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藝術直銷台灣混搭文化,三個年輕人無心插柳玩出CAMPO

2007.06.01 by
數位時代
狂歡藝術直銷台灣混搭文化,三個年輕人無心插柳玩出CAMPO
二○○五年的某一天,在一群愛好音樂、電影、生活的朋友中,林欣儀對綽號阿力的陳昱興說,想辦一個有如荷蘭女王節慶典(編按:荷蘭重要節慶之一,為每...

二○○五年的某一天,在一群愛好音樂、電影、生活的朋友中,林欣儀對綽號阿力的陳昱興說,想辦一個有如荷蘭女王節慶典(編按:荷蘭重要節慶之一,為每年四月三十日,當天居民與觀光客都穿著一身橙色遊行)般的活動,於是兩人就這麼動了起來,並把綽號小麥的同事陳靜婷也拉進來參一腳。活動最初,是在八德路上的建國啤酒廠舉辦一個結合電子音樂、前衛影像的白天派對,音樂涵蓋了迷幻搖滾、雷鬼、嘻哈、爵士等類型,直到十二月才加入創意市集概念。從初始只有數十名熟人聚會的規模,到今天每次活動都有四百至六百人參與,從此,「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儼然成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城市生活之一。
活動發起者欣儀以義大利文Campo作為活動標誌,CAMPO是指一種隱藏在市街當中的小廣場,周圍多是古代的市井、小店,甚至住宅後院。小麥說,CAMPO是在創造一個人們相遇的場所。阿力說,CAMPO想要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就像到了周末,有人去看電影、有人去登山、有人去一○一、有人去逛CAMPO。三位創辦人都說:「CAMPO不只是創意市集,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原先苦於缺乏固定場地,卻意外讓「全台走透透」成為CAMPO的一大特色。二○○六年開始,CAMPO從台北出發,走向台中舊酒廠、台南街道美術館海南路、高雄旗津海岸、愛河碼頭等八個縣市(七個還八個?與BOX不同),進而產生出一種新的、游擊式的、混生的「CAMPO風格」,CAMPO才真正成為當代台灣青年創作精神的代表之一。
二○○六年CAMPO巡迴至台南海安路藝術造街,這個原生於台北的城市生活節與在地文化有了一次美妙的交會。阿力說,台北雖然是重視創意的都市,但國際化卻讓當地創意產物愈來愈相似。他們帶著一群台北的班底到台南,並邀請當地藝術家們參與,在那個古意與現代巧妙融合的場所中,巧妙交織成具有在地精神的街頭活動。阿力還念念不忘海安路上的藍晒圖酒吧,這是由有九十幾年歷史的建築所改建的休憩場所,帶給他獨特的CAMPO回憶。
CAMPO還具有「街頭行動藝術」的意涵,每每都有意外的驚喜發生。小麥說,有一次活動邀請電音團體凱比鳥樂團,DJ們身著手術服、頭戴手術帽,並在周圍圍上白布幕,當DJ們播放音樂時,創造出像是醫生在開刀的皮影戲效果,讓她留下深刻印象與美好回憶。而在CAMPO海安路市集中,原本只是邀請來自日本福岡的搖滾小團體一起來「玩玩」,沒有表演的打算,但由於現場氣氛太好,感染了這群外國表演者臨場演出。小麥說,她覺得頓時彷彿置身日本街頭,而創造出這種魔幻氛圍就是他們所追求的夢想。
不同於台灣當代許多獨具風格的文化節慶、生活運動,三名創辦人相當堅持CAMPO除了原創與自由精神之外,沒有任何限制。阿力說:「CAMPO就像一張白色的畫布,在這裡你可以做任何事。」每一次活動都由不同的參與者,為CAMPO留下不同的註記。
二○○六年底,CAMPO意外獲得前進上海的機會。原本只是因為創辦者接受中國著名文化生活刊物《城市畫報》的訪問,將這種創意市集與城市生活節的觀念散播開來,後來《城市畫報》開始在大陸主辦城市生活節與創意市集,也邀請他們來觀摩。今年初,CAMPO帶了幾個台灣的音樂、影像表演者與創意市集攤位,參與北京的Midi搖滾音樂節,與對岸的文化工作者、當地品牌互相交流。今年底,CAMPO還計劃到英國倫敦,看看這股台灣原生的生活力量,是否能與歐陸文化產生巧妙的撞擊。
對三名CAMPO創辦人而言,他們的最終理想尚未完全實現,如何讓CAMPO跳脫創意市集地攤化的宿命,是欣儀、阿力、小麥將要面對的挑戰。「我們期待永遠有『誤闖』CAMPO的年輕人,不斷發現多采多姿的事物,」阿力說出其他兩位創辦人共同的心聲。

城市生活家個人小檔案

林靜儀(靜儀)
年齡:30歲
現職:CAMPO創辦人
學歷:東吳大學法律系

陳靜婷(小麥)
年齡:26歲
現職:普普文創媒體公關
學歷: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

陳昱興(阿力)
年齡:26歲
現職:普普文創企劃總監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系

CAMPO大事記

2005 在建國啤酒廠舉辦第一屆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當年度共舉行六場CAMPO活動
2006 CAMPO全省巡迴七縣市,足跡延伸至高雄、台南、台中、桃園等共二十一場
2007 參與中國最大搖滾音樂節第七屆「Midi搖滾音樂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