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台灣都要拿第一

2003.01.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和台灣都要拿第一
「不要以為在台灣成功,到中國大陸就會成功;但若在台灣做不成功,去大陸就一定不會成功,」問及去中國的投資經驗時,目前是裕隆集團主要舵手的嚴凱泰...

「不要以為在台灣成功,到中國大陸就會成功;但若在台灣做不成功,去大陸就一定不會成功,」問及去中國的投資經驗時,目前是裕隆集團主要舵手的嚴凱泰斬釘截鐵如是表示。
當大家都只把焦點放在裕隆的大陸行時,嚴凱泰從沒忘記必須維持自己的台灣優勢,「裕隆在台灣的成功模式與研發經驗是根本,」他指出,經過重新定位,轉虧為盈的裕隆汽車,已跳脫過去純粹幫日產汽車(Nissan)的組裝代工模式,如今裕隆的亞洲技術中心,已成為日產研發體系的重要一環。
轉變,來自於國際汽車產業趨勢與台灣市場的壓力。

**壓力下的創新模式:水平事業群

**
第一道壓力來自1998年以來國際大車廠的合併狂潮,「400萬俱樂部」就是描述當時若年產量未達400萬輛,就難以生存的殘酷現實。擔任裕隆汽車執行副總經理,同時也擔負汽車水平事業群橫向連結重任的陳國榮分析,目前世界六大車廠已佔有全球84%的佔有率,「大才能生存」趨勢,讓根植於台灣彈丸之島的裕隆汽車,必須想辦法讓自己在汽車產業的國際分工體系中,取得一席之地。
第二道壓力,則來自台灣汽車市場的衰退。10多年前,台灣整體汽車市場規模有57萬台,而去年卻已降至34萬,因此裕隆要靠汽車領域持續壯大,除了走中國、東協等國際化策略外,勢必不能只靠汽車本業。元大京華投顧汽車產業研究員張世澤分析,汽車零件與維修等周邊產業,毛利率比製造銷售汽車高出兩、三倍以上,絕對是個潛力雄厚的市場,而裕隆針對此衍生出的新經營模式,就是以「多元聚焦」為策略的汽車水平事業群。
「100年來,從未有車廠提供移動過程的解決方案,這是一個機會點,」陳國榮以推出才半年的水平服務TOBE服務為例,就是從解決車主憂慮的面向出發,承諾在TOBE系統平台的保障下,若汽車失竊、被拖吊、未能提醒車主超速照相,或是救援服務來得太晚,費用均由裕隆支付,甚至車輛維修期間還提供代步車服務車主;甚至還在此平台上附加生活育樂的元素,如提供車主餐廳食宿、生態旅遊導覽,甚至解決金流問題,車主可直接在車上預定美食名產或住宿。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裕隆的水平事業可說是跳脫「規模經濟」(Scale Economy)走向「範疇經濟」(Scope Economy)明顯實例。規模經濟強調「規模大就是美」,重點在產品市場佔有率;而範疇經濟強調的則是「消費者的完整經驗才是美」,講求個人(或消費者錢包)的佔有率,為了提供更多與「汽車生活」相關的服務,明年將陸續於新店、新莊成立汽車城市旗艦店(AutoCity),打造如汽車百貨公司的場所。
這些與「行」相關的種種研發,是裕隆近年一直強調的「移動價值鏈領導者」呈現。在陳國榮的詮釋中,這屬於「生活產業」一環,過去從沒有一家國際車廠願意在此做細緻研究,「大車廠都朝汽車行動辦公室的e化角度切入,而裕隆做的是與移動生活相關的研發,」陳國榮認為,這個移動價值鏈經營得是否成功,是裕隆得以與其它國際車廠產生差異,把自己與國際汽車分工體系勾得更緊密,也是未來是否能把經驗複製至中國大陸的利基。

**以台灣優勢佈局中國大陸

**
中國,是現在外界最看好裕隆爆發力的地方。
嚴凱泰認為,台灣最好的能力,是知道如何與世界級的大企業合作。他表示,早在1978年中國大陸開放以後,裕隆就發現自身的優勢在於與外國車廠的互動,以及將產品在地化、添增附加價值的能力。
至於中國佈局的下一步,嚴凱泰則認為對的產品、對的合作夥伴以及好的銷售通路管道,是維持競爭力不墜的三個關鍵。
如與國際其他車廠相較,由於集團與中國領導階層有深厚淵源(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吳階平為嚴凱泰舅舅,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為集團董事長吳舜文姐夫),裕隆集團在中國大陸最大的優勢是,不僅擁有「製造」資格,更多了一張得以掌握「銷售通路」的許可牌照,若再加上其他的汽車周邊如中古車、保險、貸款融資執照,難怪中概收成股中,裕隆是最具爆發力的閃亮新星。
從紡織起家,以汽車產業為核心,再加上朝高科技投資延伸的裕隆集團,是國內前10大企業體。在全球未來景氣混沌,企業以保留現金為上策的經營環境下,俯瞰裕隆版圖,過去5年,或許為你所忽視,未來10年,卻絕對值得你定眼注目。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