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研發為本、 行銷掛帥的知識產業

2001.01.01 by
數位時代
留住研發為本、 行銷掛帥的知識產業
海峽兩岸的景氣,呈現出劇烈的溫差。中國大陸脫離亞洲金融風暴的陰影,2000年的GDP成長率達到8%,工業產值成長11.6%。 最令人心動的...

海峽兩岸的景氣,呈現出劇烈的溫差。中國大陸脫離亞洲金融風暴的陰影,2000年的GDP成長率達到8%,工業產值成長11.6%。
最令人心動的是未來的獲利預期。根據中國政府預估,中國的電子資訊業會以20%的年成長率「向上提升」,到2005年,資訊總產值會達到2.2兆人民幣(約9兆台幣),主要的產品包括:4000萬台彩色電視、6000萬台手機,軟體與相關服務業的產值會高達2200億人民幣。
於是,全球的熱錢繼續瘋狂流入中國這塊新大陸,冷氣團開始籠罩海峽對岸的台灣。

**台灣經濟雪上加霜

**
災情顯然不小,影響程度也不輕。「新台幣大幅貶值」、「股市跌破5000點」、「失業率創新高」、「銀行逾放比例過高」、「傳統產業關廠歇業」、「財政赤字嚴重」,加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預測的金融風暴將在春節前來臨,對於台灣明年的經濟發展,彷彿做了一個雪上加霜的註腳。
風雪為何下不停?答案是:台灣本身的政經環境,「溫度」太低。
政局不穩定是所有專家一致答案。從陳水扁上任以來,少數執政的陰影一直困擾新政府,「一中問題」、「聯合政府」、「總統罷免案」,危機不斷發生,卻看不見新政府的魄力,7個月的國力消耗造成了全國人民信心危機,總統民意支持度從八成跌落到三成,股市從8000多點跌到4000多點,財政首長信誓旦旦的喊話,國安基金浩浩蕩蕩的護盤,擋不住大盤應聲倒地。對於台灣企業來說,加速外移,似乎是不得不選擇。
除了政治動盪之外,經濟政策的搖擺不定是高科技產業最大的憂慮。立委賴士葆針對510位高科技產業經理人做了一份民調,調查顯示政治風險是高科技產業的最大憂慮,新政府執政後,並未建立產業對其執政能力的信任,在「核四案」、「工時案」、「加稅與否」幾個重要的經濟決策上始終搖擺不定,令企業無法適從。「這種情況若不能馬上改善,」立委賴士葆憂心忡忡地表示:「企業不是走出去,而是出走。」
「最近張忠謀、王永慶、曹興誠的發言都不是太積極,」身兼經建會顧問,現為金融研究訓練院院長的薛琦表示,從這一點來看國內指標企業的消極態度,「不得不說,這與政治情勢有關。」
政策搖擺不定,不斷提高企業的痛苦指數。台灣經濟研究所二所所長朱正中提出他的觀察:「20年前,台灣是經濟掛帥,大陸是政治掛帥。20年後,大陸開始經濟優先,台灣卻開始政治優先。」

**「戒急用忍」搖擺不定

**
朱正中進一步表示,根據歷史經驗看,台灣經濟的未來發展頗令人憂心。中南美洲國家經濟之所以沒有大幅成長,主要原因在於他們過度的勞工保護政策,菲律賓的經濟情勢一蹶不振,是因為政局長期不穩定。「目前看來,這兩種情況,在台灣都看得見。」
最讓台灣企業家捉摸不定的,在於執政者對於「戒急用忍」的態度。
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所長張五岳表示,對於「戒急用忍」政策,學界一直有兩派觀點。擁護「戒急用忍」的一派,抱持著「敵意論」的角度,認為中國對於台灣在政治上仍虎視眈眈,於是用「經濟帶非經濟」的手段,吸納台灣的產業、資金,造成台灣的產業空洞化,進而達到政治上的統一目的。
反對者則以「自由化」的觀點來駁斥「戒急用忍」政策。全球經濟體系儼然成型,而台灣也有不錯的位置(被中國超越以前,是全球資訊產值第三大國),一味的封閉與隔閡只會讓台灣自外於全球經濟之外。「若是經濟不能優先,台灣優先根本是空談。」張五岳說。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孫克難指出,戒急用忍政策不但達不到根留台灣,「反而延緩產業升級與調整的腳步」。
「美國在越戰的經驗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薛琦指出,越戰期間,美國消耗了大量的資金,貿易赤字增加,於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就是要美國企業的海外部門將盈餘匯回國內。沒想到此舉帶來的連鎖影響,就是讓美國的出口量急速下降,美國政府這才明白,原來企業海外部門的投資增加,是帶來出口增加的主要原因。「所以,政府在研擬對台商的盈餘匯回制度,要先想想美國的例子。」

