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未來只瞄準在一個位你絕對死定了

2007.05.15 by
數位時代
把未來只瞄準在一個位你絕對死定了
  程天縱Profile  祖 籍   山東濟南 年 齡   55歲 學 歷   台灣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美國SantaClara大學...

  程天縱Profile 
祖 籍   山東濟南
年 齡   55歲
學 歷   台灣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美國SantaClara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經 歷   惠普台灣公司經理、中國惠普公司總裁及董事、德州儀器大中國總裁、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是一句各行各業「前輩」的自我警語,而六月一日即將正式加入鴻海集團、前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程天縱則自我解嘲道:「希望到時候屬於自己的那片沙灘,不是別的,而是夏威夷的威基基海灘。」

威基基海灘以舒適涼爽氣候及美麗海灘,吸引全球一波波度假人潮,過去鴻海內部員工都知道,只要是挑戰不可能的任務,郭台銘總是會鼓勵員工,「這個Case結束之後,放你到夏威夷度假。」只不過Case結束之後,下一個Case又接踵而至。就像誰也沒有想到程天縱會在結束三十年的專業經理人生涯後,再躍上一個更高的浪頭。

國際政商關係好
與江澤民、卡拉姆都有交情
郭台銘和程天縱兩人英文名字都是Terry,兩人已相識了二十二年,也都是外省第二代,「同時我們的父親都是警員,而且兩人從小就要負擔家計,」程天縱透露,四月時在北京遇到郭台銘,兩人又聊起「轉換跑道」的事,郭台銘的誠意終於打動程天縱,他很快決定辭去德儀(TI)亞洲總裁,轉戰鴻海。

離上一次程天縱準備離開惠普(HP),郭台銘請他到美國的家裡談加盟鴻海,已經快要十年了。當時程天縱決定加入德儀,沒有加入鴻海。而這十年間,程天縱為德儀在亞洲創下了成長十倍的佳績。

六年前接掌德儀亞洲區的最高管理職務之後,程天縱更統籌管轄三座生產製造中心、一座研發中心、兩座無線技術中心、六座應用產品工程中心、以及十九個行銷業務據點,也難怪德儀總裁暨執行長譚普頓(Rich Templeton)在程天縱辭職的新聞稿上惋惜指出,過去十年,程天縱在德儀與團隊合作無間,「強化了我們在亞洲區的客戶服務與銷售業務!」

除了業績,還有外商進入中國不可或缺的人脈。包括和中國前總理江澤民、印度總統卡拉姆(Abdul Kalam)等的友誼,程天縱為德儀在兩大全球最重要的市場打下基礎。程天縱也為自己締造了很多「第一」:包括第一位曾任台灣惠普總經理,再前往惠普中國區擔任總經理;第一位德儀亞洲區的中國總裁;也是第一位當上科技公司亞太區總裁的台灣人。

程天縱認為「成功」很難規劃。很多人做生涯規劃,是看準一個位置向上努力,有人看到他走過的路,就說未來想要坐Terry的位置,「我說你慘了,我的位置只有一個,」他強調,一個人的路要愈走愈寬、愈走愈廣,這樣機會才會更多,不會愈走愈窄。「如果你把未來的機會只瞄準在一個位置上,你絕對死定了!」

成功定義轉換
從追逐名利到家庭優先
事實上,程天縱的「輩份」很高,像是他早年進入惠普時,不只是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鴻海郭台銘等都還在創業階段,連光寶執行長林行憲等,都還是南勢角工廠裡的工程師。程天縱一路從專業經理人到美國受訓,也成功打開了台灣電子業專業經理人的「典範之路」。

「對於成功,我其實有深刻的感受和體會,」程天縱在接受《數位時代雙週》專訪時強調,今天的成功,可能五年後回頭一看就不覺得成功,成功很難在半途蓋棺論定。像他在大學時成績是後段,當時成績好的前段都拿到獎學金到美國去,家裡窮的前段還賣房子換美金到美國。

