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跳起快步舞曲

2000.04.01 by
數位時代
大象跳起快步舞曲
三月十九日,前一天總統大選的激情持續在國民黨部前燃燒;攸關台灣民眾生活的另一件大事,固網開放審查,當日卻在交通部,同時悄悄進行。 政治變天...

三月十九日,前一天總統大選的激情持續在國民黨部前燃燒;攸關台灣民眾生活的另一件大事,固網開放審查,當日卻在交通部,同時悄悄進行。
政治變天,台灣電信市場也在當晚,交通部宣佈台灣固網、新世紀資通、東森寬頻電信三家固網團隊得標後,隨著中華電信結束獨佔市場局勢,台灣正式邁入電信自由化的新歷史。
自一九九六年電信三法通過,政府推動電信自由化的政策確定,除了陸續開放電信業務(ISP、
呼叫器、行動電話、衛星通訊、固網等……),使台灣電信事業進入市場競爭機制;另一方面就是推動中華電信的民營化轉型。
過去三、四年,這個背負著國營企業老字號招牌的台灣電信龍頭──中華電信,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質變」與「量變」?接下來,面對固網開放後的新競爭壓力,以及釋股引來的焦點注目,又將如何應對?
中華電信是台灣第一家電信公司。為了營造台灣電信事業自由競爭的「球局」,而且避免「球員兼裁判」的窘境;一九九六年七月,電信總局將「管理」與「經營」部門分家,前者成了現在的電信總局,後者則是原來電信局營運部門公司化後的中華電信。
中華電信,雖擁有龐大電信資源,但卻得走出過去「資源分配者」的心態。對於中華電信公司化前後,關鍵性的心態轉折,總公司營管處處長張曉東一針見血指出:「過去獨佔經營,加上市場始終供不應求,經營原則是『公平』、而非『效率』;」一但脫離政府機關保護傘,面對球場上競爭對手,營運心態就得跳脫僵化的制度原則,轉而追求「績效」,「賺錢是民營事業的天職;」負責台灣大哥大行銷營運業務的副總經理曹萬鈞表示。
有人才、有技術、有資源,但如何讓中華電信成為能打仗的隊伍,總經理呂學錦心中的首要任務是:「把中華電信的競爭力激發出來。」而實際的作戰表現,一是市場行銷;一是網路建設和產品開發。

**事情開始不對勁了

**
行動電話開放,中華電信第一次真正從痛苦中學習成長。民營大哥大業者加入戰局前,中華電信也經歷過「市場競爭」,但像早期對手台灣電訊,經營數據專線業務,對中華電信來說,影響不到營業額1%,根本不痛不癢;張曉東指出:「公司化、民營化,這些『觀念』,中華電信七、八年前就開始討論,並對員工進行宣導;」但直到大哥大開放,原本九十萬排隊等門號的人,因為台灣大哥大加入,真正付費開通門號不到一半,「我們才真正『感覺』到事情不對勁。」。
民營大哥大業者的威脅迫使中華電信開始明確訂定營業目標。為了表現決心,當時還把董事長陳堯請來,親自對各營業分公司主管下達「作不到目標就去職」的通牒令,壓力層層而下,中華電信全體動員,結果一個月竟然做到三十萬用戶,遠超過原本十五到二十萬的業績目標。
中華電信與意識形態合作的系列廣告讓消費大眾耳目一新。中華電信大哥大廣告令許多人發出讚許之聲;但當初中華電信聽取意識形態廣告創意說明後,表示「想法太前衛」,當場就被對方回應:「你們想法太古板。」如今中華電信的廣告預算從不到一億到現在超過二十億。
另一隻金母雞-網路建設也開始突飛猛進。負責行動電話業務的余進一協理說明:「過去兩年,中華電信基地台的數目從六百增加為三千五百,我們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在做。」一九九四年,HiNet剛開始試用時,只有台北、新竹、台中、高雄四個機房,但隔年七月Seednet和其他ISP業者陸續加入後,當年年底,HiNet的機房數目已經有十六個。
有了競爭,大牛也要學習快跑,中華電信一連串新通訊服務產品,快速出招。中華電信研究所是國內首屈一指通訊技術研發單位,有一千多位碩、博士;但過去我們打了幾十年電話,還是打電話,直到近年,隨身碼、國際經濟電話卡、和民營業者互相較勁的各項行動電話及網際網路加值服務紛紛出籠;去年和信、東森推出Cable Modem有線電視寬頻上網,下半年,中華電信也馬上推出利用原本電話線的ADSL寬頻網路服務。

