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花旗人陳聖德,為何揮別Citibank?

2003.03.15 by
數位時代
20年花旗人陳聖德,為何揮別Citibank?
在過去一、二十年間,負笈歐美攻讀MBA的學生返台後,選擇工作的第一志願多半是外商,於是金融界的新起之秀紛紛湧入花旗銀行(Citibank),...

在過去一、二十年間,負笈歐美攻讀MBA的學生返台後,選擇工作的第一志願多半是外商,於是金融界的新起之秀紛紛湧入花旗銀行(Citibank),在行銷的領域中,則以寶僑家品(P&G)獨領風騷,成為人才的強力磁石。
因此在這兩家企業中,位階最高的兩個台灣人,不但成為台灣企業界知名的意見領袖,也是MBA學生心嚮往之的成就典範。
巧合的是,這兩位在外資企業拚命近20年的台籍將材,雙雙選在2003年開春不久的同一個禮拜辭職,引起了一陣波瀾。其中任職花旗銀行台灣總經理的陳聖德,率領財務長李鍾培等逾十位高階主管一起跳槽中信金控,在媒體的大幅報導下,已然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然而,已由台灣寶僑升任寶僑全球副總裁的韋俊賢,卻因為負責業務遍及中港台,並非常駐台灣,反而沒有引起太多的注目。
其實,韋俊賢的驟然離職,比起陳聖德的「擦搶走火」,更值得關注。不但由於在國際級企業的心目中,台籍菁英在行銷領域的價值,遠勝於在財務範疇的價值。同時,韋俊賢在寶僑的地位,也勝過陳聖德在花旗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寶僑在行銷界執全球的牛耳,但是花旗雖然在消費金融名聞遐邇,但是由陳聖德領軍的商業銀行企業金融,還趕不上高盛以及摩根士丹利等投資銀行在資本市場的尊榮地位。

**人才市場流動的推擠效應

**在寶僑的美國、瑞士以及台灣公司都待過的韋俊賢,是寶僑全球職位最高的華人,這幾年負責寶僑大中華的發展策略,他在大陸的時間在行銷界的地位,和另一位同為寶僑出身,帶領肯德基在大陸市場超越麥當勞的蘇敬軾難分軒輊。但是在大陸本地人才輩出的情況下,韋俊賢地位岌岌可危的說法,不久前已經在行銷圈中流傳,也顯示大陸人才接班的火焰,已經從中階幹部,蔓燒到最高階經理人。由於外資企業往往是「用過即丟」政策最快也最徹底的實踐者,外資企業對台灣背景菁英的推力正在形成中。
無獨有偶的,陳聖德的離職,所凸顯的台灣金融界人才流動的兩大趨勢,一個也是外商銀行裁員陰影下的推力,另一個則是金控瘋狂成立下所形成的拉力。
和行銷人才面臨同樣推力的台籍金融人才,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價值日益衰減。其實由於台灣金融市場的欠缺成熟,在亞洲的市場中,地位原先就不如東京、香港以及新加坡,因此在台灣投資的國際金融機構偏向商業銀行業務,而且除了花旗等深耕已久的重量級選手外,其餘較小的商業銀行紛紛在90年代後期關門大吉,撤離台灣。投資銀行進入台灣的歷史更短,直到90年代前期,高盛等公司才在台灣設立辦事處,即使如此,在台北辦公室的也只聘請一、兩名投資銀行家,其餘多半是證券分析師以及證券經紀人員。
在大陸熱興起之後,市場樂觀認為大陸亟需台灣的金融人才,其實不然。雖然花旗及匯豐兩家商業銀行,仍有由台灣派駐的代表,但是在賞味期限較短的投資銀行,曾經分別代表JP摩根及里昂叩關大陸市場的劉奕成和李宏德,在短短兩年之間紛紛打退堂鼓回到台灣。其實,最近幾年無論是華爾街投資銀行或是人才的搖籃──歐美首屈一指的商學院,大陸人才多如過江之鯽,往往是台灣背景的十倍有餘,要找台灣人幹嘛?

