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的冬天

2003.02.01 by
數位時代
華為的冬天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任正非,原本在解放軍的研究部門做事,1988年在深圳創辦華為技術,主攻通訊設備,包含固網和無線都有,是大陸少有技術見長的公司...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任正非,原本在解放軍的研究部門做事,1988年在深圳創辦華為技術,主攻通訊設備,包含固網和無線都有,是大陸少有技術見長的公司,有「中國的思科」封號。
文革初期讀完大學、父親曾被關到牛棚批鬥的任正非,本人十分低調,從不接受採訪,但寫文章的功力卻非常高竿。在華為內部的刊物《華為人報》上,他經常發表文章,談的多是對公司前景及市場趨勢的看法,〈華為的冬天〉就是其中之一。
在這篇2001年初登出的文章,他一開始就大潑冷水,指出華為將來一定會失敗,過去多年即使再努力,失敗這一天終究會來,這是企業必經之途,但是內部員工卻沈醉昔日成功而不自知,加倍危險。
接下來,他列舉全球通訊市場急速萎縮的現象,以及多家重要業者在短期內兵敗如山倒為例,強調華為必須強化體質,做好內部管理,包含做事要一次做對,讓有能力和拼勁的人承擔更多責任、以及淘汰不適任的幹部和員工。
像這種看衰公司、不諱言把問題拿出來談的老闆,真是不多見,而且談得有內容,是文章受歡迎的原因。華為的獲利率在15%到20%,遠比聯想和海爾等知名企業高,尚且如此戒慎,其他公司要和員工溝通憂患意識,不用暴露自己缺點,只要拿〈華為的冬天〉給員工看就行。

**受害、偏執、找問題

**
任正非很像英特爾的葛洛夫,年輕時受過苦難,個性相當偏執(paranoid),認為疼痛對身體不是壞事而是好事,代表身體有地方不對勁,可以早點找出對症下藥。他們不介意當壞人,講難聽的話,逼迫員工置死地而後生。
差別在於,葛洛夫從共產國家匈牙利逃到美國,才有機會一展長才,任正非留在中國就能做這件事。過去5年,華為還大舉進攻海外市場,在任正非的號召和文章鼓舞下,一批批不到30歲的華為幹部,銜命前往東南亞、中東、非洲和南美等第三世界市場,最近兩年更進入西歐和北美一級戰區,與思科、諾基亞和北電網絡等公司正面摃上。
中國發展資本主義不久,企業經營管理仍算新學問,但是像任正非這樣有危機感和雄心的企業家,將大幅縮短這門課的學習曲線。他們不做代工,不以國內市場為限,積極研發技術並拓銷海外,一旦羽翼飽滿將是其他國際大廠的冬天來臨之時。
不過,在這一天到來前,華為得先度過自己的冬天。1月24日,思科在美國提起訴訟,控告華為侵犯它的多項技術專利,要求華為停止出貨並賠償,華為則罕見地主動發出新聞稿駁斥。
思科等於承認華為是夠份量的對手,而對保障智財權聲名狼籍的中國來說,如果華為打贏官司,則可幫中國洗刷污名,華為本身也打出國際知名度。
無論如何,華為怎麼拆招應對,將是中國企業競逐海外的範本,這一宗官司的後續發展值得觀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