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月台,開往中國列車鳴笛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東莞月台,開往中國列車鳴笛
在香港赤鬣角機場入境大廳,有幾位身穿制服、手拿貼紙的人員不時在一旁走動,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是機場地勤人員。熟門路的人,拿了貼紙就往機場停車處走...

在香港赤鬣角機場入境大廳,有幾位身穿制服、手拿貼紙的人員不時在一旁走動,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是機場地勤人員。熟門路的人,拿了貼紙就往機場停車處走去,一字排開的新型遊覽車,全是做香港到東莞的生意,滿載旅客的車廂內,盡是台商的身影與交談聲,「最近生意好嗎?」
直通巴士市場的興起,反映了台商頻繁往來的現實。
「這是個各種產業都吸納的區域,」東莞台商協會會長張漢文指出,光是加入協會的台商,就將近3000家,整個東莞地區所有廠商加起來,可能有三、四萬家的規模,每年都還保持300至500家的成長,東莞市32個鎮區中,只有1個鎮還沒有台商協會的組織。

**產業新出路

**
1979年,中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1980年批准第一批外商投資案,並在以深圳為首的經濟特區、沿海開放城市及經濟開放區內,提供優惠政策,像是頭兩年內免稅、第三年減半徵收的「兩免三減半」策略,因此利用當地低廉的勞動成本與香港搭配的運輸優勢,將工廠外移到由廣州、深圳、珠海3地所圍起的華南地區,成了台灣產業面臨土地、勞力成本壓力下的解決之道。
老家在江蘇的張漢文,從事製鞋生意,在香港朋友引介下,1991年落腳東莞設立工廠。「一條同樣規模的生產線,在台灣只能生產900雙,在這裡可以達到至少1500雙的規模。」與張漢文有類似想法的業者,紛紛湧進東莞,開啟了台商登陸中國第一波熱潮。
從鞋業、玩具、手袋開始,到各種電子零組件、主機板、滑鼠,東莞地區已取代台灣桃園、台中等地,成為製造重鎮。
現在,東莞轄下的每個鎮區,都各自發展出特定的產業聚落,張漢文所從事的鞋業,集中在東莞厚街鎮、高 鎮,而石碣、清溪、長安三地,則以電子產業為主要產業,特別是石碣鎮,包括台達、源興、旭麗、致伸、鴻友、華容等多家上市公司在此設立據點。
珠江上游東江流經的石碣鎮,位於東莞市東北部,一如中國多數的村鎮,原來也是個人口不到3萬、名不見經傳的農業鎮,現在,標準工業廠房隨處可見,總人口數接近10萬,而百貨商場、酒店、娛樂場所更增添了小鎮風情。
大廠動向一確定,自然對其他上游業者產生的引力。
以生產連接線圈起家的整隆電子,就是因為台達的移動,才選擇到大陸設廠。東莞廠副總經理袁光耀說,「這是典型的母雞帶小雞的模式,」業者不再分散各地,而是以就近服務客戶為考量,形成產業生態圈。他舉例,若以東莞為中心,在1.5小時車程的範圍內,就可以找到組裝一部電腦所需的所有配備,他認為,生產體系的完整,是華南地區最大優勢。
「過去來中國是為了低成本的勞工,現在是為了維持新產品開發的工程人員。」台達董事長鄭崇華指出這些日子台商到中國心態的轉變。
以外來農村人口為主的東莞地區,無法完全滿足業者朝技術密集發展的考量,而華東地區教育水平普遍較高,正好滿足了業者需求。

**來自長江的挑戰

**
華南地區開始面臨來自中國本身區域競爭的壓力。
「每天都要接待四、五批來自華東地區的招商團,」身兼東莞台商協會財務長、茶山鎮台商聯誼會會長,揚宣電子總經理王勇鐸的桌上,堆滿了各種製作精美的招商說明書,明顯感受到華東地區急起直追之勢。
根據《中國對外經濟貿易統計年鑑》及「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出版之《國際貿易》資料顯示,廣東地區外資投資金額比重自1997年至2000年上半年,每年都維持在25%上下,而江蘇地區則由1997年的12%增加至16%;從1991年到1999年,台商在江蘇地區累計投資金額佔32%,但2000年上半年,金額暴增至50%,看得出外資與台商對華東地區的關愛。
的確,由於東莞就業人口多來自內地農村,人力素質較差,治安不良,加上華南地區開放較早,很多投資配套措施及法令不夠周延,稅務問題多,都成了東莞發展瓶頸,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也為東莞乃至華南地區的發展,帶來些許的壓力。
「我們承認目前的競爭情勢,東莞也有一些客觀存在的問題,但我們已有面向全世界的產業基礎,」石碣鎮書記劉發枝強調。
在台商協會與東莞市政府發起下,1999年開始,將每年舉辦3C電子博覽會,維持電子重鎮的氣勢;2000年11月底,東莞市政府還廣邀各界人士開會,研討如何提升東莞競爭力,達成增設教學及研究機構、提高部門運作效率的共識。
即使如此,東莞台商也不諱言,華東的潛力無窮,致伸科技副董事長葉宏燈就指出,上海與外圍城市將是推動中國資訊業前進的主要力量。
一向以彈性著稱的台灣商人,在東莞成功建立起進入中國市場的灘頭堡,面對華東地區的招手,台商正積極跨出腳步,抓住下一個未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