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與賞鳥間自由遨翔

2002.08.15 by
數位時代
在工作與賞鳥間自由遨翔
清晨七點,薄霧籠罩、鳥鳴啁啾的關渡自然公園河堤。 「聽聽看,總共有幾種鳥的叫聲?」郭達仁問得周圍一群賞鳥菜鳥各個面面相覷。 「有沒有聽到...

清晨七點,薄霧籠罩、鳥鳴啁啾的關渡自然公園河堤。
「聽聽看,總共有幾種鳥的叫聲?」郭達仁問得周圍一群賞鳥菜鳥各個面面相覷。
「有沒有聽到有種鳥在叫著:『雞骨頭加酒』?那是紅嘴黑鵯。」郭達仁精彩的賞鳥導覽揭開序幕。他曾經介紹他的一位牙科患者辨別紅嘴黑鵯的叫聲,這位業餘也兼任九華山義工的朋友後來與他爭辯:錯了,哪裡是「雞骨頭加酒」,紅嘴黑鵯明明叫著「觀世音菩薩」。
「大概因為九華山的鳥吃素念佛的關係。」大夥兒笑成一片,這位冷面笑匠絲毫不為所動,繼續他幾可亂真的模仿口技:「巧克力、巧克力(白頭翁的叫聲)…。」鎮日為病人整治牙齒,電鑽的噪音顯然絲毫無損他「聽音辨鳥」的敏銳聽力。
郭達仁是個奇怪的醫生。當台灣許多醫生忙著打進政商名流圈建立人脈,他獨愛遠離塵囂、用自然野趣結交朋友;許多醫生侃侃談論生財之道,郭達仁的言語中充滿哲理與禪機。「為什麼五十而知天命?」這位年過半百的牙醫參悟:「因為知道天命不可為。」
郭達仁的身上交雜著許多豐富的元素,一個幽默可親、病人提起他總會不自覺的露出笑容的牙醫師;一個超過20年資歷的賞鳥專家及台北市野鳥協會創會會長;像傳統知識份子般,晚睡早起、勤於閱讀。

**一堂改變人生的鳥課

**
生長在醫生世家的郭達仁,按著聯考分數進入北醫牙醫系。當上牙醫之後,郭達仁在偶然的機會下,得知圓山動物園正在招募義工,向來喜歡自然的他,自此跟「鳥」結下不解之緣。
郭達仁報名了圓山動物園義工訓練課程,動物園提供了認識各種動物的訓練課程,其中關於鳥的課程,讓他眼睛一亮,郭達仁第一次發覺鳥的世界如此有趣,就這樣一頭栽進野鳥世界。
民國69年,台灣根本沒人知道賞鳥是什麼。郭達仁憑著動物園給予的粗淺訓練,自己找了各式各樣關於鳥類的書籍閱讀,休診期間就到野外記錄各種野鳥足跡,就這樣,他成了台灣賞鳥的先驅。而郭達仁帶點雞婆的熱心,總期待能有更多人一起來享受美好的鳥類世界,在幾個同好的支持下,民國73年成立台北市野鳥協會。
「我先幫你們打開一扇賞鳥的窗,」郭達仁在帶隊賞鳥時,總會告訴參與活動的人,只要打開這扇窗,就有機會讓大家對鳥產生興趣。
也因為賞鳥的緣故,郭達仁發現野鳥數量減少,跟環境污染、破壞有極大的關係。為了保護鳥的棲地,也就是自然生態,郭達仁也成為台灣自然保育運動的老前輩。

**從自然找到平衡

**
郭達仁把工作和興趣分得很清楚。跟一般開業牙醫一樣,郭達仁每天至少看診8小時。回到家,夜半10點才是他興趣的開始,閱讀、寫作,直到深夜2、3點才入寢,隔天一早,7點鐘左右起床。除了賞鳥,閱讀也是他生活的重心,「時間是自己找的,沒有藉口不讀書,」每天花4、5個鐘頭讀書的郭達仁樂在其中。
最近,郭達仁正在撰寫關於「始祖鳥」(編按:始祖鳥是文獻記載中最早的鳥類)的文章,當他從達爾文物競天擇的進化論開始,幾乎把國內外始祖鳥的相關記載都翻過一遍。
跟著郭達仁到野外賞鳥,他總會適時的提出對自然及知識的領悟,「多讀書不是要變得有學問,是要讓視野變得更廣,」郭達仁認為。
也許是沉浸自然太久,郭達仁也很難精確的描述從賞鳥、從自然中得到了什麼。但最清楚的感受,是對鄉土的眷戀。「我不會移民,」他說,當許多醫師賺到錢往國外移民時,郭達仁卻因為鳥,而跟自己生長的環境越親越近。
進入野鳥世界20多年來,郭達仁曾經為了「鳥事」,拉下鐵門休診。但千萬別以為這個「別有鍾情」的醫生難免生意冷清,郭達仁的約診簿很難找到空檔,「喜歡我的病人就跑不掉,」郭達仁的工作哲學,其實就是「誠懇」二字,該做的療程,從不馬虎,但是不必要的醫療,也從不加諸在患者身上。
「只要賺該賺的錢,醫生一個月幾十萬的收入已經很愉快了,」對郭達仁來說,享受自然、擁有知識是人生最大的財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