緯創,和它的供應鏈兄弟們

2003.03.15 by
數位時代
緯創,和它的供應鏈兄弟們
時間就是金錢」的體會,沒有人比代工業者體會更深。 「從去年開始,出貨的標準由『983』提升至『982』!」緯創資通董事長特助吳思本指出。...

時間就是金錢」的體會,沒有人比代工業者體會更深。
「從去年開始,出貨的標準由『983』提升至『982』!」緯創資通董事長特助吳思本指出。
從「983」到「982」,意味著從接單那一刻起,98%的產品,要由3天出貨時間,縮短到2天內完成,也不過兩年多前,產業的標準還是「955」(95%的貨,5天內完成)。「別小看這一天的差距,中間運作的複雜性超過想像,」吳思本說,當大家都能生產出一樣東西的時候,比的就不是產能的規模有多大,而是整個供應鏈的效率有多高。
一般PC代工業者的淨利率約為5%,但PC業所用的零組件,平均每周單價就下跌1%,多留一周庫存在手上,等於吃掉1/5的淨利。除了零組件的價格變動,客戶端也因為PC成長力道趨緩,希望減輕庫存壓力,訂單通常給得又急又趕,「所以我們不再是客戶下單才動作,在下單之前,就要有90%的準備,」緯創資通全球製造管理廠長鄭書絮說。

**供應鏈的群聚生態西移中國

**
台灣代工業者的方法,就是盡可能地就近採購原材料和電子零部件,建立本地化供應體系,以削減後勤成本、縮短對市場的反應時間、降低運輸成本,過去20年間,從汐止到新竹約100公里的群聚生態,以靈活的彈性、中心衛星工廠體系,發展了台灣獨樹一格的全球運籌經營體系,造就了台灣矽谷的傳奇,隨著代工業者將產能西移中國,同樣的群聚生態也在珠江三角洲及華東大上海區域重現。
從上海出發,經由滬寧高速公路前往昆山,若不是工廠牆外的簡體字樣,以及顯得空曠的天空,車窗外風景與新竹科學園區,或是龜山工業區,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整齊的廠房並排著,載滿貨品的卡車一樣進出不斷,車距兩小時內,可以找到所有筆記型電腦需要的零組件。
然而,看似類似的模式,內涵卻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
以廣達、仁寶、鴻海為例,採取的是垂直整合的模式,以主要股東身分,掌握下游廠商的動態,一方面確保零組件供貨的穩定性,另一方面,則希望以所謂的「一次購足」(one stop shopping)的優勢,爭取品牌大廠的訂單,這也是近來業界的主流,然而,當市場不佳、產能過剩的時候,垂直整合就成了負擔,一位業界人士就說,廣達投資TFT-LCD廠廣輝電子的情況,是一個證明。

**從線性變成多向網狀的互動模式

**
「供應鏈必須化繁為簡,讓彼此選擇空間變大,」緯創資通總經理鄭定群說,供應鏈的關係不僅是訂貨和交貨的買賣關係而已,雙向的資訊流通和信任,才能使整條供應鏈的合作關係更緊密,彼此的存在都能幫對方創造更多價值,「與其說是供應鏈,我更願意用夥伴關係來形容,重點是互利,而非控制。」
但緯創則嘗試另一種途徑,選擇關鍵性零組件公司,以不超過20%的持股比例,進行投資,家數則以不超過20家為原則,讓原本單向線性的互動,變多向網狀的模式。
「我們稱之為『open campus』(開放式家園),」鄭定群解釋,跟垂直整合最大的不同點在於,這樣的做法可以讓雙方可以了解彼此的成本結構,供應商也可以對外接單,上下游都達到營運最大化的好處。
緯創華南廠區總經理曹之楠指出,目前比重最大的筆記型電腦為例,所佔的成本,就將近60%,因此只要能掌握住材料的價格狀況,就能大幅降低生產成本,但普通的合作關係,很難掌握核心業務的細節,然而一旦參與經營,很多狀況就變得透明,他比較改用開放式家園模式前後的差異,「成本可以再節省1/3。」
緯創在廣州中山的據點,是第一個開始推動開放式家園概念的地方。
大門圍牆內,是緯創中山一廠及二廠,負責生產主機板及遊戲機,另外部份產能提供給同集團的建碁使用,而圍牆外,相臨的廠房,幾乎都是緯創的協力廠商。
距離緯創中山廠不到5分鐘的一家零組件廠,大門邊牆上掛著金色鏡面的「Wistron Campus member」的牌子。「我們是1998年跟著緯創一起過來落戶的,」協昱電子製造部經理張元杰指著曹之楠,笑著告訴訪客。協昱電子主要產品是筆記型電腦螢幕與主機間,負責傳輸訊號的同軸線,員工近1000人,因為距離近,工廠缺貨補料只要一通電話,馬上可以到廠處理。
協昱的客戶除了緯創之外,還包括仁寶、廣達,去年3月,又將據點擴展到昆山,比較起垂直整合的型態,張元杰說:現在沒有人能對產能訂單做保證,「生存要靠自己,觸角廣一點總是好的。」

**延伸觸角讓資源一步到位

**緯創與下游的結盟,不只是追求物流與資訊流的分享整合,讓雙方可以相互查詢資材進出狀況,更重要的還有行銷業務面的合作,結合彼此資源,共同參與競標,同時也協同進行產品設計,提供客戶更完整的解決方案。
「不一定是代工廠給下游生意,下游反過來也可以替代工廠帶來機會,畢竟大家接觸的層面不太一樣,」鄭定群透露,一樁印表機大廠的單子,就是經過下游的牽線,而順利取得。
其實不只是緯創,包括鴻海、華碩、光寶、神達、台達都有類似的舉措,鴻海投資諾基亞北京星網工業園區,光寶、台達也在東莞地區建立一定的產業聚落,「各家用的方法也許各有差異,但努力讓資源能一次到位的目標,卻是一致的,」鄭定群評論。
台灣代工業者這樣的模式的確有其殺傷力,就連停工一年再度復工的全球電子代工廠偉創力(Flextronics),也在上海嘉定複製這樣的模式,將邀請10到15家印刷電路板等零部件廠商進駐工業園區,強化後勤支援能力,這是偉創力過去在全球佈點時少見的舉動,偉創力的目標,就是要追擊台灣的代工業者。
團結力量大,有力量,就有速度,就愈接近決勝的奪標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