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轉彎處,發現愛與美

2002.04.01 by
數位時代
在生命轉彎處,發現愛與美
我的願望,是一輩子當個專業又出色的新聞工作者。」1998年底馬雨沛通過史丹福東亞研究所的申請即將入學,預備3個月後步入禮堂,完成人生大事。人...

我的願望,是一輩子當個專業又出色的新聞工作者。」1998年底馬雨沛通過史丹福東亞研究所的申請即將入學,預備3個月後步入禮堂,完成人生大事。人生的三大喜事之二項:金榜題名、結婚生子,即將實現。在最幸福的時刻,醫生宣佈馬雨沛罹患乳癌。那一天,1999年元旦。
喜歡每天發生新鮮事,以及與各式各樣的人互動,是馬雨沛喜歡新聞工作的原因。癌症帶給她的感受,就像突發的災難新聞一樣驚措不已。
「為何是我?」和一般人初聞自己罹患癌症一樣,馬雨沛難以置信。若從統計學上來說,在年輕女性族群中,發現乳房硬塊、經醫學檢驗為惡性腫瘤的比例,只有20﹪是惡性,而發生誤診的機率,則僅有10﹪;而且,她的家族並沒有罹患乳癌的案例,但是許多機率上的不可能,卻都在她身上發生。

**對抗而非接受癌症事實

**
但馬雨沛沒有哭,而且當下立刻決定動手術,取出硬塊。長期新聞工作的訓練,讓馬雨沛理性面對突發狀況。在切除癌細胞手術的第四天,忍著傷口的疼痛,到處尋找有關癌症的資料,並學會看自己的病理報告。她相信,只有自己掌握狀況,才有機會徹底解決這個病痛。
治癒的希望與失敗的恐懼,何者力量較大?沒有人知道,但馬雨沛知道,絕不能讓恐懼戰勝自己的樂觀。
「像馬雨沛這般冷靜理性的病人,很少見的,」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這麼說。
癌症病人所面對的不只是手術與化療,而是一連串日常生活的改變,尤其是馬雨沛想望的求學計畫被迫改變,所以,她理性而積極地研究癌症的種種,「希望抗癌過程可以順利結束,讓我早日回到原本生活」馬雨沛說。
但事情又再次偏離她的預期:必須將整個乳房切除,這是她的第三次手術。

**3.8x16.2x19.3cm3的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
也許因為樂觀,也許相信積極排除困難就能換來好結果,馬雨沛深信堅強意志力是對抗癌症的最佳本錢。所以在切除乳房之前,馬雨沛一直不認為自己為是個癌症病人。
「一定要用切除乳房來換取生命?」這一次馬雨沛和許多「少奶奶俱樂部」的成員一樣,陷入該不該保住乳房的內心交戰。她試圖嘗試其他的治療方式,維護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但熬不過家人與男友的請求,馬雨沛選擇切除乳房來換取健康。「並不是別無選擇,只不過不願再讓家人恐懼我的存活率,認為我喪失求生意志,」馬雨沛淡淡地說。
馬雨沛以《再生情緣》這本書裡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意外,是屬於生命的一部份,包括良性與惡性的意外,都是沒得選擇的。
3.8x16.2x19.3cm3一邊乳房的體積,讓馬雨沛接受癌症病人的事實,也見識到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我痛,所以我存在

**
「化學治療相較於切除癌細胞而言,是真實的痛苦與折磨,」在25歲時罹患睪丸癌的美國自由車好手藍斯‧阿姆斯壯這麼說。樂觀如馬雨沛者,也曾沮喪到產生希望可以終止化療的短暫念頭。
「我曾經一度吐到不想做化療,只要想到小紅莓(Adriamycin;化學治療藥物),我就反胃目眩,」直到今天,馬雨沛一想到化療,仍然覺得不舒服。但家人的關愛給予她無比的力量,她總是告訴自己:會吐、會痛表示還活著,而活著才能與親人在一起;怎麼樣也得撐過去,「這是抗癌的最後階段了。」
很多癌症病人因化療造成頭髮脫落,選擇足不出戶遠離人群,馬雨沛說這是「癌症稅」——要你繳交出吃喝玩樂的愉悅心情,所以她偏偏反其道而行。嫌每天掉頭髮麻煩,乾脆理一個光頭,並且在體力許可下,不錯過玩樂。
曾經罹患肝癌的蘇起也表示:不要把自己當作病人,應該把癌症當作生命中的一次狀況,狀況處理過就已結束,不要一直認為自己是病人,而有一般生活上的行為限制。既然無法改變病人這個事實,但一定要選擇過正常人的生活,這是馬雨沛所認為的病人守則。

