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個Party,歡迎結束隔離的人

2003.05.15 by
數位時代
辦個Party,歡迎結束隔離的人
這次台灣對抗SARS的過程,讓我每天都非常震驚。我們從裡面可以更清楚看到台灣社會的面貌,抗疫中會出現的缺失,正反映出台灣社會的長期問題。以官...

這次台灣對抗SARS的過程,讓我每天都非常震驚。我們從裡面可以更清楚看到台灣社會的面貌,抗疫中會出現的缺失,正反映出台灣社會的長期問題。以官方的居家隔離政策為例,裡面有很多細節執行上的困難,政府好像都沒有想到;國家的行政力無法辦到的事情,傾向用提高懲罰去執行政策,去怪罪民眾不遵守規定到處跑,是不可能成功的。

**重新發揮社區的正面力量

**居家隔離政策,事實上預設了很多對家庭不太實際的刻板定義。我們的居家隔離好像都沒有想過單親家庭,如果家長被隔離了,小孩的接送該怎麼辦?如果是一個人獨居生活,居家隔離又該怎麼做?如果是貧窮的家庭,家裡沒有單獨的房間供隔離者居住,該怎麼辦?我們好像也預設了家人是會彼此互助的,所以居家隔離完全是「家務事」,政府是要來監督你有沒有做好的,其他的照顧自然會有家人幫忙,卻沒有想過家人是會「不合」的,家庭成員對潛在帶原者的歧視,可能是更嚴重的。這些是政府插不上手的地方,但現在也缺乏社會的力量投入協助。
這是我們希望集合學界和社會團體,成立「社會安全抗疫聯盟」的原因。在目前的抗疫過程中,我們有病理上的對策研究、有心理學界的支援,唯獨在社會這個環節,基本上是完全空的。官方對社會或社區的想像,除了提出社會要團結抗疫的空洞口號外,就是用賞金鼓勵社區成員,去告發違反居家隔離規定的民眾;在官方的想像裡面,社區除了互相監視之外,完全沒有互相協助的功能。這對長期的抗疫工作是有害的,也讓被居家隔離的人更加焦慮,他/她好像是住進監獄,不但得不到幫助,還要受到警察和鄰居的集體監視。
我們希望協助社會,重新發揮社區的正面力量。所謂的社區力量,不見得是地理上的社區,如果今天你的同事、同學或朋友要居家隔離,你可能會想有哪些事是可以幫忙對方的,這就是社區的力量。共同生活在同一個社會中,有很多事情是大家可以彼此幫助的,但需要方法、步驟和資源,也需要有人示範一些有創意的作法。今天如果有人要進行隔離,能不能有義工團體組織起來,每天打電話給對方加油打氣?在你的朋友隔離結束後,有沒有可能大家幫他/她辦個Party,用辦喜事的心情幫對方熱鬧慶祝?
我們不可能一方面用鼓勵告發的方式分化社區,一方面還期望社會可以自動團結。社會的團結需要有人去串連,用實際的工作發揮影響力,不能只是一句空話。面對不可知的疾病,人們往往是最脆弱、最恐慌的,只有集體的互助力量,才足以長期對抗SARS的蔓延,也只有真正的社會團結,才能建立可靠的社會安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