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中的不選&細選

2008.01.01 by
數位時代
大選中的不選&細選
台灣該怎麼和中國打交道?﹂民進黨的主張是「鎖國」,道理很簡單,為了在選舉時「行銷集體恐懼」(譬如說有多少枚飛彈瞄準台灣)而已。要以最經濟的方...

台灣該怎麼和中國打交道?﹂民進黨的主張是「鎖國」,道理很簡單,為了在選舉時「行銷集體恐懼」(譬如說有多少枚飛彈瞄準台灣)而已。要以最經濟的方式短期動員到最大量支持者,就得在平日的兩岸政策上,維持一種「人造的緊張」。當然,執政團隊對全球化經濟發展的「知識集體匱乏」,也加深對鎖國的駝鳥式執著。

國民黨的答案是「開放」,但仔細看它的核心理念,除了「立即三通」外,並沒有進一步的積極論斷或主張(譬如「在哪一種分工藍圖上,來架構台灣與中國的全球化角色」),這樣的「模糊型開放」,比較像是為反對民進黨鎖國而不得不推出的「反行銷」而已。國民黨雖然號稱擁有最佳的財經內閣人選,平時還有智庫分析資料,但始終提不出撼動人心的兩岸政策。

「台灣該怎麼和中國打交道?」我們當然沒有標準答案,但沒有標準答案,不意味著我們不能進行「破壞性的探索」與「創造性的抉擇」。譬如說:台灣應該把中國當作延伸「台灣製造業實力」的製造基地?還是該把中國當成一個崛起中的潛力消費市場,期許它扶植台灣內需產業成為世界級巨人?

也許你會說兩者不該互斥,但是否有發展時間序上的前後不同策略?更或者台灣是否該更狂野點──和中國攜手(也許該再加上新加坡),架構一個在全球經濟體內更顯赫的新位置?譬如荷蘭的流通、設計、行銷能力與歐洲的生活用品產業,主導了當今全球富裕社會中的某些生活風格(「綠建築」就是一例)。

過去十年,台灣始終抱持著剛硬的兩岸政策態度,所持的立論依據始終是「中共對台不放棄武力的敵意」,但走闖世界經濟江湖的資本家,都明白這只是中國對內維持合法性統治的政治語言而已,中國政府真正關心的優先議題,是「穩定而不出軌」的經濟成長、消弭地方割據的齊一性治理、縮小貧富差距,以及解決日益嚴重的統治效率問題,「台灣問題」僅只有在「獨立口號」落實化的那一刻,才會變成優先議題(否則會讓既有的地方割據,演變成全國性動亂)。民進黨不可能不明白這樣的政治計畫,但它只是為了捍衛執政權背後龐大的經濟利益,硬是為兩岸鎖上了難解的硬框架。

過去十年,藍綠雙方各自就著兩岸議題打一場對峙的迷糊仗,背後的邏輯都是短期動員的經濟性。在這過程中,受傷害的並不是台商,也不是外銷的大型電子產業,因為能帶著資本與知識在國際間移動的人,都是強者;真正受害的台灣工作者,反而是那些「不想移動」、「不能移動」或者「無資源移動」的人。弔詭的是:他們中間的大多數,就是鎖國政策的被動員者。

二○○八又是台灣的大選年,但這一次,台灣社會恐怕不會像往常一樣,被簡單的幾套情緒語言就說服。過去四年你眼中所見的全球化場景,它逼著你要做實質的行動抉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