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解讀數位經濟

2000.02.01 by
數位時代
輕鬆解讀數位經濟
傳統經濟,速度的競賽 數位經濟,速度的終結傳統經濟,跑得快,就會贏;數位經濟,跑得快,只是生存的必要條件。 網路帶來速度,速度為顧客帶...

傳統經濟,速度的競賽 數位經濟,速度的終結

傳統經濟,跑得快,就會贏;數位經濟,跑得快,只是生存的必要條件。
網路帶來速度,速度為顧客帶來「好處」,但是不能為企業帶來「優勢」。網路的出現,是企業速度競賽的終結。
過去,速度是企業競爭優勢的重要來源。華碩生產主機板,一流的技術實力,加上與英代爾緊密的合作關係,使華碩靠比同業更早開發出與英代爾的CPU規格相容的產品,得以享有較高的毛利。聯強經營通路產業,廣為散佈的經銷據點,加上快速的維修服務,讓消費者三兩步的路程,就可以買到需要的產品,兩天就可以取回送修的物件,成就了聯強在資訊通路產業的霸業。
速度所帶來的資訊落差,過去也是獲利的重要來源。二○世紀之初的歐洲──美國股匯市交易員,能夠在大西洋兩岸的通訊設施還不普及之際,運用較快的資訊傳遞來獲得套利的空間;企業的大股東掌握與控制公司的資訊,作為比小股東先一步進出股市的依據,在台灣早已不是新聞;就連大學教授閱讀外語文獻的能力,藉以獲得國外的最新資訊,以往也是大學教授權威的主要來源之一。
乍看之下,網路經濟的時代,速度的競爭似乎更形劇烈。多數人選擇ISP的最重要標準是連線速度的快慢;幾乎所有的網路券商都提供股市即時資訊,即時程度的高低之別(資訊更新的次數與速度),幾乎是這些券商創造差異的主要賣點;和信超媒體靠「更快的」寬頻網路號召力,吸引了微軟以每股300元的高價投資;台灣的矽谷創業家段曉雷所創辦的AboveNet,和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所設立的 Akamai,則都靠解決網路的頻寬問題創造了百億美元以上的市值。
只是,速度能否成為數位企業競爭優勢的來源呢?讓我們先看看有線電視新聞爭霸戰的發展過程吧。在有線電視市場開放之前,三家無線電視台光靠晨間、午間和晚間的三個新聞時段,就壟斷了電視新聞的所有市場。後來TVBS成立24小時的專業新聞頻道,購買了好幾部可以做現場直播的SNG新聞採訪車,為TVBS在競爭激烈的有線電視市場打下了一片江山。不過才兩三年的光景,SNG採訪車已成為所有新聞台的標準配備。
正值選舉期間,如果我們掃描一下所有的新聞頻道,可以在每個頻道清一色而又「無時差」地看見各個候選人的競選活動。SNG新聞採訪車的出現,事實上是新聞速度競賽的終結,而非開始──再也沒有比「即時」新聞速度更快的新聞,「速度」也就再也無法成為電視新聞競爭優勢的來源。
最近,台灣的兩大報系重整組織,積極投入網路新聞的市場,PC Home集團和新新聞合作創辦的網路報紙「明日報」也在二月份創刊。可以預見的是,一場網路新聞的速度競賽很快就要上演。但是也正如有線電視新聞的速度之爭,沒有辦法提供即時新聞的網路報紙,將會面臨被淘汰的命運,存活下來的網路報紙則要面對「速度終結」時代的新競爭態勢。
像和信超媒體、AboveNet和Akamai這些企業所努力的方向,則可以視為是新的經濟型態邁向「速度終結」的「促成科技」(enabling technology)。寬頻網路或是資訊高速公路的出現,一如SNG採訪車對電視新聞所造成的影響,是速度之爭的終結。
網路帶來速度上的好處無庸置疑,但是網路創造速度,卻無法創造「差異」,也就無法為企業帶來「價值」。未來,速度將會是企業存活的基本能力,但是如何找出超越速度之外的競爭利基,將會是數位企業和數位人的重要課題。以教育產業為例,在資訊與知識的傳遞費時、無效率而且成本高昂的「前網路」時代,大學老師可以靠知識的「傳遞」來創造價值,但是在學生的網路搜尋能力可能勝過老師,一流的名師可以在網路上同時對全球數千名最優秀的學生授課的時代,大學教授的角色勢必要從「知識的傳遞者」,轉而為「知識的創造者」,才能面對新時代的新挑戰。
最新的網路科技時代,真正的贏家,或許是像亞里斯多德、柏拉圖、畢達哥拉斯般的「古典」知識工作者。

