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dot com?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太多dot com?
在上一期的《數位時代》(四月號)裡,陳豐偉寫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叫「dot com太多,dot org太少」,在網路上各討論區裡也引起若干的...

在上一期的《數位時代》(四月號)裡,陳豐偉寫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叫「dot com太多,dot org太少」,在網路上各討論區裡也引起若干的迴響與討論。
的確,四、五年前當網際網路才以公眾熟悉的新興面貌冒起於地平線時,它承諾的未來性是「全方位」的,它擁有革命的潛質、民主的潛質、以及弱勢族群逆轉的可能,當然當時它的經濟潛力也已經被熱烈的想像著,但絕不是今天一面倒向dot com的情況。
如果要再追溯到網路應用尚未為一般公眾所熟悉以前(例如當台灣只有教育部的學術資源網路,而沒有Hinet或Seednet之類商業化的ISP的時候),那時候,網際網路曾經是理想主義者的天堂,許多網路菁英想像網路所帶來或釋放的社會溝通與社會改造的可能性,加上網路本質上所擁有的分享、平等、公開、互動的諸多特性,曾經讓他們懷抱何等廣大的胸襟在規劃這項新科技的未來?
現在,不過幾年時光,為什麼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貪婪追求股價與財富的dot com,那些為社會奉獻、立意使世界更美好的dot org或dot anything else,怎麼一夕間就無人聞問了呢?
這個「天問」式的語句當然也是「相對性」的,其實在美國或其他地方,網際網路的其他「非企業性應用」也還是熱鬧非凡的;想想看,網際網路其實已經改造了整個學術研究的生態,研究者不僅通過網路取得主要的學術資源,也在網路上形成了一個「天涯若比鄰」的虛擬學術圈,過去你的研究成果可能要等到論文發表於期刊或學術會議上,現在你的觀點幾乎是即時就傳遍全世界。
弱勢文化與弱勢族群也相對找到最價廉物美的社群工具與溝通工具,雖然仍然是弱勢,但已經比過去沒有網際網路時更有發揮的力量。
如果用真實世界來做比較,真實世界的org與com的比例恐怕還要更低;因為在實體世界打造一個社會運動性格的組織,它的成本更高、維持更困難。從網路形成社群架構的方便與經濟來看,dot org並不如想像中少。 相反地,從這樣的角度看,dot com也並不算多。
如果你環顧四周的真實世界,企業組織的龐大數量其實是經過百年的建造累積,dot com要趕上實體世界中的com,恐怕也還路途遙遠。 使dot com呈現目前這種鬧熱滾滾景觀的,當然背後有「自私」這隻看不見的手在做一些事;但如果我們相信Internet將帶來re-engineering of whole society(整體社會的改造工程),我就會說,dot com的熱度其中一個力量是因為「要以無比的熱情來趕上它與真實世界間的差距」。
請不要誤以為我不贊成陳豐偉的論點,我不僅認同,也覺得深受啟發(正如我受許多網路觀念前驅的影響一樣);我也覺得我們應該注意陳豐偉的提醒,不要讓一個多種潛力的「新工具」(Novum Organum,借用英哲培根的概念)淪為單一面向的賺錢機器。但是,在支援這個觀點之前,我卻要說,是的,dot org太少,但dot com也還太少。
企業組織與其他非營利組織,都有一定的社會功能,並不是壓抑了東方才扶起了西方;我們要做的,是鼓勵每個人有勇氣在網路做自己的選擇,dot com or not dot com,不要人云亦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