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運作小公司的全球化對策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跨國運作小公司的全球化對策
 我的猶太祭司在贖罪日說了這個笑話:某所社區學校午餐自助吧的前方放了一籃蘋果,上面有張警告寫著:「只能拿一個,上帝在看著」。自助吧的末端,過...

 我的猶太祭司在贖罪日說了這個笑話:某所社區學校午餐自助吧的前方放了一籃蘋果,上面有張警告寫著:「只能拿一個,上帝在看著」。自助吧的末端,過了主菜的位置則是一大碗餅乾,某個學生放了另一張告示:「儘管拿吧,上帝正忙著盯住蘋果」。

這則笑話讓我不由得想到今日美國境內關於自由貿易的爭論。目前在共和黨當政的情況下,自由貿易受到了保障。但當人人都注意著前線的動態,後方的美國境內,一股試圖瓦解對自由貿易支持的力量正逐漸發展中。WTO的杜哈(Duha)回合貿易談判因美國農業工作者的反對而處於停頓狀態,並且白宮為貿易談判所成立的「快速決策」(fast-track)官方組織也即將解散。照著傾向保護主義的民主黨應該會拿下白宮或議會主控權的情況看來,未來任何新的自由貿易談判,都可能會毫無進展。

我希望民主黨不會照這個腳本走。敝人一直相信,伴隨自由貿易而來的,將會是更好退休以及健康照護安全網絡。但是我再也不是個自由貿易論者,現在,我是極端的自由貿易主義者!為什麼?因為在這個新全球化時代,許許多多人可以輕易使用著具備創造力與通訊的工具,在世界各地一起競爭、聯繫與共同工作。於是,做生意的第一黃金法則變成:任何可能的商機,都將被世界某些地方的某些人發掘。僅存的問題是:你是提供者還是接受者?

置身於此,我們社會要繁榮的方法便是盡其可能地提升教育水準,保持社會的開放與彈性,才能有愈多的人成為各種商機的先驅提供者。對我們來說,Google出生地在美國這種事,事關重大。

「那種對於大量完整的構想、差異性、新觀念,以及競爭警訊等最不排斥的社會,最後將會勝出,」印度科技業龍頭公司﹁資訊系統技術公司﹂(Infosys)的CEO南丹奈卡尼(Nandan Nilekani)說,「而可以有效率地將任何新需求快速轉換——想法變成生意的社會亦能領先。」

過去的左派人士認為自由貿易僅僅對跨國大企業有利。事實上,現在自由貿易對從事跨國性運作的小公司或個人更顯重要,而這兩者都能夠創造出好的工作機會。

上周我在內布拉斯加(Nebraska)和道帕瑪(Doug Palmer)會面。他和他的夥伴帕特波沙(Pat Boeshart)製造建築物所使用的隔熱混凝土。傳統使用發泡體將混凝土隔熱的作法是先製作發泡體,然後裝上卡車運過大半個美國送到工地,覆蓋在混凝土上。帕瑪的公司Lite-Form找到一種韓國機器,只要加裝一種裝置,就能直接在工地做出發泡體及混凝土,省下大筆卡車費。今天,帕瑪位於南蘇城(South Sioux City)的公司從韓國進口這些機器,加上自己的裝置再出口到科威特。

他的公司有份阿拉伯文的手冊,告訴科威特客戶如何使用產品。這本手冊,是由當地一家屬於內布拉斯加溫內巴戈印地安原住民所有的廣告公司所製作,這家廣告公司則起源於此原住民聚落的經濟發展合作計畫。如今整個情況是:美國中西部的印地安人,替內布拉斯加人所進口的韓國機器印製阿拉伯文手冊,一切都為了購買機器的科威特客戶。

「保護主義使我害怕,」擁有二十八名員工的帕瑪說:「如果我們築起一道壕溝,然後悶著頭照老方法做下去,還自以為是全世界最聰明的,那就完蛋了。我們必須保持以物易物和貿易的彈性。」

數日後在矽谷,我和一位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的印裔美國人阿吉山古塔(Arijit Sengupta)碰面。

他的公司BeyondCore發展出一套軟體演算法,能夠偵測並且降低那些外包後勤業務的錯誤。當我見到山古塔時,他給我一張印有個人標誌的名片,並說明標誌是他在網路上找的一位羅馬尼亞平面藝術家所設計。公司使用的資料庫以及網路伺服器是免費軟體,他同時還將公司的行銷、業務、專利申請等部份外包給印度公司。

當我問到:「你的辦公室在哪?」他揚了揚手中的黑莓機,後者替他專接所有來自印度、波士頓和帕洛阿爾托(Palo Alto)的電話。他與他的七名員工已有了一個名列財星五百大的客戶。

「在我創立公司時,壓根沒煩惱過地理位置這件事,」他說:「那時滿腦子想的是,上哪兒找最好的資源來做事。你真正需要的是不同凡響的點子,那才是最困難的。」

要把好工作留在美國的方法並非築起高牆,而是吸引這些懷著絕佳構想的人才,然後給他們可以放手去做的自由。 

在這個新全球化時代,人們可以輕易使用各種工具聯繫,任何可能的商機,都將被世界某些地方的某些人發掘。 

如果我們自己築起一道壕溝,
然後悶著頭照著老方法做,還自以為是,
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聰明的,
那就完蛋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