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所欲不逾矩,震旦行創造辦公室未來觀

2002.11.01 by
數位時代
從心所欲不逾矩,震旦行創造辦公室未來觀
窗外一派藍天白雲,震旦行辦公家具事業部總經理李中光一把摔入德國進口的工作椅,用力起臥來示範它的貼身與柔軟,「百業蕭條,專業經理人心情不能蕭條...

窗外一派藍天白雲,震旦行辦公家具事業部總經理李中光一把摔入德國進口的工作椅,用力起臥來示範它的貼身與柔軟,「百業蕭條,專業經理人心情不能蕭條,」他說。
震旦家具這座落成不到一個月的新展場,正面面向松山機場起降跑道,一架架737像飛鳥一樣,一天來回300多次,留下道道弧線。450坪的玻璃帷幕辦公空間,大片採光外加一家正式Coffee Shop,讓初來的訪客無不羨慕,但也不禁投下好奇的疑問:「不是不景氣嗎?這樣的投資能回本嗎?」
對李中光來說,他承認這是一個冒險,但「不冒險卻看來是更大的風險」。由信義路老總部搬到新家,震旦行希望透過「擬真辦公室」的陳列,讓客戶和設計師真實感受「一間好好規劃的辦公室,如何能激動人心」。說擬真,可不是說著玩的,李中光和他的7位主管級同事,就真的在裡頭上班,他的辦公桌、會議桌和招牌Wilkhahn牛皮工作椅,都是由過去用了6年的老大樓辦公室搬來,「耐用,經得起歲月折騰,就是震旦的賣點,」小平頭的他咧嘴笑道:「我的辦公設備就是見證。」而為了更擬真,震旦還在玻璃轉角處吊了兩座鞦韆,只要是客戶公司老闆來參觀,李中光總會邀他們實地去盪一盪。
在台灣辦公家具市場上,老牌的優美家具長期佔據龍頭位置,年營收18.2億的震旦行直到去年才趕上優美,成為國內市場第一名。雖說當了老大,李中光可一點都沒有「江湖老大」的喜悅,「流血競爭太激烈了,」他指出:「光是去年中信局的政府機關採購價格,就被殺了整整40%。」舉凡政府辦公家具採購,一律透過中信局統一招標,政府訂立一樣的尺寸式樣規格,卻沒有辦法依品質來分別計價,致使一堆小廠拉低整體採購標價,讓過去政府單位採購金額曾佔到營收3成的震旦行大大吃不消。
傳統的經營法則備受挑戰,震旦家具一步步試著找新路子,期望在左衝右闖下開創新局。第一步,就是「區隔消費者」,把單單只考慮「預算」的客戶移開,全力主攻能夠感受「好設備可以提升生產力」的客戶。李中光碰到專程來參觀的客戶,總不忘邀請他們只要企業有活動,都可來這借場地,除了現場具備震旦自有、進口品牌的辦公和會議家具,與明基電通(BenQ)合作架設的數位化電子設備(由無線區域網路到液晶、電漿、投影顯示器)一應俱全,「台灣不是沒這樣的老闆,只是沒受到刺激而已,」總經理李中光指出,最近就有一家電子公司,願意花1500萬元台幣買700張員工座椅。
其次,則是和日本共榮(Kioei)合作開發出更符合新職場需求的辦公家具,做台灣趨勢的領導者。過去10年隨著企業工作內容的彈性化和效率化,辦公家具其實也必須跟著做調整,例如企業常常混合「功能」(部門)和「任務」(專案)組織而形成的矩陣式管理,就常常需要拆卸與組裝辦公家具,此時家具的零件就必須設計成「共用式」的構件(例如用在椅子上的螺絲,也可用在櫃子),在結構上也必須方便快速拆解,而色調和顏色則必須在大多數環境中皆能使用。震旦和共榮合作的大甲一萬坪鋼製品工廠以及其他2座鋁製、板類工廠,如今主力都在大結構體的生產,零件和組件則分包給外包工廠,居間串聯的則是震旦和日本共榮的研發團隊,「這樣的model,震旦可是在台灣遙遙領先,」醉心辦公家具、中年還去攻讀了個交大應用設計碩士學位的總經理室特別助理鄭正雄指出。此外,震旦也運用在開發和製造上累積的彈性生產能力,與美國設計公司結合,互惠設計、生產一系列「大師品牌」的新辦公家具,期許在「品牌」和「設計」雙管齊下的模式中,掌握新潮概念的客戶群。就在10月中,震旦行就和曾任飛利浦(Philips)設計顧問與Knoll家具首席設計師的美國費斯壯(Dale Fhnstrohm)與麥考伊(Mike McCoy)合作,召開「FOTO」(Future Office, Team Office)系列辦公家具的發表會,這套由ABS塑料材質和可移動屏風、可收納椅櫃、多功能吊架組成的套裝辦公家具,瞄準著「機動」、「時髦」、「活潑」性格的中小型客戶而來,費斯壯和麥考伊負責設計,台灣震旦行則負責把設計圖實際製作成成品,開發完成後,台灣震旦行擁有台灣市場的銷售權,這是我們開拓全球市場的第一步,」鄭正雄指出。
走出震旦辦公家具的「震旦City」大樓,你會記得飛機、電漿電視、好喝的咖啡、鞦韆?還是舒服倚靠的椅子、修長的桌子、隨處可拖動的事務櫃(外側有一個投信口)?也許都是,也許部份是;但你肯定的是:多麼想忘掉自己現在的辦公室。「和一位員工因不愉快工作而流失的的薪水相較,辦公家具的成本其實是最低的,」李中光總經理提醒。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