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有兩種

2001.07.01 by
數位時代
首相有兩種
這是有關葛雷斯通首相(Prime Minister Gladstome)與迪斯雷利首相(Prime Minister Disraeli)間差...

這是有關葛雷斯通首相(Prime Minister Gladstome)與迪斯雷利首相(Prime Minister Disraeli)間差異的小故事: 「如果你和葛雷斯通共享晚餐,會發現首相是如此的詼諧、這麼的聰明,更是你這輩子見過最令人著迷的人;但若你和迪斯雷利共享晚餐,你會發現自己是如此的詼諧、這麼的聰明而令人著迷。」 我們禁不住想接著班尼斯的故事尾巴說:不只魅力首相有兩種,魅力女士有兩種(無論在客廳或臥房均然)。當然,魅力教授也有兩種……。
班尼斯自然是在說卓越創新團隊或「創新企業的CEO」比較像迪斯雷利,而不是葛雷斯通。 法國最大製藥企業RhOne-Poulenc公司總裁兼執行長佛杜這位優雅的法國男士說些什麼呢?
「創新CEO」,偶而要和員工一起吃飯,喝波爾多葡萄酒,在歡樂氣氛中高談酒經,讓「感覺」與「工作」交融。 具備「跨世紀宏觀思維者」對產業台灣(Corporate Taiwan)最關切的議題是什麼呢?
跨世紀的台灣產業最關鍵的議程是「創新導向」的追求吧! 從「製造優勢」的產業台灣朝向「創新優異」的產業台灣,從「製造的CEO」轉型向「創新的CEO」,領導人該如何自我啟發,自我教育呢?
春水堂阿貴網站6月13日在東京剛舉辦網站launch記者會,DoCoMo也簽了阿貴網站成為正式的i-Mode內容網站之一。 張榮貴總經理顯然是Corporate Taiwan績效突出的「創新CEO」之一。
張榮貴的秘訣不在於凸顯自己創意的「創意領導」,而在於培育春水堂每一個人都可以創作,「草木皆兵」的「全創作主義」: 「創意的東西不應該是被『領導』出來的,……而是要以經營的理念讓創意在組織平台上像青春之泉般不斷地湧現(Wellspring of ideas)……。」
春水堂的阿貴網站部門有三、四十位動畫師,每一位動畫師都被鼓勵將自己經營成導演: 「……每一個動畫師都是一個導演。因為我不讓他變成一個動畫師,他一定要變成一個導演。
每一個人有自己的品味,每一個人有自己的感覺,現在如果說假設他東西不好,那你就去激發他更好。我不會說你一定要照我的感覺來做,因為這樣做的話會變成說所有的東西就會只有一個樣子。
如果所有的人在你的樣子裡去找空間發揮,那這不是我想要的……」 張榮貴在創辦春水堂前也歷經很多「如何經營創新」的慘澹心路歷程: 「以前我開『谷神』的時候,我養了一堆導演,人家都說他們都是我的B版,就是說做我的次級品;他們拍的也都跟我一樣,因為拍的不一樣不會過關……後來公司結束的時候,就做了一個很大的檢討。
第一就是說,我覺得我人生的創意過得很滿足,我不會去渴望說要把我的感覺表達出來……所以我現在做春水堂的時候,我不會去主宰一個創意要依照我的模式,我可以容許不同的模式。」 到了春水堂,他經營「草木皆兵」、「全員創新」的「全創作主義」: 「草木皆兵,每一個人都可以創作,因為你一個人有限啦。像後來我已經很久沒有去寫故事了,剛開始的時候阿貴的故事都是我寫的,後來就不寫了……因為我覺得他們寫的比我好,他們有他們的好處。」
春水堂強調創新平台的經營,而非CEO個人的創意領導: 「鼓勵他們可以去自我追求,不要被一致化。做東西呢,如果你做得很像誰,你做得再好不會被鼓勵。
你要做得很像自己,縱然不是很好,但是會被尊重。所以這些創作者就會在這裡很想找到他自己的風格……,他就多一點點動作改變,讓別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你的作品。
所以你看到我們的片頭沒有說所有阿貴一定要同一個規格,片頭片尾很多種不同。有些好東西是他自己作出來的,這是一個築夢的事業。」 台灣,從教育機構到產業田野,對「順服」的鼓勵似乎遠遠超過對「箇性張揚」的鼓勵。
但環顧各地成功創新的人,他們卻總是只聽聞自身內心的鼓聲前進。 「經營創新」平台而不是「領導創新」,我們需要更多的迪斯雷利來經營「全創作主義」。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