但這些「前段」畢業後留在美國惠普、IBM或德儀的實驗室慢慢幹,幹到現在快退休了,只做到實驗室基層經理。「反而是我這個後段班的,不知怎麼混的,竟然變成亞洲總裁,職位比他們高五、六級。」程天縱說。

當時進入外商公司,人人羨慕,可是他回頭看看一些同學自己創業,現在都是上市、上櫃公司的老闆。當時很多運氣沒他好的人,因為升遷無望,黯然離開惠普後自行創業,「我在外商最高位置一輩子也拿不到這麼多錢,當初表現得好,不用面臨走投無路需要創業的關頭,反而錯過一夕致富的機會。」程天縱說。

大企業像金字塔,由塔下往上爬時會擠掉很多人,爬不上去的人,不見得就是失敗,爬上去的也不見得能一直保持成功。他又舉了一個例子,「我在惠普一直升上來,有些沒搶到位置的,就到微軟(Microsoft)去了,結果股票大發。他成就沒有我高,但是拿到的股票比我多。」

十年前離開惠普時,員工曾送給程天縱一句口訣:功勞是老闆的,錢財是子女的,官爵是一時的,只有身體是自己的。「不要把一生心血菁華賣給公司,留給家人的卻是破銅爛鐵。」程天縱有感而發。事實上,他一路成為「台灣最成功的外商經理人」,最後的代價卻是結束了一段婚姻。

最近三年只要是在許多私人場合,都會看見程天縱帶著再婚的妻子出席。經歷離婚與再婚,程天縱指出,當初放棄中國惠普到德儀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德儀的亞洲總部在台北,不管是高潮或是退潮,他會把愈來愈多的比例回歸到家庭生活。

程天縱的話語中已了無遺憾。「走專業經理人這條路,不要回頭去想,你永遠沒辦法回過頭再走一遍,」程天縱說,不需要回頭看,但是往前望,他也很清楚,離開知名企業,光環都消失了,一切要重新回歸到自我。「我知道我有名是因為我在惠普、我在德儀,一旦離開了,沒有人會記得我。」

命中注定進鴻海
三十年後再攀人生高峰

程天縱喜歡引用郭台銘的名言:就像公雞一樣,每天啼日,啼到最後還以為太陽是牠叫起來的!程天縱坦言,專業經理人就是要守本份,明白自己是公雞,不是太陽。

過去二十年間在一流外商做出成績,不只郭台銘找過他,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找過他,副董事長宣明智找過他,但他都沒去。當時他對媒體談到何時退休,曾打趣地說:「現在錢還沒存夠,要等到德儀的股價回來,無後顧之憂才會退休。」

經過三十年外商經理人生涯,程天縱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他的結論是:成功,每個人有自己的路,任何組織都是金字塔,CEO只有一個,但每個人都deserve快樂,所以每個人要在走自己路的過程中,走出樂趣和成就感,因為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不會只有一個郭台銘是幸福快樂的。

所以在他的名字和郭台銘再次連結在一起時,許多人還是覺得錯愕,畢竟兩個人有完全不同的風格,從多年前程天縱在郭台銘書上的一段序言就看得出來,當時程天縱(以下簡稱程)問郭台銘(以下簡稱郭):「你有沒有上過面試技巧的課?你如何決定聘用一個人?」

郭答:「沒有,我對人有直覺。」
程問:「你有沒有上過時間管理的課?你怎樣安排你的行程?」
郭答:「沒有,我的行程隨著需要而走。」
程問:「你有沒有學過經營管理及領導統馭的課?」
郭答:「沒有。」
程問:「那麼你怎樣管理鴻海?」
郭反問:「如果有小混混到公司來要保護費,你怎麼辦?」
程說:「從來沒想過,不知道怎麼處理,也許去報警吧!」
郭問:「如果員工在工廠的生產線上打架,你怎麼辦?」
程說:「不知道」
郭問:「如果你們客戶賴帳,貨交了卻收不到錢怎麼辦?」
程說:「不知道,我們法務部門會告他們吧!」
郭問:「如果公司的支票到期,而銀行存款不足,你會跑三點半嗎?」
程說:「不會。」
郭問:「那麼你身為一個總經理,公司是怎麼經營管理的?」
從這段對話中可以了解程天縱是典型的外商公司訓練。但是程天縱對這樣的變化似已有心理準備,他開玩笑說:「每九年我就有一個大變化。」例如一九七○念交大、一九七九年進惠普、一九八九年被派駐香港、一九九七年轉戰德儀,今年初他想:「今年又是第九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二○○七年竟然是跳槽到鴻海。

