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直接通匯大門開啟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兩岸直接通匯大門開啟
怎麼看,長久以來,「戒急用忍」都像一道無形的緊箍咒。層層的管制,延緩但無法阻擋台商到中國投資的腳步,卻流失了台灣的競爭力。 但這樣的窘境,...

怎麼看,長久以來,「戒急用忍」都像一道無形的緊箍咒。層層的管制,延緩但無法阻擋台商到中國投資的腳步,卻流失了台灣的競爭力。
但這樣的窘境,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已逐漸在改善當中,關鍵則是金融制度的開放。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由財政部主導的兩岸金融往來政策,用意就是在積極開放的同時,也能兼具有效管理。其中,開放銀行OBU(Offshore Banking Unit,國際金融業務分行)與中國直接通匯,是最重要的關鍵。

**不受外匯管制

**
去年8月,財政部第一波開放OBU與外商銀行在中國的分行、中國銀行海外分行,以及海外的中國法人、團體、機構、個人金融業務往來,正式開啟了兩岸直接通匯的大門。
第二階段在今年1月,更進一步開放OBU中國地區金融機構及中國法人、團體、其他機構、個人金融往來。但由於中國當局尚未開放四大商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商業銀行),因此,目前台灣的OBU只能與其他小型商業銀行通匯。
而OBU的業務範圍,則包括收受客戶存款、辦理匯兌、信用狀簽發與通知、進出口押匯及託收、代理收付款項及同業間往來。
目前,台灣廠商在OBU的開戶資格,以境外公司為主。一般而言,台灣廠商境外公司註冊的登記地,通常為英屬維京群島、貝里斯、模里西斯等免稅地區,擁有境外公司後,透過台灣本地銀行提供的OBU服務,廠商就可直接與中國通匯,並不受到外匯管制。
財政部金融局副局長蔡慶年指出,這項開放措施,便於台商利用海外公司在中國大陸進行投資、貿易,具備了省時、省錢及免課稅三大好處。
過去,如果台灣廠商要匯款至中國,必須要先在第三地(如香港、新加坡或紐約)開戶,將錢從台灣匯至第三地,然後再匯至中國,等於同樣的手續進行2次,最快也要1天,而且還得派人長駐第三地,無論在時間或成本上,都沒有效率。現在,只要在台灣擁有OBU業務的商業銀行開戶,就可進行與中國的匯款。
上海商銀OBU資深經理林志宏舉例,過去與中國的匯款,必須付2筆手續費或通知費,每筆金額約20至30美元間,現在只要付一筆即可,而且只要半天時間。

**廠商的資金調度中心

**
此外,過去企業如果需要查閱帳戶資料,必須要前往開戶的第三地才能進行,現在,在台灣就可查到帳戶資料,而且利息所得完全免稅,在時間與成本都減少的情況下,銀行匯款與存款業務量也隨著增加。
尚未開放OBU之前,由於考量到成本與時間的關係,台商從中國匯出的美金,往往保留在第三地的帳戶,並未再匯入台灣,對台灣十分不利。由於台商前往中國投資已是必然的趨勢,因此,財政部在主導這波OBU開放時,政策方向就是使台灣成為廠商的資金調度中心。
「加入WTO,快速提升了兩岸政府的思維,」林志宏分析。
影響所及,自從去年開放OBU的大陸通匯業務後,海外台商資金回流明顯增加。根據中央銀行統計,到3月底,擁有OBU業務的68家銀行中(本國銀行38家,外商銀行30家),全體OBU非金融機構存款達131.91億美元,成長2%,同時是連續第3個月成長。
林志宏以上海商銀OBU為例,3月份開戶數比去年同期成長4成,而且,明顯增加的是服務業的客戶。「未來,將更進一步到個人,」林志宏預言。
雖然台灣的金融政策逐漸開放,但前往中國投資風險仍然不小。根據中國現行的政策,要從中國匯出資金,只有3個管道,第一是購買原物料與設備(要有進口許可),第二是經營有實際獲利,分配盈餘可匯出,第三則是償還外債(要先有外債登記證)。
中國當局層層的管制,都說明了前往中國投資的高難度。也因此,在前往中國投資之前,就得要先做規劃,包括幾年可獲利、盈餘要如何分配等,以免到時錢無法匯出。除了到銀行開OBU帳戶外,也可找銀行幫忙事先規劃,才能降低風險,提高勝算。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