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夢的聲音!

2000.07.01 by
數位時代
巴黎,夢的聲音!
經過西堤島(Cite,位於賽納河中)河濱的步道,綠葉蓊鬱;而難得的好天氣,早已從迫不及待輕解羅衫、作著日光浴的人們身上證實了受歡迎的程度。...

經過西堤島(Cite,位於賽納河中)河濱的步道,綠葉蓊鬱;而難得的好天氣,早已從迫不及待輕解羅衫、作著日光浴的人們身上證實了受歡迎的程度。
巴黎,至今仍是世界上吸引最多觀光客的都市;而法國,似乎仍是美酒佳餚的代名詞。若非在雜誌廣告上常常看到Alcatel與Sagem的手機,似乎總會忘記香水時裝外的法國,還有科技。是浪漫情調太惑人,還是這個女郎真的面貌繁多?

**亞洲金融危機帶來轉變

**
從八○年代開始,整整十年的時間,法國經歷了戰後最長一段時間的經濟蕭條,不單是法國如此,整個西歐似乎都欲振乏力。經濟成長率低下,消費意願不振,企業大量外移,造成失業率節節高昇,整個灰暗十年的平均失業率將近12%。這個窘境從1997年底,奇蹟似地因為亞洲金融危機而開始轉變。若是按照社會學大師華勒斯坦(I. Wallerstein)的理論: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上升,代表另一個地區的下降,西歐在九○年代末的異軍突起,就是以亞洲的金融崩壞做為代價的。
在歐元區(EuroLand),法國的經濟表現最好,1999年的經濟成長甚至超過4%(預估今年將還有3.8%的成長),從1997年以來的工業生產成長了17%,失業率在今年5月創下新低:八年來首次低於10%,達到9.8%,而薪資水準的上升與就業增加卻未帶來通貨膨脹(與德國相比,法國薪資水準上升幅度相當低:從1991年至今,德國的薪資水準上升了29%,而同期法國只上升17%),這種種優勢給了「新經濟」一個起飛的環境。

**人文薈萃的塞納河畔

**
從人文的角度來看,處於日耳曼「觀念論哲學」與盎格魯薩克遜「分析哲學」的交接處,法國的精神文明呈現獨具特色的兼容並蓄;不談從十七世紀以來就在歐洲大陸綻放異彩的散文與詩歌,僅就戰後法國思想界熔粹與精煉來自兩鄰不同取向的思潮所獲致的成果,就讓人不禁讚佩這個民族旺盛的文化生命力:現象學的保羅‧李克爾(Paul Ricoeur);結構主義的李維‧史陀(Levi Strauss),賈克‧拉崗(Jacque Lacan),米歇‧傅科(Michel Foucault),路易‧阿爾杜賽(Louis Althusser);社會學的皮耶‧布狄耶(Pierre Bourdieu),阿蘭‧杜恆(AlainTouraine);解構與後現代的賈克‧德希達(Jacque Derrida)。

<

p>
「整合」(Convergence),或許就像集體記憶一般深深印在這個六角形國土的人民身上;這次《數位時代》在法國所進行的密集採訪,就圍繞在這樣強烈的感受中。我們大多不清楚,法國其實有著與美國不相上下的軟體發展歷史,電信研發技術也足以令人嘆為觀止,亞利安(Arian)火箭與空中巴士(AirBus)已經展現了她在航太科技的成果,當然不能忘記英法海底隧道中飛馳的「歐洲之星」(EuroStar,電影「不可能任務I」中的那列火車)。「整合」,在這個新世紀中,將出現在網路與通訊兩個領域之間;而,技術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更深刻的面向:人文與科技在尊重人性價值的前提下的『整合』。

**老店新開的法國電信公司

**
今年3月,法國電信正式換上了新裝。
原本單調的藍色France Telecom字樣,由全部大寫換成全部小寫,象徵WWW網址的書寫規則;而最後三個字母com則換成亮麗的橘色,表示法國電信公司從電信業者蛻變到網路公司(﹒com)。字母上端原先是一個按鍵式的電話鍵盤,現在則改成橘色環狀的網路資訊流,圍著一個由橘紅兩色組成的e字。
為了這個企業識別系統的改變,法國電信公司投入了2億法郎(10億台幣)進行大規模的廣告行銷,這不僅僅是從外觀改變來凸顯企業適應新時代的努力;法國電信公司更進一步由內部組織的「質變」來宣示擁抱網路時代。
位於巴黎十五區的法國電信總部,是一棟新式建築,有著玻璃帷幕與中庭後現代的石雕,但是它並不顯眼,至少在高度上屈就於周圍十九世紀末的典雅建築之下。這棟建築物內都是法國電信公司各個組織的辦事處,我們還看到附設的旅行代辦中心與員工休閒室。
負責接待的Press Officer只有24歲,穿著輕便的Polo衫,以前國營電信公司時代故作矜持的僵硬身段已經看不到了。「年輕化是公司一個很明確的政策,我們希望改變法國電信在法國民眾心目中陳腐的印象,」負責法國電信亞洲市場的經理Laurent Mialet這樣說。由於過去是國營電信公司,在所謂的「軟預算」限制下,各地區的辦事處設置相當浮濫,尤其在巴黎市,辦事處多到讓人覺得如果用法國電信的辦事處來做B2C的貨物運銷點,絕對可以縮短一半以上的送貨時間。

