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草根媒體的創意流程

2008.07.07 by
數位時代
網路草根媒體的創意流程
先吊個書袋,在我設定的網路媒體作業流程中(傳管的學生們,就是你們當時學的e化傳播作業管理課程),在資訊流通的部份分成資訊流和創意流,資訊流我...

先吊個書袋,在我設定的網路媒體作業流程中(傳管的學生們,就是你們當時學的e化傳播作業管理課程),在資訊流通的部份分成資訊流和創意流,資訊流我現在定義為介面工程 - 誰作麼什麼事、要通知誰、該跟誰互動...這個就是資訊流通,今天和大家分想的是另一個創意流,簡單來說,就是採訪和寫作靈感該怎麼蒐集、併發和完成的過程。

上星期應Mio的邀請,前往上海採訪贊助世博會的活動。既然是儀式性的活動,我馬上不採取即時報導的方式,但如果單純參加活動、採訪、拍照、發稿,這樣的作法就太過簡單,辛辛苦苦跑一趟上海才作這件事就太過可惜。

活動前一天,到了香港機場轉機的時候,我會習慣到機場的書店進行探勘。我首先會看的是中文書櫃,從這個地方我會嘗試觀察香港和台灣擺放的中文書有何不同。舉例來說,在空間狹小的書店中,龍應台的書竟然佔有一排,章頤和的書也佔有一點份量,代表香港地區滿注重具有歷史份量知識分子的作品。做這件事對我的寫作或採訪有什麼幫助呢?我不知道,但我先把這個觀察放進創意流的藏寶庫中。

接著我會掃描雜誌區,對我來說到不同地區買當地雜誌比吃當地小吃還重要。以前只要過境香港,所有當月3C雜誌一定全部掃一套回去,看看其他地區編輯的產品表現手法、對同一個產品呈現的觀點有什麼差異,對我累積表現產品的文章是一種很棒的能量蓄積。

不過這次我並沒有買3C雜誌,一方面自家技術編輯的強度已夠,香港3C雜誌表現手法近期沒有更多的突破。這是我把眼光放在一本我完全不懂的雜誌封面上,封面上是一幅畫,畫上一群人排隊掃描自己的臉孔,然後上傳到某個網站。多麼有意思的Idea,因為雜誌被封膠,我當然毫不猶豫的把這本雜誌帶走,還以為是香港講述網路的平面雜誌。

我迫不及待地拆開這本雜誌,結果竟然是潮流街頭雜誌,但封面的內容的確是2.0的服務,這個服務希望大家能上傳自己的大頭貼,然後為香港的馬術選手加油打氣,這是多麼有趣的想法,這是在台灣全然不會想到的有趣應用。

第二天記者會之前,Mio的同事為我們安排了上海世博會小型展覽中心,展覽中心雖然小,要和本次活動搭上線也沒那麼容易。但眼光慢慢移動的過程中,我發現了第一台數位相機、電梯、摩天輪、和收銀機都來自於過去的世博會,我腦袋就馬上浮出「世博歷史看科技」的專題,想法一旦確定,手上的筆和數位相機就以這個基礎來取材。

另外,在活動開始之前,我等待的過程中又翻了中國富比士雜誌,發現以色列發表的Modu莫杜手機即將要在10月推出,晚上安排專訪的時候,立刻透過這個題材當作藥引詢問 Mio 產品模組化的發展。另外我也發現到原來不只有包包租賃的2.0式網站、接著會有玩具租賃的2.0網站,都充分滿足人們喜新厭舊卻又有滿滿物質慾望的習性,這個點我還沒用到,也是收進我的創意流的藏寶庫中。

下午和晚上的活動,果然是儀式性的宣示,並無法直接挖出讀者想要的題材。活動結束後我仔細看過手上的筆記和新聞稿,我想著如果上海市政府和Mio 現在只有大標題願景的勾勒,看著我在上海豫園拍到一堆外國人的照片、看到我在車上拍到搭有 Mio 廣告的公車照片以及我花28塊人民幣買的「上海世博100問」,那我為什麼不透過自己瞭解先為讀者畫出這塊藍圖呢?「Mio 贊助上海世博會的未來想像」文章就這樣落筆成書。

我想著,如果電腦漸漸往「隨處運算」的方向發展,身為網路草根媒體的內容創造者,對內容的創造,絕對不是單點直線採訪、紀錄、創造內容的流程。而是在時間不停往前走的時候,就得不停觀察、思考、蒐集各式素材,慢慢發想串連,配上一點想像,這樣文章才有趣味,才夠草根,才夠非線性。不然以癮科技每天將近20篇文章的份量,怎麼可能每天都有那麼多新奇有趣的科技新聞展現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