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農作大豐收

2006.10.01 by
數位時代
能源農作大豐收
每當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各國過度熱中將油價哄抬到七○年代的水準時,那位著名的沙烏地石油部長——沙克阿美扎奇亞馬尼(Sheik Ahm...

每當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各國過度熱中將油價哄抬到七○年代的水準時,那位著名的沙烏地石油部長——沙克阿美扎奇亞馬尼(Sheik Ahmed Zaki Yamani),總愛挺身而出告誡他的同胞們:切記,石器時代並非沒有石頭可用而結束的。

他的意思是,石器時代的結束乃因人們發明了其他的工具;同樣,石油時代並不會因為沒石油可用才結束,而是因為油價過高,於是大家另尋他法。亞馬尼正在警告同胞們別太貪心,而助長了替代能源的發展。
但為時已晚,油價高達一桶七十美元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其中一種最有發展機會的替代能源是乙醇,一種可由玉米、製糖甘蔗或其他穀物提煉出的酒精燃料。我來到巴西,試圖釐清在這些關於乙醇的傳聞真假,因為在推動糖製乙醇方面,巴西位居第一。

在和一群巴西專家交談後,我的感想是,用酒精做為能源是現在進行式,但我們尚未開發出這玩意兒的潛力。只要幾個技術上的突破,巴西真的可以成為糖界的沙烏地阿拉伯,然後我們真的可以實現從「桶(barrel)到蒲升耳(bushel,編按:穀物、水果的容量單位)」的能源夢。

一九七○年代能源危機之後,在經歷多次嘗試及失敗後,巴西已讓酒精能源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當你進入聖保羅任一家加油站就會發現這件事,因為在這兒你只需要兩個東西:信用卡與計算機。總的來看,糖製酒精每加崙賣價略高於兩美元,石油每加崙則略高於四美元,而糖製酒精大概只能行駛等量石油的七○%路程。因此這裡的駕駛總是在計算著,糖製酒精是否至少比石油便宜三○%以上,一旦答案是肯定的,多半會選擇加前者。

巴西人可以有這樣的特權,因為這裡有大約三萬四千個加油站同時提供石油及糖製酒精(美國只有約七百個),而且有大約七○%賣出的新車可接受這兩種燃料。因此,巴西全國有大約四○%的石油用量已被糖製酒精取代。

我拜訪位於聖保羅西北邊,巴西最大的柯山(Cosan)糖廠,到廠之前必須飛越一大片綠油油的甘蔗田。這些甘蔗收割後放到大貨車中,運送到柯山的蒸餾室。在這裡,甘蔗枝被提煉成糖塊或轉化成酒精。剩餘的廢料,也就是甘蔗渣(bagasse),會成為大型汽鍋的燃料,產生精煉過程中所需的電力,甚至還有多餘電力可販售。

皮里尼歐馬力歐納斯塔利(Plinio Mario Nastari),巴西頂尖的糖製酒精顧問之一,他認為了解製作過程是很重要的,能讓人體會只要再來幾個技術突破,就可以從製糖甘蔗裡汲取更大量的能源。

試想,每一根甘蔗都蘊藏著三種能源。首先,甘蔗汁已經成了乙醇與糖;第二,甘蔗渣可做為低科技低壓力鍋爐的燃料,但假若巴西的精煉機轉換成新的高壓鍋爐,那我們就可以同時得到三倍的電力。最後,當甘蔗田收割過後,葉子通常被留在田裡。這些東西富含纖維素,一種構成植物細胞壁的碳水化合物。如果可以煉出這些葉子裡的糖份——透過一個便宜、簡單的化學過程,將可以產出大量的糖製酒精。目前已有多方正急著搶先找到生產方法。

技術突破預計將在五年內發生。而一旦發生,巴西工業龍頭德狄尼(Dedini)公司的資深副總,喬思路易奧立維(Jose Luiz Olivier)表示,人們將可能從一根甘蔗提煉超出現量兩倍的乙醇。喬思目前手上有個前導性質的纖維質乙醇計畫。

我問這些巴西專家,如果他們是美國總統將會怎麼做,得到一致的答案:要求全美的石油公司在所有加油站設置糖製酒精泵浦,要求全美的汽車公司販售可選擇燃料的新車,並且提升燃料效能,以及取消對進口糖製酒精所課徵高達五十四美分的荒謬關稅(為了保護美國農夫),然後讓市場機制自由運作吧!

對乙醇的需求一定會激增。這會加速推動我們的開發曲線,讓我們更快找到生產纖維素酒精的方法,進而壯大我們國家的民主份子,打擊中東的石油販子,但求我們能擁有像巴西一樣的智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