**癌症是最好的心靈補手

**
醫生只能幫忙治癒癌症,但抗癌過程中的心靈力量,卻是病人必須自立自強的。Taipei Times總編輯朱立熙轉述馬雨沛與病中的書信往來:「癌症帶給我的難過多半是心靈的不平靜,而非身體的疼痛。」馬雨沛並無宗教信仰,但卻在藉由閱讀佛教等心靈書籍尋求力量,經由佛書的洗滌讓自己的心靈更清澈。
她說:「我曾經憤怒我的身體背叛我,但經過治療後,我為自己無視身體的疼痛而導致生病而內咎。」
從前,馬雨沛認定生命就該由自己掌握,並朝向人生規劃好的軌道上行駛。從大學、研究所到後來擔任新聞工作者,馬雨沛穩紮穩打、實現既定目標,無往不利。工作是她人生排序的第一名,至於愛情、身體管理與家人互動,都只是「眾星拱月」。這樣的價值觀,在罹患癌症後完全改變。
「馬雨沛似乎開始瞭解,人生的極限在哪裡,」與馬雨沛相識十多年的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教授趙雅麗教授形容。
她開始重新檢視生命。以自己為中心的自我實現為人生首要目標,是她認為過去自己需要檢討的地方。罹患癌症使人變得謙虛,抗癌過程中,馬雨沛自問:「這次巨變後,生命帶來何種啟示?」經過這樣的心靈探索之後,她發現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實在是不少。
在康復之後,馬雨沛最大的希望,是能多跟家人與老公共處。
過去因為播夜間新聞,馬雨沛難得有與家人共處的活動;家人為了有更多和她相處的時間,便配合她的生活作息。「有一陣子,媽媽常和我到陽明山夜遊,我還以為自己有個喜歡夜遊的霹靂媽媽呢,那時實在沒想到,原來是媽媽願意配合我的下班時間呢,」馬雨沛不好意思的說。
過去害怕因愛情失去個人空間的想法,也在病後改變。
病中,馬雨沛要男友「重新慎重考慮」,「你要跟一個光頭新娘結婚?」男友毫不遲疑:「那,我就當個光頭新郎!」
這句話讓這對戀人通過真愛大考驗。「人都在追尋自己沒有的,卻錯過自己擁有在身邊的種種,現在我嚮往與伴侶共同品嚐人生樂事。」馬雨沛幸福洋溢地說。

**癌症復發的陰影

**
克服癌症後,如何開始新生活,是個相當重要課題。這種感受馬雨沛最清楚,她說:「自己好像又當回Baby,處處必須受保護與限制。」因為過去拼命三郎的工作方式而有健康不良的紀錄,讓馬雨沛的家人不得不對她再三保護。但是她覺得,若經過生死搏鬥後,還被當成無行為能力的人,那當初又何必向天多借一些時間活著?
所以馬雨沛藉由擔任癌症希望協會的副理事長,分享自己抗癌10個月、7次手術的心得,以及過程中所遭遇的問題,希望這些經驗可以給病患一些心靈上的幫助。
現在「只想好好過日子」的馬雨沛,把『健康』當作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去考量,於是開始學著主動推掉很多以前不好意思拒絕的邀約,像演講、主持等。馬雨沛認為現在自己才開始享受生活,「以前只算是活的有目標,卻從未盡情擁抱人生,」馬雨沛說癌症是上天給她的禮物:讓她在鬼門關前走一遭,更看清生命的本質。
「我想我是心甘情願罹患癌症。或許老天知道,我可以因此增加人生的智慧吧!」樂觀的人,窗外總是陽光普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