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漢城與台北

2003.04.15 by
數位時代
SARS,漢城與台北
雖然醫學專家紛紛出面減壓,但人人心中陰影卻揮之不去。嚴格來說,這是我們長期身處經濟低氣壓裡,高度「不安全感」的外延效應——正因為我們在SAR...

雖然醫學專家紛紛出面減壓,但人人心中陰影卻揮之不去。嚴格來說,這是我們長期身處經濟低氣壓裡,高度「不安全感」的外延效應——正因為我們在SARS沒來前就已身心脆弱,一場SARS才會帶來如此恐慌。看看對景氣較不敏感的年輕人,一樣快意面對人生,你就知道這心理因素帶來的效應有多大。
既然台灣社會真正的問題是在「心理」面,那我們不妨來看看一個「年輕」的城市,他們如何看世界、想世界、計劃人生,這個城市就是漢城。
看過電影《淚的小花》的老一輩台灣人,對韓國的印象多半加不了分,數十年來,軍人統治的政府永遠和勞工、學生進行無休止的爭鬥,催淚彈、自焚、苦情、不認輸,種種悲酸印象,總在你準備消費韓國產品時掠過心頭,因此韓國貨天生賣不了高價。

**壞到深處,就是變革的契機

**
但時代輪流轉,這下子時光魔手卻好似站到了韓國這邊。5年來,韓國脫胎換骨,漢城的企業與城市風貌丕變。二次戰後40年不變的漢城,突然變成全球最有自信的城市,街頭上少男少女的陽光笑容說明一切。對比這20年來朝氣蓬勃的台北一下墜入失去信心的深淵,漢城的轉變不得不引人好奇。
就在SARS初發疫情的三月底,《數位時代雙週》總主筆王志仁走訪漢城與韓國4座大小城市,完整捕捉了漢城人引導韓國轉變的各個面向——正是「壞到深處時,進行激烈而徹底的改革」,帶動了漢城企業圈的世代交替,迸發創新思惟,使原本底子不錯的韓國經濟轉危為安;而正是這新生力量的沛然莫之能禦,漢城改變40年的老人當政傳統,足以拮抗全球經濟衰退的不安全感。
漢城的經驗,給予台北其實啟示良多。在全世界城市競賽中,台北原本比漢城享有更多的優勢,台北的國際化經驗也比漢城早,台北金融界儲存的民間資本更比漢城多太多。台北現今困境的源頭,是在谷底期欠缺「大改革」的力量——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一再畏縮於改革之路,企業家過度陶醉於過去十年的成功,都是引發社會身心俱危的關鍵因素。
而漢城的例子也足以啟發:只要國家根本的競爭基礎沒有動搖,「壞到深處,也就足以啟動變革的力量」,台北今天的萬念俱灰,其實已經醞釀再起的契機,而依照漢城的經驗顯示,下一次台北和台灣人如果能從新站起,將會是在政治、經濟、產業、社會、觀念上全面的世代交替,我們將看到「年輕人」全面取代現有當權者,策動深遠而自信的國家轉型。
這期的封面故事「新雙城記」,正是基於這樣的用意,我們在漢城經驗裡找到自己奮發的軌跡。
「漢城的自信,是屬於漢城人的,」由漢城回來的《數位時代雙週》副總編輯陳炳勳說:「我們還是珍惜台北,台北一點都不比漢城差。」
希望這場SARS,會是今年台北和台灣的「最後一場憂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