熟稔中國政經
在鴻海找到更寬廣發揮舞台

程天縱目前還沒有確定在鴻海的職務,但是外界猜測,鴻海在上海興建的全球總部中,程天縱極可能身居要職,因程天縱在中國惠普及德儀任職期間,建立了良好的政府關係和公共關係。而且他對跨國企業的管理、政府公關、媒體關係、合作夥伴關係的優勢,正是鴻海所欠缺的。

另一方面,對程天縱來說,過去二十年,是外商帶技術和資金進中國;現在,中國正值本土規格制訂期,是台灣科技廠商切入大陸內銷市場、進軍國際的最佳時機。程天縱就指出,以前大陸有舊三寶,主要目的是保護自己的國有產業。第一寶是關稅,二寶是生產製造配額,三寶就是提高大陸外企的本土人才資源應用程度。

但是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後,「舊三寶」完全和WTO自由貿易精神抵觸,程天縱認為,未來大陸勢將以「新三寶」取代「舊三寶」。從去年開始,大陸就開始政策轉換,像「新三寶」之第一寶,未來中國保護國有產業的工作,將會交由地方政府來做,地方的保護色彩將會更濃,因此看待大陸市場不能僅以單一大市場去看,而是一個無數地區性小市場集合而成的。即使進入WTO之後,策略性的高科技產業仍會享有五年的保護期,這便是台灣企業,特別是高科技業進入的極佳機會。

至於「新三寶」的另外兩寶,可以看到舊二寶的影子。例如關稅改為「增值稅」。像大陸特別鼓勵支持軟體業及半導體產業,因為這被視為進軍國際高科技產業之鑰。在軟體業方面,進到大陸的廠商,稅率從原本的一七%降到三%;半導體產業則是介於三%到六%,看各地自行評估在地化標準。

第三寶就是生產製造配額取消,但改以自行制訂中國的標準,強調技術要與國際接軌,設備上要使用本土標準。這部份衝擊許多外商,大陸自訂規格標準,跨國科技大廠都十分緊張。連當時惠普總裁菲奧莉娜(Carley Fiorina)都還曾親自拜訪中國高層,就只因中國大陸要把印表機中的墨水匣與噴墨頭分離設為標準(稱為頭盒分離)。

除了像印表機,中國在三大科技產品方面也言明要自訂規格,包括手機、無線網路產品(WLAN)及數位電視。此舉也讓國際知名廠商十分擔心,但這也是台灣廠商可與中國廠商合作的地方。程天縱說,大陸企業有自有品牌,也有低成本資源的純代工,但大陸沒有更新設計的能力,也就是ODM的能力,這部份是台灣的專長。

程天縱縱橫大陸十二年,他認為,台灣科技產業研發技術再優良,但沒有品牌,要打進大陸內銷市場,要不就是藉歐美OEM的身分進去,或是做大陸企業的ODM或共有品牌的夥伴,要不就是得要自創品牌,這些變化,再大的鴻海也必須面對。也讓程天縱看見了自己更寬廣的發揮舞台,繼續詮釋屬於自己的「成功」。 

外商主管轉戰本土集團比一比 
陳俊聖  程天縱  毛渝南 
外商公司職稱  英特爾全球副總裁  德州儀器亞太總裁  北電網絡亞太總裁 
年齡  44  55  51 
進入的本土企業  台積電  鴻海  鴻海 
主要專長  行銷企劃、業務管理  政府公關、生產管理  電信政策、行銷業務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