**趁早跳出鍋子的聰明蛙

**
在政府「先自由化、再民營化」的政策下,中華電信是在市場競爭的劇烈變動中,尋求自我蛻變和出路。與英國電信(British Telecom)早在一九八四年先行民營化,再逐步開放電信市場的做法比較,英國財政官員自己的評價是:「缺少市場競爭,民營化後的前十年,英國電信根本沒有什麼改變。」
在正式民營化之前接受市場挑戰,亦福亦禍。中華電信能夠在短短二、三年有如此大轉變,呂學錦承認:「市場競爭是帖猛藥;」他以「煮蛙理論」(慢慢加熱,讓蛙不知覺的被煮熟)比喻日本和英國的國營電信事業轉型(先民營化、再市場自由化),「每當談起中華電信,對方往往很羨慕我們能有市場競爭作為改革推手。」
雖有變革動力,但未能及時民營化,卻造成營運上層層阻礙。當所有民營業者既羨慕又忌妒中華電信所擁有的電信網路資源,被國營企業緊箍咒束縛的中華電信,整天苦惱如何突破政府採購法限制,讓網路設備建置和廣告行銷運用,能更快速、靈活。去年底一波「禮讓全民」手機搭配門號的促銷,若不是趁政府採購法通過前早已完成手機採購程序,這個活動根本無法進行。
釋股民營化,是中華電信突圍的重要一步。三月初,交通部與中信銀簽約中華電信釋股承銷案,將近九百六十五億的資本額,年底前,將在國內外釋出33%的股權。記者會中,董事長陳堯對釋股計畫表示:「越快達成越好,最好能提早到八月。」唯有官股減少到50%以下,中華電信成為民營公司後,旗下事業(HiNet、行動通訊、研究所……)分別獨立成為子公司的想法才有可能實現。
中華電信釋股,價值匪淺。以立法院通過的六十元底價計算,第一波釋股金額高達九百多億;而市場上認股的「股條」交易,甚至有接近百元行情。
若把未來中華電信可能獨立出的子公司分別計算,行情更為可觀。中華電信行動電話客戶規模,目前仍以三百六十八萬戶領先於台灣大哥大的三百四十萬;上網撥接的HiNet用戶數則是Seednet兩倍,網路流量也佔有國內市場六成;而兩家民營業者目前的未上市盤價格都在一百五十元以上,中華電信未來股價的想像空間,難怪要令財政部長邱正雄眉開眼笑說:「中華電信釋股,將為國庫帶來一筆可觀收入。」

**固網大戰,即將開打!

**
打完之前的ISP、行動電話等獨立戰役,全面對決的固網大戰,即將開打。雖然三家固網業者才剛拿到籌設許可,但線路開挖,早已開始進行,部份業者預計今年十月就可開始提供服務;中華電信為此展開一連串固防措施。
不像當年行動電話開放,市場處於待開發狀態;台灣目前平均每家有兩隻電話,新業者必須從中華電信手中搶出客戶。為了穩住老客戶,四月份,中華電信推出一連串的費率優惠,用價格戰,築起競爭壁壘,預期新業者將優先跨入的國際電話業務,跌幅甚至高達50%。
除了語音服務,寬頻網路服務,中華電信也有佈局。同樣針對新業者在初期會積極經營的企業用戶,中華電信推出的HiBuilding,免費拉光纖到各辦公大樓和公寓大廈,大樓中若有用戶想使用ADSL寬頻服務,馬上就可以完成佈線。中華電信的「積極」卡位,讓民營業者紛紛表示:「現在的中華電信,不可小覷。」
動作加大加快,其實是心態改變的結果。過去「一黨獨大」的中華電信,現在也領略了最新的企業經營兵法,利用市場佔有率優勢,加速策略結盟。為了拓展行動電話和網路的加值服務,中華電信的最大改變,是學會了策略結盟;三月初,HiNet和易利信(Ericsson)簽署無線應用協定(WAP)合作,未來將共同開發手機的應用加值服務。HiNet網際網路處處長郭國燦表示:「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擁有全國最大的客戶群,是許多合作對象主動上門的原因。」

**面對挑戰 接受國際化的洗禮

**
相對各家民營業者都有外資經營夥伴(台灣固網與美商通用電信、新世紀資通與新加坡電信、東森寬頻與德國電信),中華電信的國際腳步則顯得遲緩。總經理呂學錦承認:「對國際事務缺乏了解,是中華電信想跨出國門的一大難題。」由於加入世貿組織(WTO)後,對手很可能是洋將,如何讓眼前優勢,不至於在一夕之間消失,「邁向國際級電信事業,是必須之路。」
最近三年中華電信在矽谷、香港、東京及曼谷分別成立辦事處,未來打算從東南亞國家開始,展開國際電信業務。但是相較香港電信與新加坡電信,中華電信至少還落後一大圈。
人才流動,是這波固網開放對中華電信的另一衝擊。雖然釋股和明年民營化前的年資發放,會暫緩人力流失發生;但三家新業者同時誕生,所產生的人力需求,不只國內最大的通訊人才庫中華電信擔心,所有的民營ISP業者也有相同隱憂。
雖然中華電信的高階主管幾乎都是二十多年以上的「老中華電信」,對公司除了錢,更多的還是一份「情」與「責任」;但一場人才搶奪戰,仍是可以預期。
前有新的市場競爭,後有民營化前的政府法規窒礙,中華電信未來一年的腳步,得更快、更謹慎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