傳統經濟,擴展空間的廣度 數位經濟,追求空間的深度
傳統經濟的地理擴張策略,很快就要到盡頭;數位經濟的網路空間,剛要開始。
全球單一市場的出現,意味著傳統經濟在地理空間的擴展上,已到了無可延伸的「窮途末路」階段;網際網路的出現,讓地理空間的追求,由廣度轉為深度。
遠在工業革命肇始之前,地理範圍的擴張向來就是追求經濟成長的不二法門,英、法等歐洲老牌帝國的興衰,幾乎是與其在全球貿易的消長同步。部分的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更認為,在以大量生產為基礎的當代經濟體系,先進國家如果不能夠持續不斷地從後進國家獲得低價的原料和勞動力,並出口價格高昂的產品到這些國家,整個資本主義的運作就要面臨崩潰的危機。
從企業的層次來看,要追求企業的成長、營業規模的擴大,除了試圖提高既有產品的市場佔有率以外,也可以擴大產品線(水平發展)、往上下游整合(垂直延伸),或是開發一個全新的銷售區域──地理範圍的擴張。擴大產品線,可以像汽車工業裡的通用汽車,生產包括了釷星、OPEL、別克、雪芙蘭等等包含了多樣品牌、不同市場區隔的產品線,也可以像明碁電腦,在原來的產品線監視器、光碟機邁入成熟期以後,轉而投資行動電話手機和液晶顯示器等等全新領域的產品線;往上下游整合,可以像矽統科技在晶圓代工產能不足的情況下,自行興建晶圓廠,也可以像統一食品在本業發展有限的情況下,卻靠轉投資的下游通路業統一超商大放異彩。
不管是在既有的業務範圍內尋求市場占有率的提高,或是擴大產品線、往上下游垂直整合,都可以和市場區域的地理擴張策略合而用之,進一步光而大之。
企業在上個世紀進行全球性的擴張,最具體而微的象徵就是大型跨國企業躍居經濟活動的要角。以IBM為例,營業活動廣及全球160幾個國家,一九九八年的員工人數為29萬人,營業額800多億美元,高過許多國家的國民生產毛額。 跨國企業在數位世紀當然不會消失,國際的貿易活動在全球化、私有化和去管制化(deregulation)的風潮之下,在可見的未來也將會是有增無減。但是全球單一市場的出現,卻也意味著經濟活動「空間擴張的終結」。廣大的第三世界國家未能像許多企業樂觀預期地成為新興市場,已開發國家的消費能力則早已到了鈍化的地步,全球經濟市場的處女地,則只剩下眾人引頸企盼的中國大陸。
數位經濟的出現,是延續實體空間的終結,虛擬網路空間的開展。
網路經濟的出現,並非單純是數種技術力量的聚合,而是人們為化解傳統經濟發展危機所做的新嘗試。都市成長趨緩、人口增加有限,是所有已開發國家的宿命,房地產行業自然很難再有榮景,美國線上(AOL)五平方公分不到的網頁廣告,卻價值1600萬美元;IBM花了大半個世紀,僱用近30萬名員工,轉戰160個國家,才創造了2千億美元的市值;去年才上市的網路公司價格線上(Priceline.com),只聘請了275個員工,還沒踏出美國國門一步,就創造了89億美元的市值。
實體空間的廣度受限於地球的幅員、人口的成長和消費的能力,在世紀末已幾近走到了最後階段;網路空間的深度,則只受限於人們的想像力和創造力,現在,還只是個開始。中國大陸為何成為全球所有企業急急切切要投身其中的夢想之地呢?因為中國大陸,不管實體或虛擬空間,都是廣度和深度得以無限延伸的處女之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