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製造業轉型再創獲利傳奇

2006.10.15 by
數位時代
台商製造業轉型再創獲利傳奇
人民幣升值對台商到底有沒有影響?影響有多大?關鍵在於原材料採購的方式和管道。對許多以進料加工或來料加工為核心業務的台資代工廠商來說,進口...

人民幣升值對台商到底有沒有影響?影響有多大?關鍵在於原材料採購的方式和管道。

對許多以進料加工或來料加工為核心業務的台資代工廠商來說,進口原材料是最大的成本支出,人民幣升值反而使他們的原材料成本相對下降,抵銷了中國境內原材料成本的上漲。

身兼昆山台商協會副會長的錸德集團中國總經理張永南接受採訪時表示,錸德的中國廠房主要生產光碟片,九○%外銷,一半原物料來自海外如日本、美國及德國等,以美元計價,而以人民幣支付的成本在總成本中只占很小比例,因此人民幣升值對錸德影響不大。

「一頭在外」出口業者影響最鉅
但是相對於那些在中國採購原物料,加工製造成商品後,再銷往歐美的「一頭在外」業者來說,看待人民幣升值可就沒那麼輕鬆了。

「影響肯定有,」從事出口貿易十一年的深圳希達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戴湘農表示,美元和人民幣的中間價原本是八.二七,「去年七月二十一日升值當天,我當場就損失了應收帳款的百分之三點多,現在跌破七.九,損失更大了。」

特別是對於紡織、陶瓷、玩具、工藝品這些長期依靠「拚價格」占領市場的出口產品,原本賺的就是微利。很多人只看到二○○五年中國紡織品出口一千一百五十億美元,順差超過九百億美元。然而這個亮麗數字的背後是兩百億件服裝和大量紡織品原料,在國際市場上,每件產自中國的紡織品,平均售價還不到四美元。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升值幅度只有二%,也足以把僅有的利潤吃掉一大半。

「誰漲價,誰先死」廠商觀望
雖然人民幣升值的議題早已經被搬上檯面,許多金融分析師也一再呼籲企業要及早準備,包括對未來出口收匯的不同期限和幣種做好計畫、測算滿足出口成本預算的目標匯率水平,進而做好匯率套保的綜合計畫等方式,減少匯率損失。然而在中國嚴格的金融管控制度之下,有能力提早規劃的企業少之又少。

因此,大多數台商的因應之道,還是「兩手」策略。

首先是自我消化,自行吸收匯率損失,同時也要求產業鏈上流的供應商一起消化。如果消化不了,就只能漲價。

雖然生產者的心理都期待著漲價,但是價格也是一把雙面刃,如果弄不好,不但得罪客戶,也會傷了自己。以陶瓷行業為例,為了減低原料漲價和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今年初中國幾個領頭的陶瓷企業,曾協商共同將出口價格上漲二○%左右。說歸說,在剛結束的第九十九屆廣交會上,只有少數有品牌、產品新穎的企業價格能夠上漲五%到一○%。

戴湘農表示,市場競爭太激烈了,不可能把人民幣升值的幅度同比反映在價格增長上,如果匯率增長三%,價格可能只能增加一%或二%;如果為此把客戶得罪,可能更划不來。因此同業間普遍流行一種說法:「誰先漲,誰先死」,雖然無奈,卻也是現實。

應以積極心態面對市場機制
俗話說「危機也是轉機」,當企業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除了一部份人選擇出走或倒閉,多數的企業主還是願意用積極的態度面對未來的方向。戴湘農表示,人民幣升值對低利潤的出口企業來說雖然痛苦,卻也是必然趨勢,不必如臨大敵。

他認為,台灣中小企業的代工模式,以及一向由家族掌控或管理的「作坊式」經營型態,都是競爭的障礙,「今天與過去相比,中國的政策力量會愈來愈淡,最終還是會回歸到市場機制,正好利用這股外來力量,調整自己的經營模式。」

因此戴湘農一方面對產品進行結構調整,增加高附加價值的產品,改變依賴低價格在低端市場競爭的局面,一方面在加工基礎上,提供客戶技術支援、品牌推廣、以及供應鏈管理上的各種服務,希望能成功轉型為服務製造業。

長期以來,中國引以為傲的「出口創匯」神話,即將隨著人民幣升值成為過去式,在新的浪頭上,像戴湘農這樣具有拚搏精神的下一代製造出口業者,能不能再創另一個中國「出口創利」的神話?這個答案需要時間來證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