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崛起的印度和中國挑起美國教育焦慮

2006.04.15 by
數位時代
快速崛起的印度和中國挑起美國教育焦慮
當我對國際事務報導愈多,我就愈希望自己曾在大學攻讀教育。因為當我到愈多地方旅行,就愈了解到,許多國家裡激辯最多的議題就是教育。有件事是十分好...

當我對國際事務報導愈多,我就愈希望自己曾在大學攻讀教育。因為當我到愈多地方旅行,就愈了解到,許多國家裡激辯最多的議題就是教育。有件事是十分好笑的——每一個國家都覺得自己在教育上是落伍的。
英國首相布萊爾為了想要批准更多委辦學校︵charter school︶,與自己的政黨奮戰。新加坡為了怕其他國家迎頭趕上,瘋狂想要改善它已是世界一流的數學教育。美國也為公立學校亟需加強數學與科學教育而苦惱。當我在孟買參加印度的高科技會議Nasscom時,許多演講者都大聲疾呼印度教育沒有養成足夠的創新人才。

以死背硬記著稱的中國和印度,它們日益茁壯的工程師大軍讓每一個人瞠目結舌。但現在這兩國也開始懷疑,偏重數學科學,沒有人文藝術學科的平衡,呆小孩能不能變成創新者?其實,印度與中國並沒有創造出許多風行全球的產品。

﹁沒有人選讀人文藝術科系,每一個人都選擇工程和MBA,﹂印度前十名的外包公司MphasiS執行長拉奧︵Jerry Rao︶就說:﹁我們已經變成一個熱血程式設計師與銷售員的國家,我們可能會失去下一個奈波爾︵V.S. Naipaul,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和沈恩︵Amartya Se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這是危險的,令人難過的。﹂

創新通常是藝術與科學的結合,最好的創新者通常兩者兼具。創立蘋果電腦的賈伯斯︵Steve Jobs︶,在他去年令人信服的史丹佛開學致詞裡,解說他如何自大學輟學,但在校園裡閒晃並選了一門印刷工藝。﹁我讀這門課的時候,壓根沒想過這輩子會有什麼實際的用途,﹂他說:﹁但是十年後,當我們設計第一台麥金塔電腦時,它又回來了,我們將印刷工藝加入電腦設計中,麥金塔電腦變成第一台有美麗字體排版的電腦。﹂
拉奧指出,五十年前,梵文學者在印度廣受尊重,但是今日大家的志願全變成工程師、程式設計師、MBA或是醫生。﹁今年,在美國都有比印度還多的梵文博士畢業生,﹂他宣稱:﹁梵文可是我們的文化之根吶!﹂

這一陣教育的焦慮是為什麼?因為電腦、光纖、網路已經抹平這世界的經濟疆域,創造出人人一插插頭,就能連線競爭的全球平台。資金會更快地流向最有生產力的人才匯聚之處,不管它們在天之涯、地之角。所以每一個國家都急急忙忙地做人力升級。正如顧問黑格爾︵John Hagel III︶與布朗︵John Seely Brown︶寫道,當每一個人都有相同機會使用同樣的科技平台時,人力資本是﹁唯一得以持續的優勢﹂。

因此,我在印度觀察到的隱憂是,它必須趕快跳脫商業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BPO︶,從替美國公司做一些打電話、寫程式的後勤部門工作,轉型變成知識流程外包︵Knowledge Process Outsourcing, KPO︶,創造更具原創性的設計和產品。

﹁我們必須鼓勵更多靈感的培育,使創新變成一項國家計畫,﹂印度最先進的一家公司Wipro主席普萊姆基︵Azim Premji︶說:﹁身為印度人,我們夠創新嗎?往我們的傳統文化遺產看,我們無疑擁有偉大的藝術與文學,我們需要將這樣的精神帶入經濟與商業的領域。﹂

但是印度的創業家們說,為了跨出這一步,必須要改革永遠不許挑戰老師、嚴格死板的印度教育系統。﹁如果不許我們的學生問為什麼,只是不斷地跟我們的學生說如何做,我們只會接到商務交易上的外包業務,而不是像需要複雜的互動與判斷來了解人性需求的高端工作,﹂一家總部設在印度的教育公司HeyMath執行長山卡拉︵Nirmala Sankaran︶說:﹁這國家有創意的問題。﹂我猜測,我們正站在全球教育匯流的開端:印度與中國將會更著重啟發學生們的創造力,美國在數學與科學上會表現得更活躍。這種匯流將會刺激全球成長與創新,將是雙贏局面。但是誰能最快達到平衡、推行到最多學校的,將會贏得更多。︵翻譯∥陳怡文︶

電腦、光纖、網路創造出人人一插插頭,
就能連線競爭的全球平台。
資金會更快流向最有生產力的匯聚處,
不管它們在天之涯、地之角。

印度與中國將會更著重啟發學生們的創造力,
美國在數學與科學上會表現得更活躍。
這種匯流將會刺激全球成長與創新,
將是雙贏局面。

湯瑪斯.佛理曼 Thomas L. Friedman

1953年出生,1975年於Brandeis大學獲得地中海地區研究的學士學位,1978年獲得牛津大學中東研究碩士學位。1981年加入《時代》雜誌,1982年被指派擔任派駐貝魯特當地的主任。1984年從貝魯特調到耶路撒冷,擔任以色列分部主任至1988年。1983年和1988年分別獲得普利茲國際報導獎。1995年加入《紐約時報》,曾為該報贏得三個普利茲獎。現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最新著作為《世界是平的》(2005年出版),其他著作包括《凌志汽車與橄欖樹》(2000 年出版)、《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1989年出版)。其中,《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獲得1989年的美國非小說獎。《凌志汽車與橄欖樹》在2000年時獲得了海外出版商俱樂部的最佳外交政策非小說獎項,並被翻譯成27種語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