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來汐往,揚子江畔的數位風暴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北京是美,上海是管用。上海是俗的,是埋頭做生計的,這生計越做越精緻,竟也做出一份優雅。這幽雅是精工車床上車出來的,可以複製的,是商品化的。」...

北京是美,上海是管用。上海是俗的,是埋頭做生計的,這生計越做越精緻,竟也做出一份優雅。這幽雅是精工車床上車出來的,可以複製的,是商品化的。」上海作家王安憶如此論斷她所居住的這個城市。
正因為上海是俗的,所以可以廣納百川、無所不包。號稱亞洲最大的上海歌劇院,邀來了費翔、世界三大男高音的多明哥,各自展現不同風情,貫穿市區快速道路的霓虹燈管,讓夜晚的上海顯得更迷醉,外灘到南京路徒步區的懷舊氣氛、徐家匯的百貨商廈、淮海路的人潮、衡山路的歐式情調、到浦東的高樓林立,小區巷弄裡曬著棉被、打著毛衣的老人家,上海樣貌是生活的、時尚的、文化的,各種生活方式,都可以在這找到發展的空間。

**爆發力十足

**
正因為上海是管用的,所以可以帶給人們想要的生活、好的生活。1990年代,上海的年平均經濟成長率達12%,比台灣還高;1999年上海服務業的產值已突破50%,全市GDP達4440億人民幣,每人平均所得超過4000美元。「如果連上海都不能住人,中國就沒地方是可以住的了,」一位跟隨丈夫搬到上海,並在台商公司上班的楊小姐說,如果換做是其它城市,她是絕對不願意來中國的。
上海技術產權交易所副總經理董錦隆認為,擁有充裕的資本,是其他城市難以與上海相比之處。光是交易所本身,手中就有5000萬人民幣的資本可供運作,這還不包括政府方面補助。而上海的官員,頭腦及態度也比其他地方還要靈活有彈性。董錦隆就很驕傲地說,上海不單是上海,還是中國的上海、和世界的上海。
「中國的發展有幾個歷程,從沿海、到沿江、最後沿著內地邊緣,」燦坤集團中國市場總部的林一宗指出,上海正好是前兩個階段的交會點,有著扼守長江出口,優良的海港優勢,上海1700萬人口,本身就足以形成一個強勁的內需市場。

**氣蓋全中國

**
說上海就是一個小中國,並不誇張。上海市提出的「十五(第10個5年計畫)」規劃建議,計劃要成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而且是屬於「國家戰略」層次,因為上海有自信,其成敗將影響整個中國經濟發展。
未來5年,在中央政府支持之下,上海將採取一連串措施,吸引外資與中資金融機構到上海設立據點。目前上海已有53家外資銀行、十幾家外資保險機構。上海市同時也在規劃建立離岸金融市場方案,希望能盡快讓上海的金融業與國際接軌。美國《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指稱,上海金融業的發展,是由政府的「可見之手」(visible hand)在推動的。
發展高科技產業,上海同樣是氣蓋全中國之勢。繼中芯和宏力半導體之後,上海計劃還將吸引100億美元資金,設立10條半導體生產線,要在2005年以前將上海建設成中國規模最大、技術水準最高、出口量最大的半導體設計、生產及封裝基地,佔全中國半導體生產量的80%。目前已有5家大型半導體公司將企業總部設在大上海地區,中國國內主要的封裝公司,也多數落腳在上海地區。
然而,上海的發展也並非全無隱憂。儘管上海全力要發展半導體工業,但是根據美國《商業周刊》報導,全中國目前真正從事半導體產業的人,可能只有3000人左右,遠比外界想像的要少得多,未來如何克服高科技人才短缺的問題,依舊是很大的問題。
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也在上海創辦網路公司的李楠甍,根據他的親身觀察指出,上海人做研發工作很少待超過5年的,大半是做個一、二年,就想轉行銷、業務工作,因為上海太熱鬧,很難讓人靜得下心來,真要搞研發工作,還是得靠大量的內地工程師。
與上海人朝夕相處的林一宗也說,各種媒體不斷報導上海的進步、上海的繁華,多少膨脹了上海人的心態,但是對於未來會走向何種地步,大家心裡其實還是有點徬徨。「不要以為上海就代表中國,」一位市場人士說,最近一片華東投資熱似乎有點過了頭,「應該看清楚華麗外表下的普通內在。」
上海市長徐匡迪
預期到2015年時,上海的GDP將可達2兆人民幣,屆時資訊、金融服務、商貿流通、房地產、汽車製造等產業將成為上海的重點產業,他如此樂觀地描繪上海的遠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