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全球科技黃金10年

2002.08.15 by
數位時代
再見!全球科技黃金10年
今年,恐怕全球都要有過苦日子的準備了! 以科技產業衰退為核心的全球不景氣,時間之長、幅度之深,超過預期。歷經90年代末期,以科技產業爆發式...

今年,恐怕全球都要有過苦日子的準備了!
以科技產業衰退為核心的全球不景氣,時間之長、幅度之深,超過預期。歷經90年代末期,以科技產業爆發式成長所引導的新經濟,創造出高成長、低通貨膨脹的「非理性繁榮」;不料進入21世紀後,科技產業跳躍式的成長,進入平緩的高原期,使得經濟成長缺乏強力火車頭,企業裁員、關廠、預算凍結……,早已不是新聞,新經濟的神話破滅,讓科技股大本營Nasdaq今年至今,已向下修正接近4成。
除了美國企業的財報弊端,究竟,全球科技產業怎麼了?
這一波不景氣,主要來自推升科技產業主力的企業IT支出,始終不如人意。根據IDC的統計,全球企業的IT支出,在歷經去年的大幅衰退後,預估今年IT支出也只不過成長3.7%,達9810億美元,其中資訊硬體更衰退4%,根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統計,截至今年第1季為止,全球科技產業營收已經連續衰退4季,衰退幅度分別為10%、17%、22%、18%,與過去動輒兩位數的成長相比,科技產業已不再得天獨厚的擁有爆發性成長。
缺乏創新科技應用,是這波產業大回檔最主要的原因。過去,由於PC的運算速度不斷突破、筆記型電腦陸續走入每個人的背包、手機用戶快速增加、Internet的相關應用越來越多……,由各種創新技術所扮演的殺手應用(Killer Application),總能不停創造出大幅的消費需求。而在全球分工、科技化生產下,產品能夠快速複製生產,充沛的產量、快速下跌的價格、新產品不斷問世以及被消費者接受,良性的循環使得產業空前繁榮,成了新經濟論者引以為傲的高成長、低通膨。

**缺乏刺激消費的創新產品

**
但是,缺乏殺手應用,則使新經濟成了一場大災難。當一般使用者已感受不到PC速度突破的意義,而人人都有手機、筆記型電腦、PDA以及寬頻網路後,下一個能夠讓消費者掏腰包購買的科技產品,卻遲遲無法誕生,新經濟所上演的繁榮假象,就跟著結束。去年,發展25年的PC、4年的手機,同時出現史上首度衰退,使得科技產業的成長,少了兩根強有力的支柱,相關PC硬體、週邊、通訊、半導體、網路設備等產業,跟著受傷不輕。
從缺乏創新應用開始,效應就好比一道道骨牌,陸續產生了惡性循環。在缺乏創新應用,消費需求無法刺激出來,過去不斷擴充的產能,就顯得過剩,進而使廠商投資腳步更顯得保守,並裁員、減薪因應不景氣,導致消費者的荷包減少,更不願意消費。
在90年代末期,扮演新經濟火車頭角色的美國,現在這樣的骨牌效應,特別明顯。
由於企業進行投資產能,資金來源大多數來自銀行貸款,從銀行貸款餘額的消長情形,可以清楚看到企業的投資態度。90年代末期,由於Internet及通訊相關的題材興起,美國IT產業走入大幅成長期,各家廠商莫不把擴廠生產作為當務之急,在2001年前,企業大幅進行投資,以及銀行給予高度的融資,美國整體企業貸款餘額水漲船高,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自1998年至2001年之間,光是美國的通訊業,借款餘額就增加到4100億美元。此外,根據FED統計,從1998年11月到2001年2月,長達27個月的時間,美國企業貸款餘額年增率都保持在兩位數以上,積極投資的腳步明顯。
但這樣積極擴張的產能,在消費需求不振下,就成了過度投資。摩根士丹利就指出2000至2001年,美國企業的IT支出中,高達1300億美元是浪費的,Gartner更進一步指出,全球每年2.7兆美元的IT支出中,高達20%是浪費支出。在產能供過於求的狀況下,美國企業開始大幅縮減投資,根據FED統計,儘管2001年來連續11次降息,銀行基本放款利率也同步降低,美國企業貸款餘額今年以來,卻不斷走低,從1月起,連續5個月在1%以下,其中5月的年增率更只有0.04%,與過去兩位數的成長有天壤之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則指出:在企業支出不振下,儘管家庭與個人的消費已經明顯成長,但仍然無法支撐起經濟復甦的力道。

**超額投資的企業開始嚐到苦頭

**
除了美國企業大幅投資外,持續投入的國外資金,也是10年榮景的關鍵。FRD統計,這段期間,雖然美國儲蓄率由9%降至0.9%,但資金水位卻持續成長,M2及M3年增率都提高至10%以上,主要就是來自國外資金的挹注。
美國能夠吸引國外資金,主要來自經濟成長的活力以及健全的財務制度,但在科技產業成長不明,假財報事件越演越烈下,國外資金也開始撤出美國。儘管目前美國儲蓄率已提高至3.1%,但6月M2及M3年增率卻下滑至7.63%及7.22%,M3年增率更是32月以來新低。根據高盛(Goldman Sachs)統計,今年前4月,歐洲企業對美國直接投資,從去年同期的398億美元,減至39億美元,國際資金已陸續撤出美國。
除了國外資金退出美國,國際企業在美國的支出,也同樣在減少。例如,德國媒體巨人貝塔斯曼(Bertelsmann)旗下的藍燈書屋(Random House),已投資3億美元的紐約曼哈頓區總部,今年秋天將到期,資訊費用也已投資1億美元,目前都將有可能暫停。
高度樂觀的成長預期,以及超額的投資,使得以美國為主的全球科技業,吃足苦頭。《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近來就在專欄中指出,道瓊指數在萬點以上的高點時,企業樂觀的預期與投資,使過剩的產能,還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消化,「當時有人樂觀的預估,道瓊將一路衝到36000,現在這個預估,希望只是多個3而不是多個0。」
從雲端摔入谷底的科技產業,正歷經高度成長後的衰退,然而就如同過往每一次經濟循環,跌落谷底後,必然會有一波成長,而下一次科技產業的成長動能,答案還是在於殺手級應用何時出現。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