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什麼會站在美國那邊

2003.04.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為什麼會站在美國那邊
最近美國在德、法兩國帶頭的反戰浪潮之下,而且在沒有聯合國的批准之下,仍然出兵攻打伊拉克。台灣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在國內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其實,...

最近美國在德、法兩國帶頭的反戰浪潮之下,而且在沒有聯合國的批准之下,仍然出兵攻打伊拉克。台灣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在國內引起相當大的爭議。其實,從第二次大戰之後,全球有兩個大區域已經默默的進行產業競爭五十幾年了:其一乃是以美國為中心的亞太地區(含美國、東亞與東南亞諸國),另一個則是以歐洲為中心的地區。從這種大區域之間的競爭而言,我國應該有的態度其實很清楚:我們應該站在美國這一邊;因為我們將指出:亞太地區戰後之所以得以繁榮,乃是得利於美國所建立、維持的交易平台。另外,從大區域的角度理解亞太地區產業發展的理路,除了對於國家的定位之外,對於擬定正確的產業策略是很重要的。
在上一個千禧年即將結束的時候,有一些預言家預測,未來將是亞洲國家的世紀。其實,如果我們從大脈絡審視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產業發展,亞太地區老早就已經凌駕以歐洲為中心的地區,其證據如下:戰後新發展出來的重量級產業有半導體、消費性電子產品、資訊電腦、生物科技以及最近發展出來的網際網路相關產業等。除了生物科技產業不是很明顯之外,這些新興產業的重量級角色,幾乎都集中在美國西部、日本、台灣、南韓與新加坡。

**整合亞太地區的公開平台

**
亞太地區之所以有比較好的表現,說穿了其實是因為:戰後,在亞太地區,沒有任何像法國那樣驕傲的工業化國家,想挑戰美國的盟主地位;尤其,有侵略別國前科的日本也乖乖臣服於美國的腳下,不敢懷有二心。因此,亞太地區有一個秩序明確且穩定的平台,可供大家施展身手。另外,做為一個老大,美國也是一個比較「心術純正」的老大,所以它所架構的平台,可以讓參與的國家之間有良性的互動。
有一個特性很能顯示美國比較級的心術純正:它對別國沒有領土野心。例如,在1876到1915年這一段瘋狂的「帝國主義」時期,英、法與德國的領土分別增加了400萬、350萬與一百多萬平方哩左右,義大利和小小的比利時,也各取得將近100萬平方哩。可是美國只取得區區十來萬平方哩,主要是奪自西班牙在菲律賓與中南美洲的殖民地。而且我們應該注意的是,美國奪取上述殖民地其實可以理解成是一種防衛性的動作:美國雖然沒有興趣殖民,但是如果有其他帝國主義在它的周遭經營殖民地,它會覺得這是一種挑釁或威脅。
同時,美國對自己的壟斷性廠商,也會用反托拉斯法加以修理。例如,眾所周知,美國政府最近使盡力氣企圖限制微軟濫用其壟斷力量,甚至想分割之。歐洲如果有像微軟這種大企業,視為國家的光榮唯恐不及,遑論修理它!歐洲國家雖然有反托拉斯法,但是,說穿了,都是用來修理美國與日本大廠商的!
近年來,歐洲國家如火如荼的擴大聯盟,為世所矚目。殊不知,美國早就已經用它所建立的平台,默默的把亞太地區整合在一起:戰後先整合日本與四小龍可以視為整合的第一階段。
另外,早在二十幾年前,以第一階段的成功經驗,又吸引東南亞國家與中國加入此一平台,因而開始進入第二階段的整合。
由以上的說明可知,目前亞太地區的優勢之一乃是:這個地區在美、日與四小龍的帶動下,先進國與後進國已經有良性的互動;尤其,除了美國是上面所說「善」霸之外,日本與四小龍可以說都頗為自制:日本不像歐盟工業化國家,老是喜歡挑釁美國;另外,除了南韓之外,其他的三小龍,可以說都沒有反日與反美的情緒。

**長江後浪推前浪

**
美國所架構的亞太地區的平台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優越性:新的廠商比較有機會去挑戰老大的壟斷企業,使整個亞太地區出現「長江後浪推前浪」的現象,充滿活力而且生生不息;相對而言,歐洲則是為老大企業一直盤據的經濟體系,缺乏活力。我們可以用半導體產業來說明,為何「長江後浪推前浪」是亞太地區的特色:歐洲著名的半導體廠商如飛利浦(成立於1891年)與分出英飛凌(Infineon)的西門子(成立於1847年)都是百年以上的公司。然而,美國著名的半導體廠商如英特爾、美光、超微與國家半導體等等,完全都是戰後才成立的新公司;除此之外,美國的半導體公司陸續受到日本、南韓與台灣的後起之秀的挑戰。
在亞太地區,新的廠商比較有辦法加入市場的原因有二。其一,如前所述,美國對自己的壟斷性廠商,也會用反托拉斯法加以修理,尤其不准它們用不公平競爭的手段封殺新廠商。其二,新的廠商比較可以利用區域內的代工者,挑戰老大的企業。例如,戰後,運動鞋業原本為西德廠商Adidas與Puma所主宰;Nike則是在1964年由兩人成立的小公司,Nike之所以可以打敗Adidas與Puma,乃是可以援引東亞(先是日本,後為台灣與南韓)的代工能力。
前述的分析告訴我們:「抱住美國人的大腿」其實並不離譜;因為,現實而簡單的說,美國確實是一個「值得」追隨的老大,台灣戰後的卓越表現,受惠於美國不少。除此之外,在國家與產業競爭的大策略方面,前述的分析還告訴我們底下幾個涵意。
從國家與產業競爭的角度來看
其一,任何擬定產業策略的人,都必須認識到本文所分析的兩大區域的競爭態勢。例如,由前述的分析可知,亞太地區其實是一個比較有活力的地區,前景比較看好,因此,比較值得加碼投資。
其二,最近興起擴大東南亞國協的討論,這其實是昧於歷史情勢的可笑言論,因為美國早就已經用它所架構的平台,有效整合了亞太地區了。
其三,由於中國、北韓與回教國家多少有反美情緒,亞太地區還是有潛在的威脅;然而這些潛在威脅當中最重要的還是在於中國。從理性的角度,中國其實沒有必要以美國為假想敵,因為美國其實是一個「善」霸,而且加入美國的平台顯然有利於中國。何況從感情的角度,侵略中國的主要是日本與歐洲帝國主義。在這種情形下,如果中共政權還執意玩弄反美情緒,我們必須提醒中共負責任的考慮到底下的風險:在中國的帶頭之下,北韓等這些有反美情緒的國家,可能會有樣學樣,或者覺得可以見縫插針;其次,另一個風險則是:可能會刺激日本的軍國主義復燃。也就是說,中共如果玩弄反美,會引發亞太地區的進一步動盪。因此,我們認為,中共應該對亞太地區抱持負責任的態度,不要玩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