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晶生技逐夢三部曲

2002.11.15 by
數位時代
微晶生技逐夢三部曲
突然間,大家都談生物科技,翻開報紙,標題上的生物科技幾個大字,像是宣告社會請多關心注意。新聞熱門表示產業人氣旺盛,資金充裕嗎?實健醫療掛牌上...

突然間,大家都談生物科技,翻開報紙,標題上的生物科技幾個大字,像是宣告社會請多關心注意。新聞熱門表示產業人氣旺盛,資金充裕嗎?實健醫療掛牌上市卻增資不順引發財務危機;從工研院技術團隊獨立出來的賽宇生技、華聯生技,尋覓金主一波三折;懷特新藥被迫下修增資價位,50元的增資價位硬生生打了對折……。
從這幾家生技公司的狀況來看,對以研發為主的小型生技公司來說,籌資、增資的辛苦,幾乎是半夜會嚇醒的夢靨,麻煩的是,這場惡夢可能還挺長的。

**有實力,一看就曉得

**
今年9月,國際科學期刊《BioTechniques》上,刊出一篇來自台灣探討生物晶片技術的論文,這是台灣的生技公司首次發表在SCI(科學文獻引用索引)的期刊,這家台灣公司就是微晶生技。
1999年,黃國城和幾位同是生物醫學背景的好友創立微晶生技,平均不到40歲的他們,湊足1千多萬,在40坪的公寓裡創業,開始投入發展生物晶片。他說,當時的想法很直觀,因為看到生技環境逐漸蓬勃,不論是基因、蛋白等研究,都需要大量應用檢測的生物晶片,因此微晶初期以生物晶片切入生技市場。「問題在於我們沒有名人、財團的光環籠罩,說自己擁有技術,誰願意相信?」黃國城說。
自承是平民創業的微晶,想出的解決之道是,和中研院教授白果仁合作技術轉移,一方面取得部分技術、資源,更重要的意義是替開創期的微晶找到背書。
和多數技轉的公司一樣,微晶自己得花很多經費與人力去提昇技轉技術,而且速度要快。研究單位不感覺時間的緊迫,但每個月固定要燒掉上百萬的微晶可是很急的。
「做生物科技靠的就是專利和發表論文,這才是實力,一看就曉得,根本不必多講,」黃國城對於論文發表在國際期刊的興奮,遠大於同月因生物晶片載體產品獲得經濟部頒發的創新研究獎。即使微晶的研究水準獲得各種肯定,但是錢還是在燒,技術填不飽肚子。
「坦白說,我們就在等開發基金進來,」去年底微晶向行政院開發基金申請投資,開發基金預算先卡在立法院、後又遇上開發基金修改審查機制,黃國城雙手一攤說:「只能繼續等」。

**兼顧階段性利益與長期目標

**
微晶的主要營收是以contract research(委託研究)型態做實驗代工,「contract research靠的就是實力,有沒有名氣不重要,」黃國城解釋微晶能發展實驗代工的原因,也因為如此,實驗代工佔了微晶7成的營收。生醫博士出身的總經理曾驥孟帶著研發主管跑業務,他們坐下來和客戶談的都是實驗設計、實驗流程,旁邊的人聽起來,不像一般談生意倒像學術研討會。
雖然如此,「名氣」卻也是微晶目前的困境,主力研發的檢測用生物晶片耗材,因為品牌知名度不足,難以和國外大廠競爭。「生物晶片耗材常和檢測機器綁在一起,就像墨水匣和印表機,其他品牌很難進入,」一個多月前剛接下行銷重任的黃國城,現在滿腦子都是要讓微晶趕快賺錢。
看清自己的劣勢後,微晶採取了雙管齊下的策略,其一是繼續以專利和論文發表建立品牌形象。目前在北美行銷已經有初步成效,如果順利以專利、學術包裝成功,目前已生產的生物晶片產品將有2到5年生命週期,其他廠商進入的門檻也高,可以取得短期的優勢。
另個長期策略是建立中草藥科學化分析平台。微晶利用已發展的五個生物科技子系統整合成Phytogenetics MPV(草本植物藥物篩選鑑定專利技術平台),能夠準確找出中草藥複雜組成裡的有效成分,「這是微晶長期累積的價值,我們很有信心,」黃國城對這個新藥開發的長期發展信心滿滿。
在步向新藥開發的長期目標前,微晶要以實驗代工累積技術經驗,靠生物晶片創造階段性價值。因為實驗過程中必須使用生物晶片耗材,勢必將帶動耗材成長,微晶認為這正是累積優勢的正向循環。

**時間才是競爭對手

**
「我最不喜歡人家問競爭對手,生技研發不是這麼回事,要說競爭對手,不如說和時間競爭,」學生時代熱衷學運的黃國城帶著些許激昂憤慨,他說,就算同樣研究肝炎治療,成果也絕不同,既不衝突甚至還可能互益。至於真正要競爭的,人才是一部份,但資金更要緊,沒有資金支持,長期的生技研發幾乎不可能。
黃國城在他擔任總編輯的《培養基月刊》裡寫著:「台灣發展生技到底是要以研發為主?還是行銷包裝為主?是以上市上櫃為目的?還是以科學知識為基本價值?」對於生技產業的現況,他有些微忿、著急,但他還是引用鄭南榕的名言:「心情平靜、鬥志高昂」,表示他要為生物科技以及微晶繼續打拼的心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