**年輕化帶來創意

**
年輕化的趨勢在這兩年更明顯,由於鐵路局(SNCF)員工積極爭取在55歲退休獲得政府讓步,間接使得國營企業員工更容易接受提前退休的觀念。組織更新的速度加快,就讓創意容易在企業中被接受。法國電信公司曾經在1995年時誤判網路的重要性,但是很快就在1996年成立了Wanadoo (ISP)公司,並且只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就奪下法國第一大ISP的寶座,而Wanadoo的入門網站也從1998年蟬聯網路流量冠軍至今。
在網路撥接收費的方式方面,我們也可以見到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發明。Wanadoo是法國最早推出包含撥接費用與室內電話費的『套餐』的ISP,從四小時到四十小時,涵蓋所有客戶的需求。這個收費套餐一推出,AOL France與Club-Internet兩家第二與第三位的業者只能迅速跟進,但是Wanadoo已經大幅拉大與競爭對手的距離了。
即使是傳統的固定電話服務,法國電信也推出數十種不同的優惠價格,包括本地電話優惠(在25公里半徑內的本地電話通話費用,一個月只需10法郎,可以打六個小時)、國內與國際長途電話優惠(用戶選定一組電話號碼《長途或國際》,所有打到這個電話號碼的通話費都打七五折,而每月也只多交10法郎),這些優惠方案推出頻率相當高,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項新優惠費率出現;而且廣告CF馬上就隨著電話費帳單寄到用戶家中,用戶只需撥一通電話服務馬上開始。即使在國內電信市場日漸開放,國外大電信集團逐漸在法國攻城掠地的情況下,法國電信用戶的固定式電話通話量還是呈現穩定的成長,但是從1998年到1999年,總話務量由1379億分鐘增加到1469億分鐘,成長率為6.5%。

**國際化是唯一的出路

**
不管國內的話務量如何增加,終究有一定的限度,加上法國人口成長速度相當緩慢,這塊市場大餅是怎麼也做不大了。當下唯一的出路,自然是向國外發展。歐陸各國之間旅遊與商務來往頻繁,在申根條約(Shengen, 荷蘭、法國、德國、奧地利、西班牙、葡萄牙、盧森堡、比利時、希臘、義大利等十國簽定的聯合公約,只要持申根簽證就可往來十國)生效之後,甚至歐洲之外的觀光客都享有跨國境流動的自由度。
到過歐洲旅行的讀者必定有過這樣的經驗:隨著交通工具穿越國界,行動電話上的服務電信網也立刻更換名字,從SFR到T-Mobile或是KPN。這當然與中華電信國際漫遊服務簽約的對象有關,但是這個方便的服務背後,其實有著複雜的計費機制。如果漫遊通話的成本過高,自然使用率就低,因此電信業者最理想的規劃是在其用戶經常會到達的國家進行投資,讓「網外」變成「網內」,就可以有效控制成本。西歐幾家大型電信業者都延伸觸角到鄰國,最極端的例子是英國的Vodafone-AirTouch-Mannesmann,全球最大的行動電話業者(它在法國就與Vivendi集團旗下的SFR-法國第二大行動通訊網有投資合作關係)。
法國電信公司的國際化行動起步較晚,但是成果非凡。這也是組織年輕化的一個附加價值之一,法國人一向不喜歡離開自己的國家到國外去工作,老一輩的人更是頑固,要將他從里昂調到巴黎去上班,他可以辭職不幹。或許也是十年來高失業率的危機感,現在的法國年輕人對出國去工作相當感興趣,願意到亞洲或非洲的為數不少。正是因為勞動市場價值觀念的改變,將優秀員工外調開拓國際業務,在法國電信公司內成為培養幹部的重要過程,而員工也樂於接受。