**留住腦力產業

**
銘傳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盧陽正認為,戒急用忍不全然是錯,要看如何定義。真正腦力密集的知識產業,台灣要用「誘因」留下來,至於靠著「大量生產」而獲利的台商,反應鼓勵他們去大陸卡位,「就算是晶圓代工廠也一樣」。
盧陽正指出,例如6吋晶圓片,技術門檻已經降得很低,台灣廠商舉世聞名的晶圓代工技術,可以在大陸晶圓代工產業的創建期取得主導位置。但是,如果台灣廠商不去大陸卡位,日本或韓國就可以取而代之。
張五岳認為,明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是一個關鍵期,因為大陸必須面對全球化的衝擊,而台商之前在大陸投資可以享受的優惠,也必須普及給其他國家的競爭者。「所以,對於做OEM或ODM的台灣廠商來說,腳步一定要快。」
台灣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有兩個方向是必然要走的,過去快速量產創造經濟規模的優勢,應該移到中國繼續發光發熱。留在台灣的,該是創造高附加價值的知識產業。
「以宏碁為例,2000年營業額超過1000億台幣,但是獲利卻不理想。像這種在桌上型和筆記型電腦製造技術上具有量產優勢的廠商,就應該讓它去大陸,不但可以創造更大的利益,而且還可以在中國取得關鍵的產業地位,」盧陽正分析。
他進一步以「實質選擇權」(real option)的概念來說明台商進軍大陸的經濟模式考量。
現在台商在大陸設廠營運,看來都耗費了大量的資金,短期間呈現虧損的狀態。但是,等到中國的資訊產業經濟規模形成,身為高科技產業一環的台商,就可以獲致大量的利潤。但是,如果以資訊產品製造為強項的台商現在沒有及時卡位,這個位置會被國際上的競爭者所取代,「所以,台商現在的投資,是在購買實質選擇權,以確保他們將來可以繼續在大陸投資,獲取更大利益的位置。」
從實質選擇權的角度來看,台灣從事PC製造的產業,生產鏈的上下游廠商,其實都應該積極去大陸卡位。「因為對於中國來說,他們現在擁有非常重要的價值,」盧陽正表示:「但是越晚做決定,這個價值就越小。」

**走出世界第一的迷思

**
「台灣要有走出世界第一的勇氣。」薛琦表示,過去台灣的製造優勢,從鍵盤、滑鼠、主機板到晶圓代工,產能都是世界第一。但是「第一」就代表技術已經普及,也就是大家都能做,利潤自然就比較低。「走出第一,就是放棄附加價值低的產品。」薛琦認為,台灣應該走向附加價值高的知識產業,「例如R&D(研發),就是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
「從歷史經驗來看,產業出走從來不是一件值得憂慮的事,」朱正中回顧,從台灣過去的產業史來看,一度為台灣創造大量外匯的紡織業、製鞋業和成衣業,大部分都已經外移到其他國家,但是台灣並沒有因此失去競爭力。「產業出走從來不需要憂慮,需要憂慮的是台灣的下一步在哪裡。」
朱正中認為,台灣未來的產業發展方向應該朝著「研發」和「行銷」這兩個知識產業的方向邁進。這兩個方向的附加價值都比製造業來的高,而台灣過去在製造業方面的堅實基礎,應該轉化為研發和行銷的優勢。
知識經濟的特色就是不斷創新加上知識累積。盧陽正舉出實際的例子:「無線區域網路所應用的IC,以色列公司設計得最好,但是新竹科學園區有一家廠商也會做。」這種研發為主的IC設計產業,以知識構築了進入障礙,帶來很高的附加價值。盧陽正強調:「像這種知識產業,就應該把它留在台灣。」
孫克難認為,台灣要走向知識產業,還有需要努力的地方。以中經院的統計,民間的研發費用比例仍偏低,佔銷售額的比率僅佔1%左右,台灣研發支出佔GDP比率,長期以來也一直低於2%。這與先進國家的3%差異頗大。

**兩岸科研分工

**
而台灣知識密集產業的比重目前只佔40%,高科技產業的附加價值率只有30%,與歐美國家的65%相差甚遠。
「台灣要積極爭取國外的研究室來台設立,」中經院研究員陳麗瑛指出,要從現在的「兩岸產業分工」狀況,提升為「兩岸科研分工」的模式。台灣有良好的高科技水準人才,若能在研發方面與國外的知識產業接軌,必然能為兩岸創造更大的能量。
薛琦以古典經濟學的理論,來剖析台灣現在面臨問題。「200年以前,亞當‧史密斯就告訴我們,經濟發展的目的,是提供人民更好的環境。」他並以美國為例指出,雖然美國樣樣都貴,大家還是去美國投資,「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經濟環境良好,」薛琦說。
盧陽正認為,要讓高科技根留台灣,必須有完善的制度,包括金融自由化、人才流通國際化、良好居住環境,這些都是讓廠商留下來的「誘因」。讓知識產業根留台灣,盧陽正說:「要用胡蘿蔔,不能用棍子。」
「以門戶的觀點來看,新加坡是馬來西亞的門戶,香港是中國的門戶,」朱正中認為,以地理位置來看,台灣有足夠的條件,做中國與世界交流的「門戶」。他強調,把製造生產的重心放在大陸,而研發與行銷這些必須與國際交流的工作,則由台灣進行,會是兩岸最佳的合作模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