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共治的B2B與P2P

2000.04.01 by
數位時代
清流共治的B2B與P2P
如果問Internet帶來了哪些時代精神?我們約莫可回答:是「合理」與「效率」。 人生而孤獨,所以必須群聚在一起,集眾人之力,創造個人難以...

如果問Internet帶來了哪些時代精神?我們約莫可回答:是「合理」與「效率」。
人生而孤獨,所以必須群聚在一起,集眾人之力,創造個人難以完成的美好生活。歷史上有鐵器、農藝、火石與電力……,幫我們溫飽,抵擋寒露與風雨,但我們找不到發明它們的特定個人,因為這些器物都是眾志成城、合理化與效率化的「集體作品」。
群聚的日子,除了心理上的「相互取暖」,最重要的日常營生,就是「溝通」-透過不同知識擁有者的彼此討論,萌發創意、形成組織和工作方法。為了集居不同知識擁有者,增加他們碰撞∕溝通的機會,村落與城市自然發生。大部分的人類歷史,都是城市與城市合作或對抗的歷史;愈多人(溝通機會多)的城市,通常比愈少人(溝通機會多)的城市有力量,因為經過溝通後的不同知識,才能完成實體世界的眾多發明;了解彼此的城市人,也更容易組成社團或企業,做到興建金字塔或帝國大廈的事功。
最早的城市規模,是靠「人的步行能力」來度量的(例如雅典與西安)。知識的溝通,必須靠人「『走』到一起」,才會發生;有了馬車後,城市規模變大,城市的知識能量增加,可以發明火藥取代肉搏來戰爭。當我們有了鐵路,城市再也餵養不起人類更大的期望,「國家」興起了。
接下來,電報出現,電話、飛機、廣播、電視接踵而來,今天世界上大家都在談WTO(世界貿易組織),想的是地球村中「天涯若比鄰」似的溝通,可以為人類帶來更大福祉。
但是如果比起今天7歲的Internet,歷史上由城市、國家、WTO完成的「溝通成績」,可能僅有十分之一不到;如果你相信「愈多溝通的知識,力量愈大」,我們不過才從「溝通的暗夜」中醒過來,天方破曉!
空間與時間的距離,使世界公民自由溝通的代價高昂與不可能,而「代理」溝通的人類組織,其實是溝通的最大障礙。掌握「溝通場地」的人,通常就掌握了知識的力量(國民黨的中常會、預算權的議會、聯合國的安理會……),當權力加上時間的酵母,就會絕對的腐化;代理人以全民溝通之名,履行利益交換之實,從國際奧運委員會「搬演」到台灣國民大會,屢見不鮮。因為不夠效率,溝通的結果就不夠合理,經濟就不夠現代化,促使有心人一直尋找一種合理與效率化的「全民溝通」方式,由衛星電話到視訊會議的ISDN線路……,直到我們有了Internet。
它便宜、飛快、夠深度,所以我們不必尋找「代理人」,就能在世界的1.5億上網人口中(10年後是10億)碰撞出無限溝通可能(麥卡菲定律:市場機會=溝通人數的平方)。我們眼前正面對一個超級發明的世紀,因為它合理到「沒有黑金」、效率到「無法向下沉淪」,它建構的正是一個虛擬「全民政府」,清流可以共治,有知識的人,彼此溝通、創造價值,再也沒有阻礙。
聰明的企業人,最早看到Internet「向上提昇」的力量,他們發現Internet可以幫億萬計的生產者找到億萬計的供貨商,讓他們自由約定價格、開放談判,省下傳統供應鍊上近70%的交易成本;他們也注意到天涯海角的創業家,在Internet上相互腦力激盪、分析億兆位元消費資料,可以研發出「最適機能、成本、生產技術」的產品,因而搭設了民主化的「電子交易市集」(Electronic Marketplace)。由美國到台灣,B2B的電子商務熱潮方興未艾,預估三年後就可以創造1兆5千億美金的產值。
Internet的衝擊不只是經濟的,它將「溝通」的權力從代理人手中搶回,歸還給每個能上網的人。大量知識自由溝通的成果,將是巨大偉岸、無比效率、完全合理。我們即將看不到違背人民意志的代理人機關,正如不再需要儲存滯銷產品的倉庫。
台灣這次的總統大選,我們同樣看到社會由下而上的期望力量-大多數人要的是一個清澈透明的政府,能效率化、合理化的執行人民意志,他們不再需要「英明」的領導中心,因為過往十年,他們已累積比政府更剽悍的經營能力;他們期許新總統能營造一個「便宜、飛快、深度」近似B2B的P2P(people to people)平台。「全民政府」的定位撞中了民意,是時間的偶然,卻是歷史的必然。
美麗新世紀,就是自由溝通、創造的世紀。
我們所需要的是:趕快補充理解世界的知識,培養一顆放膽發言的心-別忘了,我們都是清流共治的一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