**海外戰果豐碩

**
1999年是法國電信對外擴張成果最為豐碩的一年。來自海外的總營業額成長高達52.5%,達到34億8千萬歐元。而且,這一年的海外固定式電話營收成長更呈現戲劇性的增加,高達245.8%;這個成長代表法國電信進行的海外擴張是整體性的佈局。
若是我們將法國電信與義大利電信公司(Telecom Italia)做比較,就會發現義大利電信幾乎不做固定式電話業務的海外經營,全部集中在行動電話業務的擴張,這個差異相當明顯。由營業額來看,來自固定式電話業務的營收第一次超越了行動電話業務的營收,達到12億7千5百萬歐元。雖然大部分國外業務經營的範圍仍集中在歐洲,但是法國電信藉著剛剛從德意志電信手中買回所有股權的Global One電信,已經做好全球企業通訊市場的佈局。
Global One成立於1996年1月,是法國電信與德意志電信加上Sprint三家公司所組成,總部設於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客戶鎖定在大型跨國企業的Global One設計完整的全球通訊解決方案,來滿足企業急速增加的數據流動需求。在全球超過65個國家設有1400個通訊節點,並在德國與美國兩處設有通訊研發中心。它目前擁有超過3萬企業客戶,經營為企業提供整合語音影像與IP通訊的服務。區域營運中心分別是美國的Reston,法國的巴黎,亞洲的香港,澳洲的雪梨,歐洲還有波昂與法蘭克福兩個特別辦事處。
去年底美國MCI WorldCom與Sprint合併之後,直接給Global One帶來巨大的衝擊,首先就是美國市場的發展策略全盤被破壞,法國電信寄望以Global One切入美國這個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市場,並在企業用戶這個獲利豐碩的領域紮根。屋漏偏逢連夜雨,另一個合作夥伴德意志電信不安於室,私下與義大利電信談判併購事宜,這種背信行為徹底傷害了兩家公司的合作關係。法國電信面臨艱難的選擇,該不該繼續在Global One上做投資?
從1996年到現在,這個公司一直在賠錢,值不值得再經營下去?最後,執行長Michel Bon考量國際化是法國電信最首要的任務,也是企業存續與否的關鍵,毅然決定買回由德意志電信所持有的股權,讓Global One成為百分之百的法國公司。目前,法國電信公司已經將Global One規劃為進軍亞洲市場的先鋒部隊,企圖在這塊新興市場搶下豐碩的利潤。

**網路與無線通訊的結合

**
今年4月,法國電信宣佈了未來十年最重要的一項公司長期戰略規劃。這個記者會由執行長Michel Bon親自上場做簡報,將法國電信集團規劃整整半年的計畫鄭重推上檯面。
法國電信要成為最重要的網路與無線通訊的「整合者」。(這似乎回到我們之前提到法國這個民族對「整合」這項工作無比的狂熱上來了)結合無線通訊的技術,並將最好的網路「內容」,送達法國電信所有用戶手中的「終端設備」上。在這個規劃中,「行動電話」這個字眼已經被「終端設備」所取代,將來我們握在手中的,不會再是制式的電話手機,而可以是各式各樣的裝置:PDA、顯示板、大螢幕手錶,甚至可以是跨在鼻梁上的眼鏡。這些技術都不必法國電信去擔心,自有通訊設備製造商會體貼地設計出最新的產品,法國電信公司要直接面對最終消費者,所以必須擔負起最大一部份的「整合」工作。整合「新產品」與「市場需求」;「通用規格」與「個人化需求」;「內容」與「傳輸媒介」。
目前,法國電信集團內擁有三個核心團隊,分別執行這些功能:行動電話網、內容提供者、研發中心。Itineris是法國最大的行動電話網,擁有1100萬用戶,市場佔有率為50%。FT Interactive是集團內所有網路相關業務的總指揮。設於巴黎南邊郊區的CNET,則是全法國最重要的電信研究中心。這三個單位目前直接整合在集團無線通訊結合網路的整體計畫之下。

**WAP手機服務

**
從1999年下半年開始,就已經規劃了WAP手機上網服務,並且從大巴黎地區用戶選擇了1萬人來免費試用這個服務。而FT Interactive則負責將內容送上網路,這是由「Voila」網站處理。根據半年多試驗的結果,WAP服務中使用頻率最高的內容是股市行情與氣象報告;今年3月,已經有40萬次的網頁瀏覽率,15萬個上網次數。根據這個試驗的數據,法國電信相當有信心地在今年5月推出由WAP手機套裝打頭陣的「Ola WAP」專案,用戶可以選擇包括Sagem,Mitsubishi,Philips,Alcatel,Nokia,Samsung,Siemens與Motorola在內的各式WAP手機,然後就可以直接享受Itineris所提供的WAP服務。
接下來,將會是年底推出的GPRS(整合封包無線通訊服務)服務,這個服務的試驗也已經進行一段時間。在GPRS的服務架構下,收費標準不再是通話時間長短,而是資料傳輸量。屆時,手機將是全天候開機,而負責提供內容服務的單位,就必須規劃出更具有創造力與切身性的多元服務。
GPRS之後,迎面而來的將是第三代行動電話,歐盟早已決定用UMTS(UniversalMobile Telecommunications System,全球行動通訊系統)做為全體會員國的統一標準(就像當年的GSM),西班牙與英國的UMTS執照都已經發出,下一波是義大利與德國;法國決定以審核方式發放執照,但是每張執照費用高達350億法郎,期限十五年。法國現有的三家行動電話業者都可能「自然而然」得到這四張執照中的三張,法國電信在CNET研發中心的UMTS產品技術則已經默默規劃多時了。
就在今年5月,法國電信又由英國行動電話公司Vodafone手中,買下了英國另一家大哥大營運商Orange,在全歐的電信市場上積極佈局。在年輕的技術領域中,老成的法國電信不再反應遲鈍,加上它過往龐大的整體資源,假以時日,也許它輕盈起飛的身影,也會飛到亞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