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2007.11.01 by
數位時代
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最近公司營收穩定,每天都在期待明年某月起踏入「單月獲利百萬」。只是現在我已失去初嘗獲利滋味時的喜悅,因為「單月獲利百萬」往往是個不能帶著微笑...

最近公司營收穩定,每天都在期待明年某月起踏入「單月獲利百萬」。只是現在我已失去初嘗獲利滋味時的喜悅,因為「單月獲利百萬」往往是個不能帶著微笑敘述,否則會被旁觀者訕笑的數字。

台灣本土網路公司若一年能獲利數百萬,就是值得媒體報導的好消息,如進軍中國前的愛情公寓。如果能年獲利兩、三千萬,就已是本土網站的模範生。但如果和竹科高階主管談到這些數字,第一個反應就是「賺一千萬不算什麼吧」。對較具規模的中小企業來說,月獲利百萬也不是什麼天文數字。看看85度C,或任何一家稍有知名度的整型診所,要拚過台灣知名網站的獲利並不難。

缺乏競爭對手與資源
這就是台灣網路產業的一體兩面:當你發現一個新大陸,高興地闖入成功、橫掃對手時,很快就會發現,這純然是因為強大的競爭對手不多。大企業看壞本土市場,根本不想把資源放在這。如果雅虎(Yahoo!)、Google沒興趣,就是一塊蠻荒的處女地。就如同與大陸隔絕、哺乳類到不了的大島,就會演化出巨大的鳥類,取代哺乳類在生態系裡的地位。但這些不會飛的大鳥,一旦遇到哺乳類就會快速滅絕。

即使爬升到客戶數台灣第一的地位,本土網站的規模可能也只是美國同類網站的五百分之一。有些網站的創辦人放棄了進竹科大公司的機會,只為圓一個夢想。以台灣網路產業的規模,五年、十年後,這些創辦人會不會後悔,將人生的黃金歲月,奉獻給台灣網民?

踏上大聯盟的王建民、胡金龍,在我們心中的地位一定高於彭政閔、陳致遠(當然,收入也遠遠超過)。儘管藝術成就未必有高下,李安的影響力、知名度肯定遠大於侯孝賢、楊德昌。能經營全球市場的宏碁、或把晶片嵌入中國白牌手機的聯發科,帶給中高階員工的經濟回報,恐怕都大於雅虎奇摩付給無名站長的購併費用。你的產品(或表演)最終能帶給多少人方便(與快樂),才是決定獲利與名望的關鍵因素,與產品的本質沒有絕對關係。未來的報酬缺乏想像空間,也就阻絕人才與資金進入本土網路產業。

在這樣的全球化邏輯下,台灣的網路使用者成為乏人照顧的一群。固然雅虎奇摩已經滿足多數人的基本需求,但如中小企業的客戶關係管理(CRM),在國外已造就如Salesforce.com的大型公司,在台灣卻缺乏有力且認真的投資者。歐美與中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Web 2.0網站,在台灣仍是三、兩隻小貓的狀態。「要賺大錢,就做為美國人服務的英文網站吧」、「想得到最好的服務,就學好英文直接註冊國外網站吧」,在geek圈,這樣的聲音不斷迴盪。雖然聲音宏亮且理直氣壯,在迴響中總不免帶著淡淡的悲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