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路藝術街區 紐約SOHO上海版

2007.01.15 by
數位時代
泰康路藝術街區   紐約SOHO上海版
SOHO,是紐約曼哈頓的休士頓路以南(South of Houston Street)舊工業區的縮寫字母,原本是紐約的工業區,二次大戰後,低...

SOHO,是紐約曼哈頓的休士頓路以南(South of Houston Street)舊工業區的縮寫字母,原本是紐約的工業區,二次大戰後,低廉的租金,吸引了大批藝術家到此創業。直到一九七三年,紐約市長立法將SOHO列爲保護區。自此,SOHO成了紐約時尚文化和歷史文化的特色景區。高雅藝術與大衆消費相結合發展的模式,促進了SOHO的再生與繁榮。
無獨有偶,相隔半個世紀,在大西洋彼岸的上海,也出現一條泰康路藝術街,號稱紐約SOHO區的「上海版」。
有著八十餘年歷史的泰康路原本是一個馬路集市,在改造之前破爛不堪,路面遍佈著坑洞,街道兩邊的建築也是一片破敗。一九九九年,藝術家陳逸飛利用泰康路的廢舊倉庫建起了工作室。隨後,爾冬強、黃永玉等人先後來到這裏,讓泰康路從一條默默無聞的小街成爲了藝術街。
泰康路的藝術氣息吸引許多人慕名而來,尤其到了週末,有著不同口音、不同膚色的外國人穿梭於泰康路的巷弄之間,真會令人有一種置身紐約SOHO區的感覺。
只不過,有了知名度之後,麻煩事就會尾隨而來,這似乎是中國普遍的商業定律,即便是藝術領域,也不例外。泰康路高人氣的背後,同時存在著許多急待解決的問題。

**租金上漲——藝術家無力負擔

**
過去,中國一些藝術家們爲了潛心創作,搬到偏遠或荒廢的舊廠房內工作,這些舊廠房因爲融入了藝術家靈感,而顯得與眾不同。現在,泰康路的店面一位難求,租金價格水漲船高,從改造之初,每平方公尺不過人民幣三或四毛錢,上漲到現在將近三元,短短數年間漲幅高達十倍,使得許多從事創意工作的SOHO族,在租金的壓力下搬遷;相反地,一些服飾店、小吃店等跟創意沾不上邊的店家,倒是堂而皇之的進駐了泰康路,形成一種奇怪的風景。
不只房租,這一年來,中國原物料和人工的成本上漲,對於有創意卻還無法量產的SOHO工作室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來自丹麥,隨丈夫移居上海的塔吉(Trine Targett)在一九九九年泰康路發展初期就來到這裡,開了一家名為「JOOI」(取「如意」諧音)的店,生產手工製作的服飾、提包和家居用品。塔吉不諱言,當初之所以來上海創業,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看好中國廉價的勞動力,但是現在不同了。
「我們賣的刺繡抱枕,一個要人民幣七百七十五元,中國沒有多少人能接受,但是這種刺繡需要花上一個工人七整天的時間,現在有技術的工人一直漲價,攤下來一算,在中國生產高品質的東西,成本一點都不低。很多人以為我們是暴利,其實大多數的時候,我們真的是虧到要掉眼淚。」JOOI行政總監徐雯委屈的表示。

**公然仿冒——創意不受保護

**
然而,對於中國正在興起的「創意階級」來說,經濟上入不敷出還不是最可怕的,中國人普遍對於知識產權的不重視,隨處可見的仿冒品,才是戕害創意生命力的頭號元兇。
徐雯表示,很多人不是直接跑到店裡來拍照,偷取設計概念,就是在網路上販賣仿冒品,前一陣子甚至有一家店直接開在他們的樓下,公然賣仿冒JOOI的商品。這樣明目張膽的剽竊創意,讓徐雯感到既氣憤又無奈。
「大公司每年都會編列「打假」的預算,但我們沒有這種實力。而且,與其花精力去抓他們,還不如設計更新的東西,或是提高技術門檻,讓他們無法仿冒。」舉例來說,「JOOI」過去賣的沙發靠墊,都是先在布料市場買原料,然後送到工廠加工,現在則是買了白色底布以後,自己印上設計的圖案,再送到工廠,雖然這樣一來,成本增加了三倍,但是對於遏止仿冒,確實有一定的效果。
這也許是中國的創意產業先行者必須面對的共同問題:儘管具備了所有創新的元素,但是因為欠缺市場性,和政策保護的利基,只有咬牙硬撐,等待有朝一日能夠做出自己的品牌,就像藝術家陳逸飛、設計師呂越等人一樣,一掃成名之前的陰霾。
問題是,中國已經來到世界舞臺上,中國市場也已經成為世界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還需要一再演繹這樣艱辛痛苦的過程嗎?
紐約通過立法,留下了SOHO,也形成了獨特的時尚。橫在中國政府眼前的問題,恐怕是加快腳步,強化知識產權保護,讓創意產業在進行技術革新的同時﹐也得以分享新創企業應得的利潤。唯有這些條件就位,更多的創新才會接踵而至。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