**台籍金融人才回流

**
保險業是台灣人才中國夢最璀璨的地方,許多大陸的外資保險公司,都是靠台灣的保險人才開疆拓土,打下江山。然而仔細觀察,這些人才,例如帶領友邦人壽成為大陸最大外資保險公司的「大陸保險教父」徐正廣和安泰人壽最近派駐大陸的重兵,多半都是業務行銷人才,真正擅長財務領域的寥寥無幾。其中最有名的平安保險投資長王銘陽,在短短六個月的時間內就撤退。原因很簡單,外資已不再需要台籍財務人才,如果為純粹陸資工作,誰真的敢為充滿地雷及流彈的財務報表簽字背書?
因此,台灣金控集團,最近可以挖掘到許多人才,首先必須感謝外資金融機構策略轉向造就的推力,讓在外資的台籍金融人才逐漸回流。早在消息曝光之前,陳聖德離開花旗的傳聞已有一、兩個月的時間,顯然他還試圖以每年60億元的業績和紐約總行攤牌,做困獸之鬥,然而顯然在花旗的發展藍圖中,台灣的地位與日下滑,因此看不出有太大的挽留誠意,只要想想花旗在上海黃浦江邊興建摩天大樓的計畫,以及派駐台灣的新任總經理份量,台灣的失寵顯而易見。
然而,台灣金融業高階人才何其幸運,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的金控公司,產生了需才孔亟的壓力。除了建華金控早就窖藏了許多來自外資的人才,中信金控和富邦金控更是快馬加鞭,從外資重金禮聘策略長以及財務長,即使是以保守經營、升遷緩慢著稱的國泰金控,為了留住有策略視野的人才,拔擢40出頭的李長庚擔任金控副總暨策略長,同時延攬長期在海外投資銀行工作的劉奕成擔任其助手。再加上分別加入人壽及投顧的何力生以及錢雋仁,讓國泰金控也開始洋溢著一股外資風味。

**創新產品的能力

**
然而有外資經驗的人才,就能夠讓金控脫胎換骨嗎?花旗銀行等外資銀行,可以說是靠著好招牌,關係以及平台的鐵三角而無往不利,其中最難建立的「平台」就是「產品創新能力」以及「全球交易系統」。其實本土銀行的招牌已經不賴,關係恐怕更在外商銀行之上,挖角的主要目的,就是平台,尤其是產品。
例如中信銀在3年前延攬當時花旗銀行財務長利明獻加入行列之後,在外匯及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市場佔有率飛增,可見創新產品的威力。但是另一方面,這次從花旗銀行一次帶槍投靠十個人,不但邊際效益遞減,同時這批新血並非都以產品見長。這次大規模的跳槽,雖然對花旗的傷害很大,對中信金控的加分效果還在未定之天。
尤其過去的例子顯示:加入金控的人馬,不但往往出現對組織文化水土不服的症狀,連業務推展也顯得處處掣肘。畢竟,在外商工作有如皇親國戚在上林苑或是楓丹白露園獵,範圍小而且武器精良、隨從眾多,效率較高;然而加入本國金控後,有如單槍匹馬進入森林狩獵,自然大失準頭。
其實觀察這次陳聖德的跳槽,頗有因為媒體披露而擦搶走火的意味。原先計劃由花旗跳槽的高階經理人,遠不止16個人之譜。陳聖德也在消息曝光後笑稱薪水少了1000萬左右。不過最值得注目的是陳聖德是擔任子公司中信銀的總經理,而非金控的總經理,以國際上金控母公司的高階幹部地位凌駕子公司總經理的慣例,中信金必須為陳聖德在金控找個職位,否則即使陳聖德得到辜仲諒的全力支持,即使中信銀是中信金控最大的獲利來源,面對中信金控一字排開7位副總的陣仗,還有昔日部屬利明獻擔任另一家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業務又重疊的情勢,需要他更高的政治智慧來斡旋。這也可為等待跳槽的其他經理人之鑒,千萬要條件談妥才上陣(Jump on the bandwagon)。
或許更令人關心的是,在歐美投資銀行圈中,目前層級最高的兩位台籍菁英──高盛證券的宋學仁以及摩根大通的郭明鑑將何去何從,因為他們的身價,將比前一波外資人才還要高上好幾倍,他們的影響力更是不容小覷。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