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數位政治」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迎接「數位政治」
《數位時代》的創刊,標示著電子科技已經衝擊到台灣所有的生活領域,新科技孕育新思維,新思維醞釀新政治,一個全面挑戰傳統的數位政治時代,已經蓄勢...

《數位時代》的創刊,標示著電子科技已經衝擊到台灣所有的生活領域,新科技孕育新思維,新思維醞釀新政治,一個全面挑戰傳統的數位政治時代,已經蓄勢待發,即將在台灣登場。
數位時代帶來迅速豐富的資訊流通,地理隔閡從此不成障礙,政經情報從此更難壟斷,民氣集結從此更加快捷。地理不再隔閡,情報到處流通,民氣迅速串連,三者共同構成「數位政治」的首要特徵:全球化、透明化、多元化。
──全球化政治的抬頭,使民族國家不再是唯一的政治中心,國界從此被各種全球力量穿透,國民同時也是世界公民,本土文化同時也是全球文明。
──透明化政治的抬頭,使統治菁英不再能夠壟斷決策機密,國家從此被各種民間力量穿透,政府必須與人民相生相成,公私領域也開始互相滲透。
──多元化政治的抬頭,使生活不滿更容易凝聚出身分認同,政黨從此被各種社會運動穿透,孕育分眾組織和社區網路,導向生活團隊和水平聯盟。
「數位政治」的關鍵詞,包括全球化、文明、資訊、透明化、生活、品質、多元化、分眾、社區、網路、生態、認同。
在「數位政治」的時代,傳統隔閡開始消失,各個領域的分野不再絕對,各種力量的運作趨於交錯,各種身分的認同也逐漸重疊。
在「數位政治」的時代,政治既是經濟的一環,經濟也是政治的一環,同樣的相生相成,也發生在國家和社會、政府和人民、公領域和私領域。

**政治菁英的品種不再重要, 因為人民的眼睛更加雪亮

**
在全球化政治的衝擊下── 台灣政治將不再侷限於統獨之爭和族群矛盾,全球化政治將重新界定台灣的國家認同,促使台灣人民走出歷史悲情,站在共創全球文明的歷史高度,積極思索本土文化的世界意義。
兩岸關係將不再局限於戒急用忍的安全掛帥,全球化政治將重新界定台灣的國家利益,促使台灣人民走出恐共不安,站在經營全球市場的歷史高度,積極思索海陸樞紐的世界意義。
在透明化政治的衝擊下,政治菁英的品種不再重要,因為人民的眼睛更加雪亮,更能用心感受政治菁英的所作所為。在多元化政治的衝擊下,政治菁英的考驗更加嚴格,因為民氣的集結更加容易,更能隨時唾棄背叛人民的政客。

**台灣,不但需要適應「數位時代」 的新思惟,更需要掌握 「數位時代」脈動的新政治家!

**
全球化、透明化、多元化,「數位政治」早已遍地開花,尤其在蘇聯瓦解和冷戰結束後,「數位政治」更橫掃全球,造成全世界的政治創新。1993年日本結束了自民黨的38年統治,崛起的新政治勢力,日本新黨標舉「生活者主權」,鼓吹日本成為「生活大國」,主張日本應從「生產者優先」走向「生活者優先」﹔新生黨黨魁小澤一郎則呼籲日本走向「普通國家」,積極成為全球公民。
同樣在九○年代的歐洲,義大利法官主導的反黑金浪潮,瓦解了長期統治的基民黨。美國新民主黨、英國新工黨、德國社民黨改採「新中間路線」,都是舊左派因應全球化、透明化、多元化壓力,順勢而生的新政治運動。
台灣能否繼歐美日之後,開啟具有本土特色的「數位政治」革命?答案已經逐漸成形。多媒體的蓬勃發展,上網人口突破300萬,加上寬頻網路時代的來臨,都使台灣政治更加透明化和多元化。尤其是WTO入會的全球化壓力,更使台灣必須積極跟上世界潮流,藉由外力打破國內的黑金生態。例如今年五月通過「政府採購法」,即規定100萬元以上公共工程都要公開招標,重大工程則須開放國際標,都可減少黑金政治的氾濫。另如因應全球金融的挑戰,國內銀行業的空前併購,也將改造基層金融的派系生態。
邁向全球化、透明化、多元化的台灣,人民不但需要適應「數位時代」的新思惟,更需要掌握「數位時代」脈動的新政治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