元的平均貿易加權值(相對於十大工業國貨幣的價值)貶值10%時,美國的GDP將可望在第一年成長0.4%,在第二年成長1.2%,並在第三年成長0.9%──三年加總下來共有2.5%的加分效應。對亟欲「拼經濟」以求明年連任順利的布希政府而言,走貶的美元加上大規模減稅計畫,是一帖在短期內鎮痛解熱的特效藥。
但美元如果長期趨貶,將對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帶來生活和工作的深遠影響。以台灣為例,在消費方面,歐洲進口的貨物會變貴,Gucci皮包和BMW汽車將讓更多人可望不可及。在出口方面,台灣銷往美國的商品會愈來愈缺乏價格競爭力(因為競爭者的香港和中國貨幣釘住美元),許多產品可能會加速移往中國進行生產;新台幣如果相對人民幣升值,也會引發另一波資金西進中國的風潮,就業市場的調整壓力更大。在投資理財方面,更多人會捨棄過去以美元為尊的作法,增加以其他貨幣持有的資產部位,包括歐元、澳幣和紐幣,尤其是保本型的投資人。

**貶值壓力來自高額貿易赤字

**但話說回來,為何美元強勢那麼久,卻突然在此時決定「陣前棄守」?專家指出:美元貶值的壓力來自於難以忍受的貿易赤字。2002年,美國的國際貿易赤字創下歷史新高,達到4357億美元,佔美國總體經常帳(current account)赤字的86.55%。包括日本、歐盟和大多數的亞洲國家,都對美國保持大幅貿易出超,尤其是去年經濟成長率高達8%的中國。布希政府希望藉由「不再強勢的美元」增加對外出口,提振疲弱的美國經濟,並迫使其他國家分攤「提振全球經濟」的責任。
依照常理,一個國家貨幣匯率的維繫,有賴於國家財政與企業財務體質的健全。貨幣是一種交易媒介,買方與賣方透過它藉以交換彼此的財貨(good)和勞務(service);美國如今一年有超過4000億的貿易赤字,代表的是美國本身所提供的財貨和勞務,不足以和其他國家進行交換,每年差額高達4000多億美金。這筆錢該怎麼支付?如果印太多鈔票,會有通貨膨脹危機,於是過去10年來,美國向其他國家吸金,讓全世界都來當美國的債主和股東,才能彌補整個國家在財務流量(financial flow)上的缺口。如果把美國比喻成一家公司,從它提供給國際市場的商品交易情形來看,這家公司已連續虧損了許多年,近來的虧損金額更怵目驚心;為了解決每年的財務缺口,這家公司只有靠不斷的增資和舉債,推出各式各樣的金融商品來換取外界資金。
換言之,目前美國源於貿易逆差的高額經常帳赤字,得要靠大幅度的金融帳(financial account)盈餘才能彌補缺口。過去10多年來,美國每一年會出現多少經常帳赤字(deficit),就會大致相對應出現同樣數量的金融帳盈餘(surplus);全世界每年都要對美國政府和美國企業挹注資金,才能保持美元的強勁走勢。這是一種「奇異的循環」:日本、歐盟、中東各國與中國從美國身上賺到的錢(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重新回流到美國,以各種美元資產的形式支撐美元匯率,形成財務流量的微妙平衡。

**信心缺乏,美元反轉不易

**
如果美國的金融帳繼續保持盈餘,縱使貿易赤字與天比高,對美國也不會構成問題,這是過去美元維持強勁的秘密。但除非各種美元資產(例如Nasdaq股市的股票)能讓人永遠放心,否則這種微妙平衡無法長久維繫。除了境內仍有恐怖分子襲擊的威脅,去年從安隆(Enron)案到世界通訊(WorldCom)的假帳事件,美國企業的誠信度已讓全球疑慮,連帶降低美國公司股票的吸引力。雖然道瓊工業指數自11723的高點以來已跌了30%, 但S&P 500企業的平均本益比仍有34倍(1987年的黑色星期五美股大崩盤時,這個數字僅為24倍),美股依然處於歷史上的相對高檔;倘若企業的獲利前景還有烏雲,投資人也難以被說服在此時進場大買股票。另一項消化國際爛頭寸的關鍵美元資產,是美國政府的信用工具,包括政府公債與國庫券;但由於美國政府當前的財政赤字,相當大一部份來自中東戰爭以及全球軍事部署,許多地區的投資人可能也不想買單。
歸根究柢,美元匯率有賴美國政府與美國企業,能否繼續對全球創造良好的信用(credit);當信用出現問題,高額貿易赤字就會成為貨幣的不可承受之重。「匯率說穿了是一種『信仰』,」從事外匯和債券交易12年的建華銀行固定收益小組召集人鄧哲夫觀察,日本、中東和歐洲人都不再想如往常那樣持有美元,「坦白說,我看不到美元有反轉的理由。」

**美國購買力衰退引發連鎖效應

**
最重要的是,「貨幣走貶」難以減輕美國的貿易困境。中國在去年的對美貿易順差高達1031億美元,是美國最大單一貿易逆差國,今年第一季的逆差更創下246.7億美元歷史新高,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0%;但人民幣匯率緊盯美元,美元走貶對輸往美國的中國商品價格毫無影響,倒可能對其他亞洲貨幣造成貶值壓力,「從跟中國的貿易情況來看,美國的破洞太大了,」摩根士丹利公司的經濟學家謝國忠並不諱言:「美元的貶值對改善貿易赤字沒啥幫助。」
相對於美元升值最多的主要國際貨幣是歐元,如果歐洲央行因而被迫調低利率以因應情勢,對促進全球景氣的效用也可能難以樂觀,「期待歐元區的消費能抵銷弱勢美元的影響,是不切實際的,」長駐倫敦的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CSFB)經濟學家卡勞(Julian Callow)警告。
而弱勢美元對台灣的資訊電子業者來說憂喜各半。「美元走貶對我們的影響相當有限,」明基電通財務長劉維宇解釋,以明基為例,包括液晶面板和半導體晶片在內的關鍵零組件向來以美元進行採購,全球各地的產品也多半用美元報價,加上大多數工廠都設在人民幣緊盯美元的中國,「新台幣相對美元升值1元,對我們的收益影響還不到0.1%。」比較需要擔心的,是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可能因弱勢美元而減少支出,當美國國際購買力衰退而導致的連鎖反應,才是台灣業者的惡夢。
強勢美元難以維持,但能接手美元任務的貨幣尚未誕生。有鑑於歐洲本身的經濟停滯,歐元的強勢恐怕會引發更多疑慮。如果全世界的投資人沒有其他選擇,在繞了一圈之後,最終仍有可能把資金停泊回美國──只要不是在明年總統大選之前,布希政府(或新的總統當選人)對此都會相當歡迎。但國際經濟前景混沌不明,美元的兩難走勢,正反映全球經濟的結構性困境。
台灣人購買美國貨的成本可能會降低,但也許我們也同時縮水了薪水袋。美元如果真的要開始弱勢十年,我們都得好好準備應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