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急著找工作!

2003.06.01 by
數位時代
不要急著找工作!
如果把時光拉回三、五年前,我們對自己是不是企業或組織的「必要人才」,泰半了然於胸;但今天,每個人都會懷疑自己是否有因應時代需求的技能,中年進...

如果把時光拉回三、五年前,我們對自己是不是企業或組織的「必要人才」,泰半了然於胸;但今天,每個人都會懷疑自己是否有因應時代需求的技能,中年進修的人愈來愈多、職務輪調的際遇也愈來愈頻繁。
中年辭職,進修社會學與管理學,並成為「非美系」管理大師的英國學者韓第(Charles Handy)指出:這種對自己能力的不確定感,來自企業和組織運作的不確定;而這種「不確定」既是必然、也無可躲避,「因為我們身處變動的年代!」他說。
沒有人知道,美伊戰爭是不是真的結束,更沒有人知道,我們何時能擺脫SARS病毒的威脅,昨日的成功經驗,對於解決明天的問題,都沒有太大的幫助,甚至可能構成危害。
那麼,工作者如何調適自己,活在這變動的世界?

**學習找出答案的過程與方法

**
韓第指出,整個世界--由組織、生涯、學校到社會,都必須進行某種程度的「再創造」。「我們真正必須學習的功課,是學會以某種新方式來看待人生,」韓第說,對於現代的工作者而言:個人的飄泊之旅正在眼前展開。
先問自己一個問題:有沒有時間提高自己的水準?韓第認為,關鍵在於如何設定水準的標準,「不以追求『夠好』為滿足,而以『儘量最好』為目標。」他建議,把眼光放到自身以外,並多與非同類型的人交談,如此才可以避免自滿與虛假的安適感。
而在變動的年代裡,每一個人都必須認真以對的課題是,要能夠從真實世界中學習,韓第自己就說,求學時期所學的東西,現在多半已經不記得了,該學習的不是「答案」本身,而是「找出答案」的過程與方法。
變動年代所衝擊的不只是個人面對自我定位的挑戰,工作世界的面貌正在眼前產生大幅的變化,顯而易見的是失業人口數量的不斷上升,然而,韓第指出,經濟不景氣不是罪魁禍首,這只是企業長期發展過成中短暫現象,「全球市場競爭加劇,才是促成這股趨勢的主因。」

**用不同顏色的區塊規劃生涯

**
組織改組這件事,變得稀鬆平常。企業組織都積極地進行自我分散的工作,讓組織變成比較自給自足的單位,也許是策略事業單位,或者叫利潤中心,也可能成立為子公司,組織需要更輕盈的體態來面對變動。
韓第預言,裁去非核心人員的「大擠出」(great squeeze-out),會越來越普遍。組織將變成一個「社群」,而不是一份「財產」,組織裡的人變成是「成員」(member),而非受雇者(employee),追求組合式生活,會變成一種工作新文化。韓第以同樣的道裡告訴自己的女兒,「不要找工作」:不應該急著找一個組織階梯往上爬,或者沿著一條專業路徑前進,而是應該去發展某種產品、技能或服務,然後把這些資產匯集起來,再為自己的「資產組合」尋找客戶。換個比喻來說,就像記者或是建築師一樣,工作者必須把一份份的「作品」放在檔案夾內,然有才有「樣本」來推銷自己。
組織如果想留住最好的人才,就必須不斷提供一系列的好角色,當然,若被吸入組織的最內圈,個人以也必須能夠拿出最佳的資產組合。韓第認為,過去多數人都把自己的生涯想做是「一條直線」,不論是工作、家庭、生活樂趣,而且希望這條線能夠一直向上發展,編織出美好的人生。但組合式生活的趨勢,將促使人們改採「圓圈型」的思考模式,像一個大餅圖,用不同顏色的區間來規劃自己的生涯。

**是工作是學習也是生活

**
也因此,每個人都要把自己變成「自我經理人」,管理個人資源的配置。在以往,「學習」、「工作」與「生活」,被區分成三個階段,但現在,三件事是同時並存。因此,比較有意義的思考方式應該是「向前移動」,而非「向上移動」,藉著變換對象的合作,增長經驗,組織對個人的意義也轉變為「個人創新、公司支持」。
當然這樣變化不是每個人都能適應,當老板、從屬關係、例行公事消失之後,的確會讓許多人陷入茫然的狀態,然而,「無論結果是好是壞,絕大多數的人都將過著這種組合式的生活。」韓弟直言。
「時間與命運摧殘體貌,但意志堅強。我們奮鬥、尋找、探索、不屈不撓。」希臘古詩奧迪賽(Odysseus)主角對水手們的召喚,當你覺得自己正在創造世界時,往往會比發現自己只是在複製世界更加興奮。
SARS之後,全球化競爭不會停止;以穩定的心應變「變動的時代」,你會比較快樂,也比較接近成功--一種自己決定、而非別人定義的成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